全维会申诉情况简报

更新日期:2019-11-24

                                                                     全 维 会 申 诉 情 况 简 报


      1、向最高法院驻深圳第一巡回法庭提起申诉。广州维权组用两年多时间起草的《申诉书》经过全维会多次讨论、修改、补充,李律师也做了参考和补充,在今年9月初完稿。根据李律师的要求,923日广州组将《申诉书》及附件邮寄给最高法院驻深圳第一巡回法庭。1015日,李律师携带全维会准备的另一套《申诉书》及附件资料,独自到最高法院驻深圳第一巡回法庭提起申诉。因种种原因申诉不被受理。

      2、11月2日,李律师要求我们将他完稿的向进驻最高法院的“中央第四巡视组的情况反映资料递交上去。办公室用了两天时间,查找、复印备齐了全部的资料及附件。根据李律师提供的北京实际情况,以及本次任务的性质和一些客观实际情况,主任们研究决定:委派天津市维权组进京,到中纪委进驻最高法院第四巡视组(中央第四巡视组)、中央政法委、中纪委、中央两办上访,递交申诉材料及万人签名按指模的资料。

      11月14、15日天津维权组负责人滕学富和83岁高龄的王盛教授二人,带着“全维会”的委托和邦家广大受害老人进京上书的意愿及维权到底的使命赴京递送材料。

       14日早天未亮,俩人提着20多斤的材料,7点15分就到了北京南站,就是为了在“最高法”刚上班时送到“中央第四巡视组”,挤出时间去下个一部门。

       到达最高法院向门卫反复说明情况后,里面出来两人解释中纪委巡视组不驻在高法,高法机关不接受信访的实际情况,提供了高法信访处的地址。两人马上又到了“中纪委”机关和相邻的国家监察部机关,力求在本月20日之前将材料递送给中央巡视组。同高法的情况一样,二机关不接受信访和材料,在二人反复请求时,门口劝告二人赶快走开,警察会干预将你们拉走,实际上高法和中纪委门口在二人解释时都有人用手机偷偷录像。

       带着一定要成功的决心,二人又赶到位于北京南四环肖村的最高法信访处,200多人排队经过严格安检进入后又从侧门退出来,没有裁决书的和属于全国6个巡回法庭管辖地域的均不接受信访,邦家案属于位于深圳的第一巡回法庭而被拒绝。

       第一天马不停蹄的跑了4个部门均不成功,经商议马上转为备选方案,即李律师在深圳第一巡回法庭同接待法官谈话时,接待法官曾提出可以将上诉材料送交中央政法委,李律师也曾提出上递政法委。

       第一天不顺利,我们在北京住了一夜,决定第二天去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来访接待大厅"两个地方。   

       第二天早6点起床后直奔位于永定门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来访接待大厅”,到地方一看傻眼了,道边铁栏杆里排着200米长的上诉人群,他们有的盖棉被排一夜,有2、3点钟到的,还是来晚了,怎么办?  排队!从早8点开始排队(中午高价买小贩的两桶方便面充饥)直到下午2点30分才排到进去上诉登记,电脑打字记录了详情,但不收材料。

      出来后又立即赶往位于北池子大街的中央政法委,到门口询问便衣门卫,门卫让去旁边胡同有武警站岗的大门,里边一个40多岁的便衣,很客气仔细询问交流后,告之材料去旁边邮局直接寄给政法委的收材料方式,在邮局很顺利的分别办理了给“中纪委第四巡视组”的一个特快专递,给“中央政法委”的一个邮政快递包裹和一个国内挂号信,三个邮寄分别将“全维会”的10袋材料和举报北京旗舰店有关人员的材料全部邮寄了。

      晚上22点26分,二人带着疲惫和喜悦放松的心情,怀着只要坚持维权不放松就会有成果的体会坐上了回津的火车。

      综上所述,现实的维权形势并不是有些手机上的贴子所发表的立马回钱的感觉,给人一个国家政策放松的感觉。其实不然,申诉上访制度更严了,渠道更规范了,门坎更高了,这就要求我们更要坚定信心,坚持维权不放松,坚持申诉,期盼回复有好消息的到来。

      3、全维会浙江片区分会,召开了浙江片区六地维权代表工作会议,有21名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对下一步维权工作进行深入的讨论,明确了方向目标,统一了认识:七年邦家维权,刑事阶段即将结束,追赃挽损所得令人失望。法律的公平正义在我们这边,我们必须坚持依法维权,不言放弃,团结起来,抗争到底!

      4、11月7日,有人在微信群发出了一封《会议通知》的信,由于该信没有列出通知的对象,没有署名,没有召集人的名单,会议议题简单肤浅。信中提到维权要全国大团结,但是发信人要与谁团结?怎么样团结?没有细节,没有说明,没有列入会议议程,更没有与邦家案案发地的广州维权组联系、商量、讨论,就自行决定了会议的时间,地点,肤浅的会议议题。鉴于这封信来路不明,发信者心虚、底气不足,团结维权只是口号,没有诚意,自以为是妄想独断专行等现实情况。全维会全体主任及广州维权组进行讨论、研究、分析,认为:现阶段搞这种小规模的上访及行动不会取得好的结果,而且会打乱总体的维权计划,得不偿失(今后再搞大规模活动还有谁来?)。因此,全维会的所有城市维权组不参与该信提出的维权会议。

                      

                                                                                                                                         全维会办公室  2019.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