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协委北京主任扩大会议纪要

更新日期:2017-5-14

                                                                                              全协委北京主任扩大会议纪要

1、时间地点:2016年1月10日至13日。北京市西城区。
2、与会人员:主任委员、工作组成员、列席人员共12人。
3、会议内容:
     (1)、2015年维权工作总结。
     (2)、就广东高院对王明权、张岩的终审判决和广州市中院对蒋洪伟判决前的问题与律师进行沟通。
     (3)、讨论分析维权现状及未来走势,研究决定下一步全国维权工作
  (4)、走访国家处非联办等部门,递交诉求信。
       一、2015年全国维权工作总结。
   (一)维权工作取得一定成效。2015年全国维权工作在全协委的带领下,各城市维权组织和被害人积极参与配合,共同努力,维权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
        1、全协委始终坚持依法维权的正确方向,团结引导被害人坚持维权。2014年底在广州召开了34个城市的维权代表工作会议,统一思想,明确目标,为2015年的维权工作提出了要求,促进了全年维权工作正常有序的开展。
        2、2014年12月2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王民权、张岩、张司、张晧四被告的判决后,因不公平不公正的判决引起了广州和全国被害人的极大不满和强烈抗议。
       全协委紧接着召开了主任会议,对上述问题进行研究,一致同意由被害人律师起草抗诉申请,向市检察院提起抗诉。香港被害人向驻港中联办递交了抗诉材料。在全国被害人的团结抗争下,广州市检察院支持抗诉。2015年9月,全协委在广州召开委员会全体会议期间,上访了广州市中院、广州市经侦支队、广东省高检,再次提出了抗诉的强烈诉求。
       参加了广东省高院2015年11月3日对王民权、张岩进行的质证庭审。2015年12月28日,省高院以“集资诈骗”罪对王民权、张岩作出了终审判决。表明被害人的抗争取得了初步成果,看到了维权的一丝希望。王民权、张岩“集资诈骗”的判决定性,预示着“放蒋”“重整重组”的不可能性。击碎了蒋洪伟的“非吸罪”幻想,必须交代资产资金的去向才能减轻他的罪行。
        3.在被害人强烈要求召开16省市会议的诉求下,2014年底广东省金融办向全国涉案城市的相关部门发出了被害人的确权核实登记通知。大部份省市已经将资料汇交广东省金融办,但也还有重庆市、河北省、吉林省、湖南省、江西省5个省市至今还没有汇交资料。为了确保被害人权益,为召开16省市会议打好基础,希望没有完成登记工作的省市维权组催促当地政府尽快完成此项工作。
        4、在被害人的强烈要求下,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意被害人的代理人(律师)于2015年4月中旬与被告蒋洪伟直接对话。之后,蒋洪伟写出了一个“申请报告”。全协委对蒋洪伟“报告”书中提出的“资金资产信息”与执法部门进行了多次沟通,要求执法机关进行核实。法院、公安重新多次与蒋核实。
        5、广州维权组做了大量工作。作为全国维权前沿阵地,广州地区被害人在维权过程中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收集、分析、整理了二十二份资料交省金融办,并递交到国家处非联办,值得各城市维权组学习。
        6、各地维权组织和被害人积极参与维权,如:天津、长春被害人到北京上访;天津被害人上访中纪委、最高法院等;深圳香港被害人走访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重庆、深圳、长沙等城市被害人5.15三周年行动等等,促使政府重视邦家案件。
        7、走访重庆相关部门。2015年6月,张明创等三人陪同李律师到重庆,与法院和相关政府部门进行沟通,并与重庆的120多名被害人代表进行了沟通座谈。沟通会上李律师就依法维权方面作了讲解和指导,起到了很好效果。
       8、被害人与当地相关部门定期沟通初步形成机制。广州市及各城市维权组织与本地相关部门定期沟通,形成了正常的沟通渠道,得到了各级政府部门的认可。重庆市、昆山市信访部门还每年春节都对被害人中的特困家庭送粮送慰问金,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政府对邦家被害人没有轻视。这也是对维权工作的一种肯定。
       三年多来,全协委一班人与全体被害人一道始终坚持依法维权,顶着重重压力,克服重重困难,不放弃任何一点希望,取得的每一点成绩与大家的艰辛付出是分不开的。
8、参加了“7·21长兴会议”。 为了促成被害人内部团结,张明创等三位债权人代表出席了该会议。会上,张明创主任就以往存在的团结问题主动承担责任。希望彼此放弃前嫌,真诚团结,结成一股强有力的维权力量。由于少数人的误解,“疙瘩”未能彻底消除,团结愿望未能实现,深感遗憾。
       (二)、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1、全国维权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其一,缺乏中央主管部门统一领导指挥,16省市会议迟迟没有召开。“三统一两分别”原则模糊,没有具体内容,导致全国各地司法乱象频出、判决五花八门。其二,各级政府部门不够重视邦家案件。表现在应付回避,打电话不接,办事推诿,工作不扎实,不主动,不去问就不办,去问了,也办不了怪象。其三,执法部门不作为现象普遍存在。如,犯罪嫌疑人该抓的不抓,犯罪事实没有查清;判决不公,严重漏判;没有把保护被害人利益放在重要位置。追查资产及追赃不力。能讨回多少血汗钱令人担忧。
         2、被害人内部不团结,内耗消弱了维权力量。我们真诚期望被害人能团结一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同心协力,努力做好维权工作。
         3、有的城市维权组织处于半瘫痪状态,在等待、观望,没有积极带领被害人进行维权斗争,导致这些城市的维权工作停滞不前;有的被害人产生了失望、埋怨的情绪,对维权工作失去信心,参与维权的积极性降低等等。
        二、与李律师沟通情况。内容包括:
        ①、如何看待广东省高院对王民权、张岩的终审判决。该判决对各地已判决案件以及对蒋洪伟团伙面临的判决有何影响。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②、邦家案司法程序(刑事诉讼)结束后,如何采取法律手段追回资金资产?如何尽快处置各地扣押的邦家资产已是当务之急。
        ③、怎样才能依法将邦家房地产资产的产权变更为被害人所有等等。
在与律师进行了认真深入沟通后。请律师就上述内容写出书面意见,具体内容和做法,待律师整理完毕后通报,并由律师呈送国家相关单位,各地务必将律师的意见递交到各级政府及执法机关。
       三、2016年的主要维权工作。
        1、坚持依法维权不动摇。与会代表表示,无论遇到多大困难和阻力,都要坚定信心,毫不动摇,坚持把维权工作进行到底!
        2、继续敦促广东省政府促请中央政府尽快召开16省市会议。要求国家处非联办统一做出决策,尽快解决邦家案问题。
        3、充分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被害人合法权益,要彻实做好蒋洪伟判决前和王民权张岩等判决后的系列工作。
        4、做好向政府相关部门讨说法的准备工作。从广东省高院对王民权张岩做出的终审判决及全国各地邦家案的判决来看,存在严重判决不公问题。我们必须依据依法向相关部门讨说法,找回我们的公道。
        5、支持、配合中纪委反腐败、反官商勾结行动,寻找突破口,争取在支持蒋洪伟集资诈骗活动中收受贿赂的贪官中打开缺口,让他们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退赔老人们所遭受到的伤害和巨大损失。
        6、维权具体工作:
       ①、敦促执法机关缉拿徐坤及涉案要犯(如;赵静、徐新颖等)。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非法集资额超过20万元者)的法律责任,追缴个人的非法所得。
       ②、设法追回北京邦家店的资金资产。督促执法机关查清追回境外资产。
       ③、向执法机关索要:判决书(未拿到的)、查封资产清单和拍卖资产清单,并认真做好邦家资产资金收集调查整理工作。
       ④、5省市没有完成确权登记的要敦促政府抓紧完成。
       ⑤、各地应考虑对已判决案件依法提出:要求法院执行判决并加快追缴“非法所得”和罚金、判决答疑、提起民事诉讼等申请。通过法律手段争取把邦家公司的房地产等资产划归被害人所有。
       ⑥、关于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问题,重申2015年9月全协委广州全体会议达成的共识:蒋洪伟团伙犯罪的刑事案尚未结案,维权必须有理有利有节。在有关方面不重视解决邦家案件,我们的合法权利得不到切实保证时,万不得已,到了无路可走的绝望境地,所谓逼上梁山之时,再采取大规模的行动,被害人才会聚集到一起,奋不顾身,共同行动,才会收到较好的效果。
       根据维权工作进展和需要,上述维权事项可作适当调整。
各地维权组织要充分利用电话、邮箱、微信和各种便利网络手段及时密切沟通联络。
案件进展情势告诉我们,维权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不同意见的争论焦点逐渐消失,内耗不存在任何意义。我们诚挚希望不同意见的被害人携起手来,共同维权。真正做到同心维权,同步维权,争取维权成果最大化。
        2016年是维权关键的一年,任务繁重,困难极大,我们务必做好充分思想准备,务必团结奋斗,千方百计讨回我们的血汗钱,不达目的,不收兵。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
                                                                                                     北京主任扩大会议会务组
                                                                                                              2016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