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协委全体会议纪要(广州)

更新日期:2017-5-14

全协委全体会议纪要(广州)

   

2015年9月8日至9月11日,在广州召开了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全体会议,委员会成员及委员会工作小组成员共25人出席了会议,部分委员因病因事请假并以书面形式表达了意见,广东省五个城市的维权组织代表约80人列席会议旁听。

    三年来,全国维权工作,在全协委的领导下在许多方面不断取得重要成绩和进展,维权组织不断加强,虽然困难重重,但整体维权工作一直稳步推进!一步步向目标靠近。然而仍需做长期艰苦抗争。理论和实践证明:只要坚持不懈的努力,“多拿钱、快拿钱”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这是维权工作的主流。

    人所共知,邦家案的事,由“司法机关”及“政府”两大部分公权力决定,不是受害人说了算。而公权力的有关部门和个人“不作为”和“乱作为”,加之案情复杂,事实很多还没查清,还有案犯不愿彻底交代问题。致使我们现在还没拿到钱。所以我们要继续在律师帮助下依法维权。这是维权面临的主要问题。

    因为还没拿到钱,因为对“不作为”、“乱作为”非常不满,因为对案犯的态度气愤,也因为对维权进展和司法进程情况的了解不够,受害人中产生了失望、埋怨、急躁、愤怒、过激的情绪。对士气和信心以及社会稳定,会产生不利影响。尚有个别人不顾客观事实,全面否定全协委三年维权工作,企图动摇全协委,严重影响了团结维权。会议就是在上述背景下适时召开的。

    会议的目的:总结三年来全国维权工作的经验教训,研究探讨下一步全国维权工作的措施、做法,达到统一认识,加强凝聚力,使全协委成为更有战斗力的维权组织,更有力地推进全国维权工作向前发展。

    一、会议议程

   (一)、张明创先生作开幕词

     张明创先生就为什么召开这次会议,当前全国维权工作现状,如何做好下一步的维权工作等内容做了发言。

    (二)、大会发言

    会议采用各抒己见,畅所欲言,集思广益的讨论形式,每一位代表都畅谈自己对三年来维权工作的看法,分析、总结全协委三年来维权工作的经验教训和原因,提出下一步如何做好维权工作的意见建议等。大会发言气氛热烈,秩序良好。

   (三)、与律师展开沟通

    从9月9日下午开始,总共一天半时间,李律师与参加会议全体人员进行现场互动沟通,就如何依法维权,学习和正确运用国家法律,争取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如何看待、依法解读蒋洪伟的《自愿配合协助法院及相关司法部门追回邦家公司流失的资金、资产的可行性申请报告书》等热点问题回答大家的提问。现场有四十多人递条子,就自己关心的问题请律师解答释疑。通过互动沟通,使大家了解了如何依法维权和明确依法维权的具体做法。详见李律师《依法维权,才能落实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文章。

   (四)、走访广东省、广州市有关部门。全协委办公室提前与广东省、广州市有关部门联系,获得有关部门领导的支持和配合,会议期间,安排全协委七个片区代表到广东省检察院,广州市中级法院,广州市经侦支队走访,就大家关心的问题与相关部门的领导沟通座谈,反映全国受害人的诉求,了解案件进展情况,取得较好的效果,达到预期的目的。见情况通报。

  (五)、全体会议还研究、讨论、决定下一步维权工作的措施方法及一些事项。

    二、会议达成的共识

   (一)、对三年来全国维权工作基本评价。

    三年前邦家案发,全国邦家案的受害人陷入迷茫,无助,彷徨的困境,一些有识之士在全国各地纷纷举起维权抗争的大旗,广州受害人不辞辛苦,奔波忙碌,首先组织五人小组上访北京,给全国邦家受害人增添了维权的信心和树立了榜样;各地维权人士汇集广州,商议、选举成立了全国统一的民间维权组织---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全国的受害人通过各种各样的维权方法如:上访、写寄诉求信、静坐示威、洽谈重组等想得出、做得到的方式方法进行维权。由于大家没有维权经验,受害人都是无职无权无钱的三无人员,面对的却是某些不作为甚至乱作为的政府公权力执法人员,另外,还要面对拒不交代问题的蒋洪伟团伙,使维权工作至今无法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拿到钱)。客观地说,从维权领头人到自觉参与的广大受害人,自愿担责,忘我工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所有参与维权的人士都尽力了。这是维权工作能取得今天的成果的关键所在。在此,对于积极参与维权的广大受害人的无私奉献精神表示由衷的敬意和衷心感谢!

    经过三年维权,全国维权工作也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首先,全国涌现和锻炼了一批维权的骨干,他们坚持不懈地奋战在维权一线的最前沿,彰显了无私无畏的本色,只要这批维权骨干带领大家一起继续努力,邦家案的合理解决就有希望;其次,维权行动使邦家案件已经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国家部际联席会议在广东召开了专题会议,广东省政府成立邦家案件督导组,广州市政府成立处置邦家案件专案组,天津市河北区政府成立邦家案件专案组,重庆市、杭州、济南等城市政府设立了与邦家受害人的沟通平台等等,这在全国非法集资案件中是少有的;另外,案件仍在不断向前推进,如抓人工作,追资产工作,资产处置工作,债权确权登记工作,王民权等人判决不公的抗诉工作等等。同时,由于广州受害人的多次抗争,使公权力无法草率了结邦家总部的案件,也必须考虑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试想2013年上半年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如果以“非吸罪”对蒋洪伟实施判决,邦家案将会是什么样子。

    存在问题:一是维权未见成果,债权人没有拿回血汗钱。由于邦家案案情复杂,涉案城市和涉案人数众多,处理起来有一定难度,时间会比较长。纵观全国一些大案(吴英案,兴邦案等),也都没有三年左右能够结案处理完毕的。邦家案的公诉方是检察院(政府代表),被告方是蒋洪伟犯罪团伙。我们债权人(受害人)法律地位特殊,在很多情况下没有直接发言权。受害人的权益能否真正得到有效维护要看如下因素:A.政府重视。公检法对本案的侦查审讯深入得力、起诉得当证据确凿充分和法院判决公平公正。B.被告人老实交代,配合警方查清全部事实,主动退赃。C.受害人依法坚持不懈的维权抗争。二是受害人内部不够团结,受害人之间操业和经历不同,性格各异,难以团结统一已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全国受害人必须坚持不懈,继续依法努力抗争,坚持就是胜利,努力就有结果!

   (二)、对全协委工作的评价。

    全协委是邦家案案发后,由全国各地维权积极分子自发组成的民间维权组织,代表着全国绝大多数受害人的利益。三年来,全协委一班人任劳任怨,无私奉献,虚心听取各地受害人的心声,依靠全国绝大多数受害人,广开言路,集思广益,与时俱进,带领邦家受害人在风风雨雨的艰难维权历程中不断摸索前进,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取得的成效是有目共睹的。如组织全国受害人向各级政府书写、投寄数以万计的诉求信,表达受害人的心声;组织全国受害人进行债权登记;对一些地方政府的不作为进行全国性的静坐、抗议示威;各城市分批到中央两办、中央政法委、中纪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上访;到北京与有关人员进行重整邦家公司的可行性研究探讨;凡是对全国维权工作有利的措施和做法,能做的已经做了。全国各地政府,特别是广州、天津、重庆、杭州、济南等地政府,更是把全协委作为与政府沟通的唯一代表,设立沟通平台,定期开沟通会征求受害人的意见建议。客观的说,没有全协委带领全国受害人坚持不懈,努力抗争的话,邦家案可能早就草草结案,不了了之。

    全协委是一个自由组合、松散、没有任何报酬的、没有维权经验的维权组织。领头人只有承担“义务”份儿没有“权力”可言,而且彼此之间的经历和性格各异,融合困难,因而存在诸多短板和缺陷不言而喻。如民主集中制难以落实,团结统一难以做到。作为这种组织的一员,大家应当相互容忍和理解,不能求全责备,工作上的成绩应当共同分享,缺点或错误的责任应当共同承担,不足之处应当彼此帮扶、补台,而不应当相互拆台。个别维权人士把维权三年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的责任推给全协委,甚至呼吁把全协委推倒,其实质是对全协委的工作吹毛求疵,寻找借口,成立他们所谓的维权组织,以实现其私欲。如此主张实属荒唐和糊涂;是自己否定自己、不负责任的无能表现。维权三年了,全协委犯错了吗,没有!在全国范围内,难道还存在能力强大得可以替代全协委的其他维权组织或个人吗,没有!

    会议一致认为:全协委三年来的工作和成绩,事实俱在,成绩是主要的,不容抹杀;全协委一班人的无私奉献精神,有目共睹,不容诋毁;全协委作为全国维权的核心不能动摇,引领全国受害人依法维权的这面旗帜不能推倒;全协委的名称已沿用了三年多,不仅被全国受害人所熟知,也被全国各地相关政府部门默认并作为受害人与政府部门之间沟通的桥梁,全协委的名称没有必要改变,更没有必要推倒重来。

   (三)、关于团结维权。

     从全局讲,团结是我们维权组织的生命,是我们维权能够取得成功的基本保证。无论哪一种维权观点的受害人,目标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拿回本属于自己的血汗钱。团结,必须是建立在正确原则基础上的团结,这个原则包括诚心诚意,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组织,统一认识,统一步调,一旦形成决议,就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可以保留个人的意见。坚决杜绝那种不顾大多数受害人的利益,处处我行我素的无组织无纪律现象。要按规矩办事,有规矩而不按规矩办事,比没有规矩更可怕。那种无原则的团结只能是一帮乌合之众,难成维权大业。团结,必须有诚意,表里不一的团结不利于维权,求大同存小异,彼此包容才能达到表里一致的团结统一。

    在维权道路上,持不同观点者应尽量通过沟通达到团结统一。暂时无法统一的,可依照各自认为合适的方式维权,互不干涉,不恶意攻击诬陷他人,不能给他方维权工作设置障碍;要脚踏实地维权,不要光说不做,不要忽悠一些年老体弱、信息不通畅的受害老人。因为,不管是谁争取到的维权成果,都将全国统一处置,最终大家都有份。

   (四)、关于行政诉讼。

    由于各级政府在整个邦家案件的形成、发展、崩溃过程中,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行政诉讼是全国维权工作的重要选项。我们将根据政府解决邦家案件的诚意和实际效果,研究决定是否启动和启动的时机和方法。当前要进一步做好证据的收集整理工作。

   (五)、关于“放蒋出来,保外还债”等问题。应李律师要求、经过我们努力争取,在广州法院安排下,于4月中旬,李律师与蒋洪伟见面交谈。话毕,李律师要求蒋洪伟将谈话内容写成书面材料交来。蒋洪伟同意。几经波折,蒋才把其“申请报告书”交给了法院。对于蒋的“申请报告书”中提及的追款线索,全协委已经向执法机关递交了正式诉求,要求执法机关逐条落实追查资金资产线索。会议一致认为:“放蒋出来,保外还债”等问题不是全国受害人能够讨论决定的问题,没必要讨论和争论。由广东省司法部门按照国家的有关法律条文做出决定,在蒋判决前,力促司法机关逐条认真追查落实最为重要。《说明:广州市中级法院并没有用电子版等方法将蒋洪伟写给法院的“申请报告书”发给哪一位受害人,更没有让全国受害人讨论放蒋的问题。莫听谣传。见情况通报。》

   (六)、关于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

    目前,蒋洪伟团伙犯罪的刑事案尚未判决,维权必须有理有利有节。在有关方面不重视解决邦家案件,我们的合法权利得不到切实保证时,万不得已,到了无路可走的绝望境地,所谓逼上梁山之时,再采取大规模的行动,受害人才会聚集到一起,奋不顾身,共同行动,才会收到较好的效果。

   (七)、关于长兴会议。

    7月18日,为了团结维权,广州组委派老石、老张参加杜长江在浙江省长兴召开的会议。根据与会者建议,张明创也参加了会议。会上,从有利于团结的愿望出发,张明创就团结维权等事项做了发言,特别在团结问题上主动承担责任,表示了歉意。张明创和参会的广州代表在会上的发言确实感动了与会的大多数人,纷纷表示要团结统一,共同维权。有照片为证,与会代表作证。

    但是,从“7.21长兴会议纪要”和“公告”事态发展结果看,十分遗憾,没有达到团结维权的目的。少数人坚持另立山头,成立“大联盟”,不愿意与全协委一道实现真正的大联合,大团结,两股维权力量各自维权的局面没有改变。两股维权力量各自维权对于整体维权工作是不利的:首先分散了维权力量;其次,重复劳动,事倍功半,加大了维权成本,增加了受害人经济上的负担;第三,弄得不好,维权效果可能出现负面影响。

    全体会议的代表纷纷表示:维权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参考,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全协委工作无大错,本无歉可道、无责可担。张明创在长兴会议的发言已是委曲求全,体现了大联合大团结的良好愿望。但是,个别人没有诚意团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搞垮张明创,搞垮全协委,成立所谓的联盟组织。团结是双方面的,一只巴掌拍不响,不可强求。为了团结统一,共同维权,我们已经尽力。对于干扰因素,应该提高警惕,排除干扰,必须挺着胸脯做人,做我们自己的事。希望全国维权人士以维护全体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为重,摒弃个人私心和成见,时刻准备做好大团结工作,为夺取全国维权工作的全面胜利而努力!

   (八)、关于律师的问题。在是否聘请律师问题上,债权人内部存在不同声音。但赞成者为绝大多数。

    a、长沙会议三十多个城市决定请的律师是风险代理律师,没有期限,只要案情和债权人需要,律师会继续履行合同;

    b、实践证明:聘请律师的决定是正确的、是必要的,很多债权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只有律师有资格去完成,如:在法庭上代表受害人发言伸张正义,到公检法机关阅卷查资料,拿到广州总部的审计报告并转发给全国,代表受害人向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申诉资料,依法协助撰写对王明权四被告判决不公的“抗诉书”;在法院同意下,代表受害人与被告蒋洪伟面谈,获得了蒋的书面回应,取得了有益的成果。事实证明,没有律师的有效指导和协助,无法取得现有的维权成果。而且,所有这些成果,已被全体受害人(包括不赞成聘请律师的人)所分享。

    c、对律师工作的评价:客观的说李律师做了不少工作,确实很同情邦家受害老人,出了不少力,由于种种客观原因,律师工作还不尽如人意,有待加强和改进;

    d、关于律师费:根据合同,在今年3月份,经过全协委7位主任委员研究决定并签名同意,把最后一笔10万元的律师费汇给李律师,全部50万元律师启动费给付完毕。

    e、“有人说 ,50万元律师费打了水漂,此谣言罔顾事实,要害是否定全协委聘请律师的正确决策,否定律师为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取得的工作成果,给律师抹黑,挑拨受害人与律师间的良好关系,煽动不明真相的债权人拒交律师费,制造维权队伍分裂,为受害人依法维权设置障碍。还说,原与律师签订的合同终止了。这纯属谎言!“合同”根本不存在终止问题。其要害是企图扰乱受害人思想,破坏团结统一,干扰依法维权;还为他们另找“律师”制造虚假理由,向受害人再收取律师费制造借口;用心险恶!特别是一些没有交律师费的,对律师及律师费的问题指指点点,评头品足,甚至造谣诬蔑,实在不可思议。

    三、今后全国维权工作的方向和做法。

   (一)、坚定走依法维权之路。

   (1)督促广东省政府促请中央政府尽快召开16省市会议,研究依法妥善解决邦家案件具体措施。(经两个多月两次征求全国各地意见和修改,“强烈呼吁中央从速、妥善解决邦家案件的诉求”已经通过广东省金融办递交给国家处非联办)。

   (2)继续向公检法部门提出联合发布《联合公告》诉求。要求公检法机关,深查资金资产的流向和下落;深查国内外关联企业和个人与邦家的经济关系;尽快抓捕在逃者,追究漏网者,询问知情者;严格追缴非法所得。并将这些资产资金和非法所得判令归还受害人

   3)继续向公检法部门提出抓捕赵静、徐坤及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诉求。

   (二)、认真学习研究法律文件,与时俱进。

   (1)学习刑法、刑事诉讼法、《意见》及新近公布的相关法律。从法律方面寻找维权方法、吸取维权力量。

   (2)认真仔细阅读各地法院对本案的判决书等文书。从中找出判决不公问题,尤其对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没有得到有效保护的不公平之所在,依法依据维权。受害人有知情权,我们应当拿起法律武器正正当当地维权。各地发现的问题和相关统计资料,请送全协委办公室一份。

   (3)关注案件新进展,研究新问题。比如,蒋的“报告”,广州对王民权等四被告的“抗诉”进展情况,即将对蒋洪伟的判决情况等。这些都要认真研究,应对维权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

   (三)、进一步收集证据,深入开展有效维权工作。

   (1)追查资金去向的证据。各地维权组织,利用债权人手中的汇款原始资料,深入寻找曾经为邦家公司非法集资提供帐号的个人及其帐号,为追查资金去向提供有效证据。相关资料,请寄送全协委办公室一份。

   (2)重新整理2012年1月至5月投资统计表。根据本地债权人详细投资统计资料,向当地执法机关提出追查该项资金去向的诉求(蒋洪伟供认,总部没有收到该时段的集资金额)。相关资料寄全协委办公室一份。

   (3)各地维权组织积极配合和参与当地执法机关查清和处置邦家易耗物品兑现工作,索取物品清单,参与、监督处置过程,要求执法机关做到公开公平公正。

   (四)充分发挥律师的作用。律师是我们依法维权的重要参谋和得力助手,让律师抽出更多的时间与受害人进行交流,随时向律师提出法律咨询意见,更好地为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服务。

   (五) 进一步做好律师费收缴工作。2013年6月,全协委在长沙会议决定:律师费按照全协委组织的确权登记金额的万分之五收取。实际收到的钱不到应交总金额的一半。由于债权人内部原因,至今还有城市和个人没有上交律师费,已直接影响到今后的维权工作。聘请律师是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必不可少的一环。律师是为全体受害人服务的,不是为某一派债权人服务的。缴交一定比例的律师费是每一个受害人应尽的义务,也是受害人对维权组织的最实际最具体的支持行动。因此,凡是没有缴交或没有完全缴交律师费的城市,要做好债权人的思想工作,请他们以实际行动尽力支持全国的维权工作。已经向债权人收取了律师费,由于某种原因仍然没有交到全协委的,请尽早交到全协委财务组。

 

                                  

 

                   全协委全体会议会务组
                                                                             
2015.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