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3.18上访广东省检察院情况通报

更新日期:2017-5-25

上访广东省检察院情况通报

 2015年3月18日上午,广州维权联合组张明创、张钦秀、黄月嫦、佟金森四人到广东省检察院上访,了解广东省检察院对广州市检察院就王民权等4人提起抗诉申请的进展情况,同时要求约见省检察院负责本案的办案人员。广东省检察院信访办邝姓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经请示有关领导答复如下:

1、广东省检察院已经成立工作组(专案组),专门处理王民权案的抗诉问题目前工作在进行中。

2、邦家案件不仅大而且复杂必须全国统筹,不单对广东省各涉案城市统筹,也要对全国16省(市)涉案城市统筹,处理邦家案要在一个大的盘子中考虑。

3、办案期限会比较长。

4、你们上访可以提交书面材料,根据规定不安排办案人员与你们见面。

                               广州维权联合组

                               2015年3月19日

                                                      通知

全国邦家案涉案城市的维权组织:

由于邦家案件案情复杂,涉案金额巨大,涉案城市众多,涉案人员数量庞大。不少城市在案情、资金流向、资产没有查清,重要涉案嫌疑人没有归案,各种非法所得没有追缴等情况下,匆忙对此案作出判决,显然违背了法律公平公正的原则,对全体被害人明显不公。为了彰显法律的公平正义,有效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争取更快更多的拿回我们的血汗钱,我们坚决支持、配合广东省检察院提出的“邦家案件必须全国统筹”的意见(相信这不只是广东省检察院的意见)。要求各地维权组织做好以下工作:

1、已经判决的城市,向当地法院索要起诉书判决书,没有邮寄给全协委办公室的,请邮寄(可用复印件)。准备递交给广东省检察院和办公室收集、整理数据资料以及律师使用。

2、各个城市维权组织应组织专门人员,对本地的判决书进行分析研究,写出判决不公的事实和理由(可参照广州)的简要材料,将材料邮寄或qq邮箱发给全协委办公室,以便递交给广东省检察院。证明全国各地对邦家案件的判决五花八门和司法乱象。为此,我们要求司法机关在统筹处理邦家案时,充分考虑被害人的诉求,依法合情合理地解决邦家案件,使老人们能安度晚年。

3、各地有好的维权方法、意见、建议,欢迎提供给办公室。

                                                               全协委办公室

                                                                2015年3月19日

附件:   关于王民权等四被告判决错误问题

          ---- 给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廖副院长的一封信

尊敬的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廖荣辉副院长:

 您好,2014年12月20日,贵院对“蒋洪伟集资诈骗案”(下称,本案)同案犯中的王民权、张司【(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第54号】、张岩【(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第42号】和张皓【(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第53号】等四被告作了判决。在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情况下,判决书对本案认定系单位犯罪属认定错误,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认定四被告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四被告系从犯,判决过轻、严重不公平不公正。对此,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已经提起抗诉【穗检公二刑抗(2015)5号、6号和4号】。为此,同年12月30日上午,广州市700余名被害人到贵院大门前聚集,义愤填膺高喊口号,对上述判决表示了严重不满和强烈抗议。本着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对人民和社会负责的宗旨,在此指出上述三份判决书中的错误,并就判决不公问题提出我们的看法。期望引起贵院领导重视,以维护人民法院的信誉与法律权威。

第一  上述三份判决书上的错误

一.日期错误

判决书

错误

正确

所在位置

王民权

张司

【第54号】

2003年11月至2012年3月

200311月至2012年5月

第2页第7行

2003年11月至2011年5月

2003年11月至2012年5月

第7页倒数第7行

兆晋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14日

兆晋公司成立于2002年10月14日

第8页倒数第8行

···在2000年4月至

···在2002年12月至

第14页第10行

2008年至2011年4月

2008年至2012年4月

第24页第10行

张岩

【第42号】

2003年12月至2012年3月

2002年12月至2012年5月

第1页倒数第4行

2015年5月15日

2012年5月15日

第5页第4行

2002年至2012年6月

2002年至2012年5月

第10页倒数11行

2000年4月至···

2002年12月至···

第11页第1行

兆晋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14日

兆晋公司成立于2002年10月14日

第5页倒数第7行

张皓

【第53号】

兆晋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14日

兆晋公司成立于2002年10月14日

第6页第1行

在2000年4月至2012年5月

在2002年12月至2012年5月

第10页第5行

 二.选字错误。

判决书

错字

正确

所在位置

王民权 张司

【第54号】

大沙头

大沙头

第17页倒数第3行。18页第1行

员卡

员卡

第18页第2行

节意见

节意见

第25页第6行

 三.“张冠李戴”错误。

判决书

错误

正确

所在位置

张皓

【第53号】

(三)关于被告王民权、张司的违法所得问题。

(三)关于被告张皓的违法所得问题。

第16页倒数第2行

···王民权、张司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节意见。

···张皓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节意见。

第17页倒数第11行

 四.判决书表述前后矛盾。比如,对王民权的判决表述:“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民权、张司在蒋洪伟指挥下实施的非法集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其中王民权在广东邦家公司曾负责全国市场管理中心,在共同犯罪的作用相对较大,本院决定对王民权从轻处罚”。我们不明白,既然王民权的作用相对较大,为什么决定对王民权从轻处罚?如此判决岂不自相矛盾?

第二   判决不公平不公正

我们不是执法者,对于法律知之甚少。但是,仔细阅读上述三个判决书,从被告人供述、同案犯供词、证人证词相互印证以及法庭质证,足以证明,贵院对上述四被告判决的定性不准,刑罚过轻,执法不公平不公正。

一.对被告王民权的判决。王民权供述,从2003年11月起,一直在绿色世纪、邦家公司任职达8年余。从保健医师、业务员、主管、经理、大沙头店总监、全国市场营运总监到邦家公司执行副总经理。任职期间,其直接和组织本店业务员与客户洽谈投资项目,发展会员,让客户购买会员卡等。司法审计显示,其曾被委派到天津、沈阳、张家港等地担任督导。其熟悉邦家业务及其整体运作。被提拔为执行副总经理,公司第二把手。参加公司高层决策,参与制定经营策略。如:制订公司员工提成比例,兆晋公司“人民币借款合同”等,合同先交由其修改,后由蒋洪伟决定。公司各大区总监任命均要先通过王民权,再报蒋洪伟决定。公司中层骨干在广州黄埔军校军训期间,王担任副政委。2011年12月王任波尔山庄负责人,与蒋洪伟、张岩、范秀忠等高管们在波尔山庄接待客户,做安抚工作。王还经常代表公司出席全国各种高层/和高峰会议,并代表公司发言或代表公司在重要协议书上签字……表明王民权是蒋洪伟集资诈骗案中的重要成员。王民权违法所得有几个数字:800万元、700万元、600万元、400万元。蒋洪伟在法庭上说,王的违法所得超1000万元。王供认持有蒋洪伟“送”的小车一辆(京PVOK59)。其巨额收入和持有的小汽车实属违法所得和非法占有。判决书称“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结合本案的有关证据,就低认定王民权的违法所得金额为400万元”。于此,我们质疑这个“原则”有法律依据吗?判决书还认定:王民权在蒋洪伟指挥下实施非法集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判决:“被告王民权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我们认为,在蒋洪伟集资诈骗案中,身处“执行副总经理”的王民权被认定“起次要作用”,是“从犯”。这岂不是说本案只有蒋洪伟一个主犯了么?没有王民权等高管们的密切配合,凭蒋洪伟一人之力能酿成全国特大集资诈骗案吗?十分明显,判决忽视了王民权的犯罪事实及给被害人造成的巨大损失,对国家金融秩序的干扰破坏和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忽视了王民权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判决偏袒被告,明显不公平不公正,客观上有纵容犯罪嫌疑。被告王民权是广东邦家公司高管。在蒋洪伟集资诈骗共同犯罪中,是承担主要法律责任者之一,是主犯,应从重量刑,并追缴其非法所得至少是800万元。

二.对被告张司的判决。张司从2003年12月起,在邦家公司任职8余。先后任业务员、组长、见习主任、主管、部门经理、海珠店总监和执行总监,负责汽车租赁投标等。期间,接受该公司的履职培训,熟悉公司营运规则和整体运作。被害人证实,张司使用其个人如下帐号直接收取客户的投资款:中行中信广场支行帐号:686053025215,工行福今支行帐号: 6222023602055951636和帐号:3602004201032721733;主动宣传和落实蒋洪伟集资诈骗措施。然而,贵院判决书称:“王民权、张司各自的工作职责均不涉及收取客户的投资款,······”显然,判决与张司的犯罪事实不相符。张司的违法所得问题,依据司法审计统计,其业绩提成共计2670899.05元,实发工资3459054.05元,实属非法占有。判决书称:“会计鉴定所出具的业绩提成表存在程序瑕疵和认定数额的疑点,故张司的提成数额采信其供述为50万元”如此采信,法院明显偏袒被告。不采信司法审计的数据,严重影响了司法审计和公诉人的司法公信力。如果司法统计存在“疑点”和“瑕疵”,法院为何不对此作进一步的调查核实,却贸然判决?判决书称:“故除了对自己上述任职期间外参与的非法集资的数额承担责任,还应对海珠分公司在该时间段内的全部非法集资数额承担责任” “张司在蒋洪伟指挥下实施的非法集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张司曾作为广东邦家下属分公司的负责人,且主要负责汽车租赁业务,本院决定对其从轻处罚”“判决张司犯非法集资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处罚金五万元”。我们认为,张司司职邦家公司期间,忠实地执行了蒋洪伟集资诈骗指示,获取了巨额违法所得。贵院原判,定性有误,刑罚过轻。我们支持公诉机关对张司的指控:其犯了集资诈骗罪,是主犯,应从重量刑,并应追缴违法所得500万元以上。

三.对被告张岩的判决。张岩供认,2005年初在绿色世纪做收银员。后来协助蒋洪伟处理生意上的一些事务。时至案发,其在蒋洪伟身边生活和做事历时7年余。期间,被害人证实张岩曾使用其个人如下账户直接收取客户的投资款:①农行梅花路支行:6228490080010017 911。②中行:6013821900041280839。③中行:6013821900041280939。④工行:62220836 02001020673。事实证明,其直接参与蒋洪伟集资诈骗活动,同时担任事实上的邦家公司市场部财务总监,管理全国市场部财务凭证账册、报表等。张岩还供认,蒋洪伟为其提供每月2万元生活费(注:按88个月计算,至少实收生活费176万元);其个人账户存有属于邦家公司的大量资金,用于购买“礼品”、支付王民权等邦家高管的工资和奖金或消费。其利用债权人的钱3294581元在东莞市购买了一套住房;在其名下持有邦家公司6辆小车,其中一辆是其本人专用小车。以上实属违法所得和非法占有。案发后,其协助警方查找和证实绿色世纪、邦家公司总部和各分公司负责人和财务人员的情况;查找和退回属于公司的汽车60余辆。此举证实其了解和掌握绿色世纪、邦家公司内部管理和公司整体运作。她以邦家“编外员工”和“蒋洪伟情人”的特殊身份,充当了公司高层角色,成为比王民权常务副总经理还值得信赖和更有实权的核心人物。在蒋洪伟集资诈骗案中不能视为并非故意。她在被监视居住后期,自行逃回东北老家;此行为表明其认罪态度不好。但贵院判决:“张岩是从犯,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张岩的辩护人提出张岩具有自首情节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张岩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万元”。我们认为,贵院对张岩的判决错误,与事实和证据不相符,应当纠正。在蒋洪伟集资诈骗案中,张岩是主犯,应从重量刑,并追缴其全部违法所得。

四.对被告张皓的判决。张皓于2005年8月至2012年4月间,先后在绿色世纪、广东邦家公司广州、重庆、青岛等地担任业务员、主管、经理、广州市荔湾分公司总监和邦家叁公司执行总监等职,直接参与和组织本店业务员进行集资诈骗活动,其非法所得(实发工资)达1126961元。张皓在邦家公司从业6年余,接受公司培训,熟悉公司业务和整体操作,忠实地执行了蒋洪伟推行的各项集资诈骗指令,给被害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秩序。在本集资诈骗中不能视为不知情,不能说其犯罪行为并非故意。判决书认定:“被告人张皓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八万元”。我们支持公诉机关对张皓的指控,张皓犯集资诈骗罪,是主犯,应从重量刑并追缴其全部违法所得。

 第三   是单位犯罪还是个人犯罪问题

  我们支持公诉机关对这四人的指控,四名被告与蒋洪伟等被告是共同犯罪。我们的理解是:单位,是指经过合法手续组建的“某个集体”或经工商局登记注册的经济实体的“名称”。归根到底,其本意是“集体”,指其中的管理核心是集体意志。比如,“董事会”,“决策核心成员”(领导班子)等。据贵院判决书上的质证、被告人供认、供词和证人证词证实:邦家公司没有完整的“董事会”机构,没有清晰的领导班子成员。保存于工商局的相关资料证明,该三个公司法人代表均是蒋洪伟;公司也统由蒋洪伟操作。广东邦家公司股东在几经股权转让后,实际上“董事会”只有董事长蒋洪伟一人。99.5亿元非法集资是由蒋洪伟与其核心成员王民权、张岩、曹国英、张荣珍、薛云峰、范秀忠、陈少峰、徐坤、赵茂等人,以“广东绿色世纪”、“广东邦家”和“广东兆晋公司”三个公司作掩护,联合“童来福”、“素成斋”(号称“达摩五指”),通过全国16省、市60多家分公司上下密切合作完成的。邦家公司在经营活动中,存在两个系统:租赁业务和市场部业务(负责非法集资);两个财务总监,分别是贺珍(负责公开账目的财务总监)和张岩(负责不公开帐目的财务总监)。全国各分公司的“集资款”也是通过下属私人账户汇到蒋洪伟个人账户上。资金由蒋洪伟个人操纵。“利益”归“单位所有”只是空谈事实证明,蒋洪伟凭其推出的开发“青龙湖度假村”、“波尔山庄度假村”、“南沙七彩城”和在“美国上市”等虚假项目吸引客户,明知以高利息、高回报, 内部高提成、高待遇,会资不抵债,但为了达到谋求他们私利目的,仍然坚持用假合同,假合作方式骗人;他们疯狂集资诈骗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难逃罪责。可贵院竟然被“单位犯罪”和没有非法占有故意”所迷惑,没有识破蒋洪伟、王民权等人集资诈骗的伎俩,对四被告误判为“单位犯罪”、“犯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罪”和“从犯”,判决刑期短,罚金奇少。对此我们非常气愤。

第四   司法审计统计报表的“瑕疵”

本案第二次司法审计统计表确实存在“瑕疵”:统计数字不准确。而我们所指的“瑕疵”不是说统计的金额多了,而是少了,而且少的很多。因为:

一.在司法审计统计表中,2002年12月至2006年2月,共62个月的“业绩提成”和“实发工资” 没有统计在内,缺漏金额很大。

二.在司法审计统计表中的2006年3月至2012年3月间的统计金额,经过逐年逐月查对,存在许多缺漏。尤其公司高管们和全部财务人员的月“业绩提成”和月“实发工资”几乎全是空白。上述四名被告的缺漏月份如下表:

 

    姓名

王民权

张   司

张   岩

张   皓

缺漏月份数年份

2006年3月至12月

4

4

10

9

2007年全年

4

9

12

12

2008年全年

4

0

12

12

2009年全年

12

8

12

12

2010年全年

12

0

12

2

2011年全年

12

6

12

1

2012年1至3

3

2

3

2

缺漏月份合计

51

29

73

50

备注:上述缺漏月份的“业绩提成”和“实发工资”总额无法计算

   第五   非法集资总金额与用于生产、经营金额是否成比例问题

贵院判决书称:“辩护人的意见,······在全国所非法集资的资金与用于生产、经营资金的比例并非明显不成比例”“······并且,客户端投资款也主要用于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张岩判决书,第17页倒数第7行。王民权判决书第5页,第10行。张皓判决书,第16页11行。)我们认为,全国集资诈骗总额用于生产、经营的是否成比例,首先要确定一个正确的比例基数(比如,用于生产、经营投资总额大于50%)。在此基础上,再用公司的经营实绩:“资产负债表”来支持和证明。经查,公司保存在工商局的相关资料,没有发现有说服力的年度资产负债表。司法审计报告也没有提出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可见,判决书作出的上述结论缺乏事实根据,是主观臆断。当然,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贵院尤其李副庭长和马法官等,为力求公平办案,为维护被害人权益做了许多工作,我们表示感谢!可是,从判决书上出现的低级错误,说明办案人员对于案卷的阅读不够深入,对案件的了解不够全面,对于代表法院的法律文件的审稿和校对过于草率。对本案事实和证据掌握的不全面,对事实和证据的分析及采用(采信)很不慎重。过去数十年来,尽管贵院对各种刑事案件的审判不计其数,但对于审判像本案这样涉及99.5亿元人民币,23万人次,跨全国16个省市,且是跨境的集资诈骗案,也许还是第一次。

我们确信,在贵院面前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工作只要深入细致,问题将迎刃而解。我们诚挚地期望,做好后续对蒋洪伟等其余25名同案犯的审判,这需要贵院领导的重视,全面掌握和分析案情,以求达到审判的公平公正与正义、切实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上文浅析,如若不当,请指正。

致以

崇高的敬意!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广州维权联合组 

                  联系人:张明创  联系电话:13316109965  

      2015年 2 月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