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抗诉申请的事实和理由(二)

更新日期:2015-2-13

                受害人对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的(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

                  第54号、53号、42号刑事判决提出抗诉申请的事实和理由(二)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我们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1220日宣布了(2014)穗中法刑初字第54号、53号、42号刑事判决,决定对王民权、张岩、张皓、张司均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处以刑罚(以下简称广州中院刑事判决)后,于同年1221日依法向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市检院)递交了《抗诉申请书》,随后又于1228日递交了《受害人申请抗诉的事实和理由》。市检院已经受理,并于2015115日正式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编号为穗检公二刑抗(20154号、5号、6号《刑事抗诉书》(以下简称市检院抗诉书)。该抗诉书明确指出,被告人王民权、张岩系蒋洪伟集资诈骗案中的重要成员,该犯罪团伙巨大,目前在广州审理的被告人已达29人,实施的犯罪行为涉及全国16省、47个城市,涉及的社会公众人数多达23万余人次,有票据可以查证的涉案集资金额达9,953,044,200元。一审判决忽视了被告人王民权、张岩犯罪行为严重的社会危害性,量刑明显不当,违背了罪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该判决还可能产生错误的示范效应,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损害了法律的权威实施效果。我们作为受害人完全同意并支持市检院的抗诉。我们在坚持《抗诉申请书》和《申请抗诉的事实和理由》的前提下,再次重申和补充说明广州中院刑事判决,特别是对王民权、张岩的判决不能成立的事实和理由,以利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查明事实和公正判决。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承认涉案被告人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是“在蒋洪伟指挥下实施的非法集资共同犯罪”,同时又认定“本案应该是单位犯罪”、“目前证据不足以证实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非法占有客户投资款”,“不足以证实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王民权、张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刑事判决还明确认为“王民权在广东邦家曾负责全国市场管理中心,在共同犯罪的作用相对较大,本院决定对王民权从轻处罚”。由于上述,广州中院刑事判决明确表示“公诉机关指控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犯集资诈骗罪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广州中院刑事判决与事实不符,与国家法律相悖。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公诉机关指控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的主要犯罪事实清楚。但公诉机关指控上述被告人的主要犯罪事实是被告人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伙同蒋洪伟等人以广东绿色世纪健康产业连锁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色世纪公司)、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家租赁公司)、广东兆晋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晋公司)正常业务掩护,在未取得政府部门融资行政许可的情况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采用推销会员消费、区域合作及人民币资金借款等诈骗方法,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广州中院刑事判决根本没有确认。这与公诉机关的指控分歧,与其采信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也根本不符。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经审理查明“蒋洪伟等人于200212月至200810月期间,在广州市先后注册成立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并相继在全国16个省、直辖市设立了64家分公司及24家子公司。蒋洪伟等人以上述公司的汽车租赁、保健品和有机食品销售等业务为掩护,在未取得政府有关部门融资行政许可的情况下,采用推销会员制消费、区域合作及人民币借款等方法,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蒋洪伟指挥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以及其他同案人分别以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的名义,通过上述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活动。经司法会计鉴定,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在200212月至20125月间非法集资金额为9,953,044,200元,受害的社会公众人数23万余人次”。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确认,“已购买会员消费卡后,每季度可获得相当于投资本金16%-30%的固定回报,合同期满可收回本金”,“建立并运营‘邦家租赁体验店’,进行区域合作,或者由受害人出资购买汽车,可以获得相当于投资本金的25%-47.5%的投资回报,保证在一定期限返还本金”;“以年利率为30%的条件,与受害人叶建良等不特定的社会公众签订《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藉以吸引受害人进行投资”是蒋洪伟等人非法集资的手段。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采信的证人证言中陈宝玲(邦家租赁公司总裁助理)、吴贤影(汽车总经办助理)以及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法定代表人蒋洪伟的供词证明:

    客户投资邦家租赁公司的款项由市场部负责,负责人是王民权,客户投资收益也是由市场部负责发放。市场管理中心首席运营官是王民权,市场管理中心负责在全国开展业务,包括租赁业务、发展会员、销售会员卡、发展区域合作客户,以及对全国所有业务员的培训管理、提成的核算发放等。

蒋洪伟是邦家租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公司唯一的副总经理是王民权,他同时也是公司汽车租赁的总监,是吴贤影的直接上级。邦家公司日常的决策由蒋洪伟、王民权和各大区经理共同决策。

邦家租赁公司利用签订《区域合作合同》、《顾问聘用合同》的形式吸引客户投资,名义上是客户出资建立并运营“邦家租赁体验店”,实际上并没有实体店存在。这种“建店费”实质上就是客户投资款。签订《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等文件,都是徐军辉律师拟定后,交由王民权修改,由蒋洪伟同意后最终确定。

邦家租赁公司的架构,蒋洪伟之下是王民权、曹国英、范秀忠、陈少峰四人。201075日在全国店面运营管理中心的会议记录上记载王民权在会议最后发言,吴贤影参加这次培训。

蒋洪伟承认,会员卡业务与区域合作业务两种经营方式是由公司的市场管理中心策划出来的。参与上述两种经营方式策划与运营、组织实施的员工主要有市场管理中心首席运营官王民权、范秀忠、蒋云峰、陈少峰、卢志祥等人。以上都是市场管理中心的高管。邦家租赁公司市场管理中心的职能是负责公司在全国的业务开展,租赁业务,发展会员,销售会员卡,发展区域合作客户。以及对全国所有业务员的培训管理、提成的核算发放等。王民权、范秀忠、陈少峰、蒋云峰、卢志祥、洪波、张荣珍、曹国英等八人参与制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方式。

王民权供认,以高息为诱饵推销所谓的会员卡,吸收客户的投资款。公司本身没有正常的业务收入。公司吸收公众资金的主要产品是会员卡、区域合作、借款合同。消费卡没有回报。公司的大区总监任命均要通过我,再报蒋洪伟决定。全国吸收客户的资金没有一个完整的账册。各店财务做好报表跟大区财务对接,大区财务再跟蒋洪伟对接。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均没有吸收公众存款的资质。

广州中院(2014)穗中法刑二初字第42号刑事判决认定,张岩在蒋洪伟的安排下负责协助调拨大量资金,管理全国的财务凭证和报表等。仅就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的以上事实,足以说明蒋洪伟等人包括王民权、张岩明知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不具有融资许可的经营范围,却以企业的名义,以开展正常业务为掩护,策划违法违规欺骗社会公众存款的方式,进而以高额回报为诱饵,组织和培训工作人员,用高额提成鼓励工作人员向社会广大公众进行虚假宣传,诱使广大社会公众,特别是老人购买会员卡、签订区域合作合同、签订高息借款合同等,进行投资。他们组织的犯罪活动先后涉及全国16省、市,涉及金额近百亿元,使约23万余人次受害。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说明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人的行为已不仅仅是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的行为,也不仅仅是未得到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的问题。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成为他们非法占有和支配公众投资的手段。他们占有的方式是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正当经营活动与吸收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他们获取和发放的高额工资、佣金和提成以及行贿、挥霍、购置私人财产均来自广大公众的投资,是非法所得。其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是十分明显的,且涉及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人的犯罪性质已构成集资诈骗罪,而并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之所以认定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的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因为广州中院没有对蒋洪伟等人的案件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和严格依法审判。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了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被告人以购买会员卡、消费卡、区域合作和人民币借款为手段,但却没有用证据说明他们是如何策划利用和宣传上述手段的,他们是如何让广大公众投资的。没有认定他们为了骗取广大公众的信任而不惜重金邀请政府领导为他们“站台”,不惜重金利用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等媒体和人民大会堂等国家级在内的场所为他们吹捧和宣传。甚至回避公诉机关指控他们的上述手段是诈骗方法,不确认他们实施的上述手段的违法性质。该判决虽认定他们的行为涉及全国16个省市,但却没有证据说明他们是如何能在全国设立数十个分公司和子公司,又是如何管理这些公司的,特别是资金的管理。该判决虽认定涉案金额约为百亿元之巨,但却没有对该巨额资金的去向予以确认。判决认定“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前后有保健品和有机食品销售、实物租赁、汽车租赁等合法经营行为,在全国所非法集资的资金与用于生产、经营资金的并非明显不成比例”,但没有证据显示近百亿元的非法集资的实际用途,合法经营占用资金多少,非法经营占用资金多少,均无明确的认定。因此其无法证明“并非明显不成比例”的结论。张岩在20131119日的供词承认,蒋洪伟让其“准备现金,一般从5万元、10万元、20万元都有,都是在广东邦家公司开业或者开展览会前准备好,……这样准备了2次,一次是南沙总部奠基,还有一次在长隆开的峰会”。“还有很多礼品,有手表,最贵的一个是劳力士的手表8万多元,玉石、黄金项链、钻石戒指、虫草、燕窝以及大量的奢侈品……”,“蒋洪伟每次都让我把包装弄好,说是拿来送人的”。这是明显的行贿,是涉及非法集资款的一个去处。但在广州中院刑事判决中根本没有确认。由于上述,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被告人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责任。甚至公然在法庭上推翻其在预审阶段的口供,其辩护律师也借此机会进行无罪或者有罪而罪轻的辩护。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对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有罪而轻判,实质上是想草率结案了事,是想通过对上述四被告人的宣判,告知广大公众蒋洪伟等人的案件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不是集资诈骗。这是对国家法律的亵渎,是对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人在全国范围内破坏国家金融秩序,且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行为的纵容和放任。是对广大公众合法权益的极大伤害。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蒋洪伟等人以上述公司的汽车租赁、保健品和有机食品销售等业务为掩护”,说明该判决确认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被告人以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的名义开展的会员卡、消费卡、区域合作和人民币借款等非法集资活动,事实上是以企业名义为其进行犯罪活动的工具。说明上述行为是蒋洪伟、王民权等人个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具体表现。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本案为单位犯罪,并非个人行为,与事实不符。

邦家租赁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7000万元,蒋洪伟出资比例为75%;绿色世纪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蒋洪伟出资比例为99%;兆晋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蒋洪伟出资比例为60%,蒋洪伟是上述三家企业的控股方,是法定代表人,其具备以企业名义实施犯罪的形式要件。王民权作为邦家租赁公司唯一的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首席运营官积极配合蒋洪伟的主观意图,参与策划以企业名义进行非法集资活动,最终将非法集资款汇入蒋洪伟及其他高管的个人账户,而未入企业账户。蒋洪伟再向王民权等人发放奖金和提成。这说明蒋洪伟与王民权等人共谋的目的是实现非法占有和支配非法集资款。广州中院刑事判决没有证据在说明,利益归单位。

单位犯罪是单位决策,即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严重违法,触犯国家法律的后果。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为“根据蒋洪伟、张岩关于公司的经营模式是由曹国英、张荣珍、王民权、陈少峰、薛云峰等人参与制订,由蒋洪伟决策通过的供述,证实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兆晋公司进行非法集资的经营模式是以蒋洪伟为首的公司高层管理层集体决定的,是单位的决策”,该观点是错误的。从权利资格上讲,除蒋洪伟外,曹国英、张荣珍、王民权、陈少峰、薛云峰均不是企业的股东和董事会成员,因此他们共同策划的非法集资的各种方略,不能视为单位的意志。上述属实,即更清楚的说明,上述高层管理层集体决定不是股东会和董事会决策的企业,而是由蒋洪伟、王民权等高层管理人员操控企业,是他们个人犯罪故意的合意。更清楚地说明企业仅仅是蒋洪伟、王民权等人操控的进行非法集资的工具,是他们进行集资诈骗活动的掩体。同时也说明他们利用企业名义向社会公众进行宣传的虚假性质。王民权参与了非法集资的决策,是该案大肆进行非法集资的操盘手,是涉案的重犯。

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为“……实施非法集资活动,均是公司名义与客户签订合同并收取投资款,不是以蒋洪伟或王民权、张司的名义实施犯罪活动”,这是该判决作为本案是单位犯罪行为,而不是个人犯罪行为的观点。且不说广州中院刑事判决已确认,该案非法集资的经营模式是以蒋洪伟为首的王民权在内的高层管理人员共同决策的。蒋洪伟、王民权等高层管理人员是该案犯罪活动的始作俑者。他们虽然没有出面以个人名义签订合同作具体实施,但他们策划经营方式和运营、组织实施员工以及对全国所有业务员进行培训管理,决定提成的核标发放等,是在具体指挥实施犯罪,他们的行为在该案中所起到的作用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要远远大于哪些具体的实施非法集资的工作人员。广州中院刑事判决以蒋洪伟、王民权没有以自己的名义实施犯罪活动为由,成为可以从轻处罚的根据,这不仅有违常识,更是公然的偏袒和开脱。

纵观全案,蒋洪伟、王民权等人以企业的名义进行集资诈骗活动的事实是清楚的。他们以个人的主观故意取代了企业的意志,又以企业的名义进行虚假宣传,诱使广大社会公众上当受骗等犯罪活动,最终实现非法占有和支配的目的。蒋洪伟、王民权对他们组织实施集资诈骗的法律后果应承担责任。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确认王民权、张岩是蒋洪伟的共犯,确认王民权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张岩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本案的从犯,与该判决认定的事实相悖。

从共同犯罪的角度看,人民法院对蒋洪伟的犯罪行为至今没有判决,说明人民法院对蒋洪伟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犯罪的性质和事实以及应承担的法律后果和应受到的法律处罚尚无结论。因此,现以蒋洪伟的共犯判处王民权、张岩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除非广州中院已经决定蒋洪伟也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处理。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足以说明王民权、张岩均是本案的主犯。蒋洪伟、张司、张岩均证实经营方式的策划和运营、组织实施的员工是市场管理中心的首席运营官王民权等人参与制定的。广州中院穗中法刑二初字第42号刑事判决认定张岩在蒋洪伟的安排下负责协助调拨大量资金,管理全国的财务凭证和报表。蒋洪伟的预审口供中记载“张岩是广东邦家公司的财务人员,2003年的时候就开始在我的绿色世纪公司中任职,后又到广东邦家公司工作”,一个亿的流动资金“这个可以问张岩,因为她在20123月、4月都做过统计,她手里有相关的凭证,可以联系公司派驻外地的财务,进行核对”,“虽然这些资金都在上述财务人员的个人账户上,……可以通过张岩跟他们对账,归拢上述资金”。事实说明他们不是从犯。特别需要严肃指出的是,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为“王民权在邦家租赁公司曾负责全国市场管理中心,在共同犯罪的作用相对较大,本院决定对王民权从轻处罚”,这是毫无道理的。既然认定王民权、张岩与蒋洪伟是共同犯罪,就应该认定他们有共同的主观故意。公诉机关指控蒋洪伟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是集资诈骗,在人民法院尚未决定对蒋洪伟的判决的情况下,广州中院刑事判决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从轻判处王民权、张岩与事实和法律相悖,该判决有失公正。该判决使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犯有集资诈骗罪的蒋洪伟也会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王民权在2008年至20114月作为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的市场管理中心总监助理和总监,负责全国各地分公司吸收公众存款的业务,故除了对自己上述任期期间参与的非法集资的数额承担责任,还应对绿色世纪公司、邦家租赁公司在该段时间内的全部非法集资数额承担责任”,同时认定“按照有利于被告的原则,结合本案的有关证据,就低认定王民权的违法所得金额为400万元”,该认定严重违反了我国法律规定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

该判决没有用确实的证据确认王民权任职期间参与的非法集资的数额是多少,也没有确认在该时间内的全部非法集资数额是多少,因此也没有确认王民权犯罪行为涉及的金额是较大、巨大、还是特别巨大,进而使判决中所谓要求王民权对上述数额承担责任是空虚的,是不清楚的。

应该严正指出的是,该判决明确提出了所谓“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和“就低”的认定,该观点严重违背了“不轻信口供而重证据”的审判原则。王民权承认违法所得为“800万元、600万元、400万元”,证据证明王民权违法所得是多少不清楚,也没有证据证明王民权为什么开始承认违法所得800万元,以后有变为600万元、400万元。在该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该判决以所谓“有利于被告”为原则,利用职权自由裁量判处。这是毫不负责任的妄断。

综上,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和判决的论理,不足以证实市检院对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犯有集资诈骗罪的指控不成立。该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和采信的证据已说明以蒋洪伟为首的集资诈骗团伙,在共同犯罪中持有非法占有和支配非法集资款的共同主观故意,并且实现了非法占有和支配的目的。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表象、以高额回报为诱饵的诈骗方法是蒋洪伟、王民权等被告人共同策划和制订的。张岩虽未参与策划,但其按照蒋洪伟的安排调拨巨额资金,积极配合蒋洪伟、王民权实现非法占有和支配非法集资款,数额特别巨大。王民权、张岩是蒋洪伟等被告人集资诈骗团伙中的主犯,且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广州中院刑事判决对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犯罪行为的定性不准,事实不清,裁量严重失当。特别是该判决认定本案是单位犯罪,王民权、张岩为本案从犯,并以此为由从轻判处,这是公然为犯罪辩护和开脱,是对事实的歪曲,是对国家法律的亵渎。该判决显失公平公正。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鉴于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此其适用我国《刑法》第176条及其他国家法律规定;但由于广州中院刑事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其对该案的性质认定错误,判处的刑罚严重失当。因此其适用法律必然错误。

以上已充分论证了以蒋洪伟为首的共同犯罪的实施的行为是集资诈骗,而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成为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人的犯罪手段,非法占有和支配非法集资的款项是他们的目的,并得以实现。涉及金额特别巨大,受害社会公众遍及全国16省、市的23万多人次,情节特别严重。蒋洪伟、王民权、张岩不承认自己犯有集资诈骗罪,拒绝交代非法集资款项的去向,也没有积极退赃的悔罪表示,且在法庭上公然翻供。这都说明王民权、张岩的行为已构成了集资诈骗罪,其行为已触犯了我国《刑法》第192条的规定,他们的行为与蒋洪伟属共同犯罪,有共同的主观故意,王民权是本案的策划者之一,张岩明知资金的非法性质和资金的来源,却积极协助蒋洪伟处置该巨额资金。王民权、张岩非法所得数额巨大。其行为不适用我国《刑法》第27条的规定。王民权、张岩不是本案的从犯,而是主犯。其行为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七项、第八项、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的规定。

广州中院刑事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放纵、开脱、无条件的宽大了王民权、张岩事实上的严重犯罪行为,这与我国法律严厉打击非法集资的犯罪活动的宗旨是背道而驰的,是我们广大受害人所不能接受的。

我们的请求

我们广大受害人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18条的规定已向市检院提出了《抗诉申请》,市检院已正式向省高院提出了抗诉,这足以说明广州中院刑事判决存在严重问题。为此,我们郑重向省高院、省检院提出以下请求: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22条的规定,请求省高院对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人集资诈骗案进行全面审查。依法确认他们犯罪行为的性质;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26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涉案事实和证据,依据我国《刑法》第192条及其相关国家法律规定,对蒋洪伟、王民权、张岩等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严惩;

特别希望省高院、省检院下大力气查清近百亿元的非法集资款项的具体去向,并依法保全和落实该款项,最大限度的保护我们受害人的合法财产权益。

我们受害人恳望公正公平的法律判决的到来!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李梦石律师执笔)

                       广东邦家案受害人授权代表(名单指模附后)

                       联系人:张明创  电话:13316109965

                          20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