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伟团伙案第二次开庭简报

更新日期:2015-2-7

蒋洪伟团伙案第二次开庭简报

2015年2月6日下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蒋洪伟团伙案在这里第二次开庭审理,主要是对第三期司法审计报告(第二期司法审计报告的补充资料)进行法庭质证,蒋洪伟等24名被告及他们聘请的律师全部出庭。广州市及佛山等城市共有约350名被害老人出席法庭旁听,被害人的代理人王明辉律师也出庭旁听。由于参加旁听的老人太多,第一法庭坐不下,法院专门在一楼大厅临时拉线,临时装配电视屏幕,让无法进入法庭的60多个老人在一楼大厅可以看到审讯的全过程(感谢法院的人性化做法)。

整个质证过程围绕第三期司法审计报告,公诉人与被告人的二十几人律师团进行辩论,蒋洪伟没有发言,被告大多数没有发言。公诉人的态度和观点很明确:蒋案是集资诈骗案,所有被告为共同犯罪,每个人都必须承担自己的法律责任;工资和业务提成都属于非法所得,必须追缴;希望被告积极退赃,争取从轻处罚。被告的律师从维护被告人的利益出发,千方百计钻法律及本案有关法律文书的漏洞,千方百计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和向法庭求情。虽然部分被告的律师表示:他们的当事人已经或准备向法庭交出非法所得(包括汽车),但是,所交出的金额与相关被告的实际非法所得相差甚远。整个庭审过程比较顺利,除了蒋洪伟等被告被带进场和带离场时,部分老人情绪激动,高喊要蒋洪伟还钱,要求严惩蒋洪伟,要蒋老实交代资金去向等口号之外,老人们比较遵守法庭纪律。

原定下午两点半开庭,由于押解被告时间延长,导致延迟一个多小时开庭,故大家对这次庭审有质证不够充分,匆忙草率休庭的感觉。第二次开庭结束,何时开庭和判决不得而知?

下面将办公室人员对这次开庭的回忆记录附于后面,供大家参考。由于是回忆记录(法庭不能记录、录音、照相等),内容肯定不全不完整,甚至有错误,仅供参考。

                              全协委办公室

                                  2015.2.7

                  

 

蒋洪伟团伙案第二次开庭庭审记录

2015年2月6日下午15:40—17:00

法院:审判长崔小军,马法官、XXX    书记员xxx     

检院:王炎、李希尧、XXX

审判长:这次应公诉方申请恢复审理,主要对第三期司法审计报告进行法庭质证,现在开庭!

公诉方王炎:广东诚安信会计师事务所的司法鉴定补充材料是对上次审计报告的补充完善。

被告方:

1、蒋洪伟辩护人:审计报告上没有涉及蒋洪伟的非法所得数据。

2、周颖瑜辩护人:审计报告中周颖瑜的数据有的是代领签收的。

3、陈绍娥辩护人:审计报告补充中,没有陈的原始凭据,也没有给她本人看,数据差距很大,不合理,原说是3800多元,统计却是4800多元,其中有一部分是个人给公司垫资没有报销,报告没给被告甄别,2012年工资提成是根据业务提成,数据繁杂,结论不认可。

4、张荣珍辩护人:在审计报告中没有材料数据,说明没有300多万的事实。

5、范秀忠辩护人:司法鉴定数据没有本人签名认定,数据和内容与起诉书不相符,不真实。

6、薛云峰辩护人:司法鉴定合法性、真实性不准。薛云峰没有参与业务没有提成。

7、陈少峰辩护人:针对审计报告的不实,报告中的时间点不明确,业绩和实发工资无法看出具体计算方式,不予认可,报告存在重复计算的可能性要扣除,报告中的时间是从2006年~2011年,公诉方起诉是2009年~2011年,那么2006年~2008年的应该扣除。请问:对于个人数据的认定是以业绩还是实发工资认定?

8、罗永鹏辩护人:审计报告中,罗的涉案金额没有在内,为零,与公诉方起诉的行政人员是相符合的。

9、张汝良辩护人:同意前面的说法,代签部分要剔除。

10、高可创辩护人:没有其他凭证认证报告的真实性,诉讼的非法提成并没有相关认证和签名。

11、邓智豪辩护人:审计报告时间跨越2008年~2011年,诉讼方指控时间是2009年~2011年,审计有差异,报告存在瑕疵,63笔其中7笔2009年;3笔没有年月日……诉讼起诉12万和报告不吻合,不能认定。

12:吴逢笑辩护人:……声音小,听不见)

13、伍志国辩护人:审计报告缺少真实、合法性和关联性,签名是“智”不是“志”,业绩与实发工资不合常理,计算有瑕疵,明细表2万多元是一致,诉讼指控参与吸收1000多万元不符,入职2008年职务是见习主管;20079月营业部经理不符。

14、黄志华辩护人:其中一万多元是工资,不能属非法所得,应减除工资其他才是非法所得。

15、姚棉涛辩护人:审计报告没有该业绩数据和提成。

16、何叶雄辩护人:审计报告数据没经本人确认,和之前确认数据不符。

17、吴敏崇辩护人:请法庭注意:审计报告上并没有其的名字,请当场明确。审计报告有瑕疵,时间错写为1905年,后边的是不是也错误的呢?请尽快放人。

18、黄宇辉辩护人:没有原始凭证和没给本人确认,数据重复17-18页,2007年7月3笔,2008年5月有2重复,6月一样,业绩提成、工资10万。有些数据没时间,诉讼指控为实习经理,本人没经历过,工资底薪和住房补贴应该扣除。

19、熊婉婷辩护人:包括正常收入应扣除。

20、陈华荣辩护人:2011年1月到公司,仅有工资收入,在整个工作中没有非法收入,自己筹了10万元投入公司的提成不是非法所得,是投资的损失。

21、      辩护人:鉴定意见没见过。

22、丘光前:没见过鉴定意见

23、周文凤:没见过鉴定意见。

公诉方回应:

王炎关于说鉴定没有原始凭证。原始资料在审计事务所,辩护人可以提起申请去阅卷,原始凭证来源真实合法,工作人员在查扣签字认证的,也有证人在场是合法的,有的被告数据没反映,不影响指控集资诈骗,所有运作都是一种犯罪行为,工资收入视为非法收入,不是正常工资。审计结果是对被告提起量刑的数据,与有的被告没有数据,是两回事,并不是没名字就没有责任,蒋洪伟就是例子,没有名字并不影响在本案中的地位和责任,本案运作是诈骗,用于非法募集的工具行为,是筹划运作手段的一部分,工资是非法收入。②关于重复计算,是辩护人的个人认为,“1905年”是笔误,是多项数据中出现的一些错误,但根据上下关联是可以贯通,不影响整体证据。

被告辩护人:

1、蒋洪伟辩护人:本案个人所得不影响案件的定性,所有收入是非法非法集资比较抽象。但是以集资诈骗,是要牵涉到非法占有和挥霍,但蒋洪伟没有数据。

2、张荣珍辩护人:审计报告没有显示张荣珍的内容,从没有参与集资款业务,起诉书指控300余万元非法所得没有证据。

3、邓智豪辩护人:对各种活动都是非法不认同,本人没有犯罪动机,其进入公司并不了解是吸存和集资诈骗的行为要区分,区分工资和非法所得,对审计反映出来的数据提出质疑,从刑事要求没有合法基础。

4、陈绍娥辩护人:个人垫资给分公司的数据,发票、证据,分公司公共开支是由个人垫支报销,用于活动、礼品、宣传、招聘费用,从2008年~2011年一年半有记录8万元。个人退款及退赃,主动退现金,21万元其中的公共费用扣减个人退赃的单据5万元,投资6万元买车,车没拿到,本人认为交司法部门处理;退11万已经返还

5、薛云峰辩护人:已返还退赃一部分。

6、伍志国辩护人:家人已帮超额退3万元。

7、黄志华辩护人:开庭前已退2万元。

8、黄宇辉辩护人:……

9、熊婉婷辩护人:违法所得已退2万。

公诉方:

王炎:望被告和家属多退赃,所有收入视为非法的。凭证问题,陈绍娥的垫资凭证检察院没有看到,如交给法庭,单据和记录发票是手记的,我们不能证实真实性,不能承认。投入公司的成本应当不扣除,没有关联性。

集资诈骗的占有故意,金额的认定,是从老人手中骗进公司的,并不是放在口袋才算,不予以扣除本案的金额。

被告方:

1、蒋洪伟辩护人:意见作为总的犯罪收入的定性,99个亿的会员制转区域合同再转借款……集资诈骗的占有认定非法所得。

2、陈绍娥辩护人:涉及陈的收入有必要举证。

3、罗永鹏辩护人:在本公司没有任何非法所得,请法庭注意。

4、黄志华辩护人:反对工资补贴都属非法收入,不同意公诉方的说法,不知道是犯罪工作,所以不应列入,应该是合法的,不知者不知罪。

5、吴敏崇辩护人参与70万元的集资款,却没有提成款,没有法律依据。工资扣除之说,所有上过班的人非法所得为什么不把人都抓起来?

6、黄宇辉辩护人:审计报告是很重要的量行依据,公诉的报告是没有依据的,“重复也是正确的”不能成立。

7、何叶雄辩护人:坚持是吸存。

被告人陈述补充:

1、蒋洪伟递上一字条给审判长。

2、XXX自述   2万元是公司给部门加班、过节费,以及做花和保健品的提成。

3、张荣珍自述:2009年7-9月高血压很多病住医院,在邦家呆了10个月,我走了两年不知邦家事,是搞文字的顾问,别的不知道。

审判长:

没有补充?休庭!

                                            

2015/ 2 / 6晚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