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伟是诈骗团伙核心人物、绝非救世主

更新日期:2015-1-10

蒋洪伟是诈骗团伙核心人物非救世主

 邦家案15万受害老人的维权道路,横跨了4个年头,在风风雨雨中艰难的渡过了31个月。 2015新的一年,我们邦家债权人以更加艰难曲折的抗诉行动,拉开维权讨债的新序幕。回首维权往事,邦家案被害人经过长时间的争论,甚至是言词激烈的争吵,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对邦家的是非,对蒋洪伟、王民权等犯罪团伙的犯罪行为、对于怎样才能讨回-生的血汗钱,发表了大量文章表述自已的见解。有被害人曾经提出让蒋“戴罪立功,将功赎罪” 、“由蒋洪伟重整邦家”、“与蒋搞司法和解”,走民法的路;而大多数被害人认为蒋洪伟就是一个骗子,只有将蒋、王等人绳之以法,相信政府、依靠公安讨债,才是应选择的正确维权道路。尽管看法有很大差异,其目的毋庸置疑是:要回我们的血汗钱!对于这一点大家没有争议,共同认为这是我们维权的唯一目的。

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心地善良的投资老人们,在政府某些官员及媒体的正面宣传和无限吹捧下,满怀对党和政府的高度信任,从没怀疑过什么,看到的是邦家光辉灿烂的表面现象,至于邦家内幕和蒋洪伟的真正面目谁又能完全说清楚呢?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披露出很多大家不知道的邦家内幕,特别是广州市检察院起诉书对蒋、王等犯罪团伙的指控,使被害人对邦家的认识及维权思路多了一些理性和清醒,逐步形成统一的看法。对于蒋、王等集资诈骗的犯罪事实表示出极大的愤怒,强烈要求各地司法机关认真落实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文件规定,以广州市司法机关第二期三期司法审计报告及工资明细表为依据,追缴涉案人员所有非法所得,返还被害人。

20141220日广州中院对王民权等四人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宣判,当庭立即激起到庭旁听的被害人无比的愤怒,人们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齐呼不服!不公!不合法!抗诉!一石激起千层浪,被伤害被愚弄的十几万被害人,实在忍无可忍,全国各地纷纷发出抗议。面对广州中院于法不符、于理不通、与事实相悖、与民愿相违的判决, 20141230 上午被激怒的几百位被害老人们,群情激昂、拉横幅、喊口号、唱歌,去广州中院参加抗议活动,充分显示出被害老人更加团结、更加坚定依法维权的决心。

正当维权进入关键时刻,全国维权工作再度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老戏重唱、老调重弹,发表空洞无物、无法实际操作、不符合国家现行法律规定的长篇大论,甚至拿安徽省毫州市兴邦案做文章,指责受害群众的抗诉行为是错误的,维权方向不对;企图混淆视听,再次干扰维权方向。在一些舆论空间大谈特谈,如果蒋洪伟判决罪罚了,则与我们的借贷关系就解除了;他刑满从监狱出来,隐匿的资产就归他所有,我们债权人还能向谁去要钱呢?指责目前的维权工作是无谓的行动,应该立即停止;并散布迷惑被害人说,邦家的犯罪嫌疑人不管是定“集资诈骗罪”还是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根据现有的邦家资产我们都只能归还5%不到的钱,其余都要按“两部一高”的文件“损失自负”;闭着眼瞎说公司资金断链是正常的,如果不抓他,他能还清;针对逃到美国的徐坤手中有上亿元的订单及携带的数亿集资款,说国家的猎狐行动要抓的是盗走了大量国家银行钱的贪官,对拿走老百姓钱的罪犯肯花费大代价去抓吗?并声称:已经停业的美国邦家分公司和蒋交待的澳大利亚邦家分公司资产北京分公司价值据悉七千万的资产, 江西波尔山庄的经营权, 广州南沙土地预付的数百万元, 几十辆已经付款却未提货的高档轿车等资产,只有让蒋戴罪立功,出来处置才能挽回,把罪大恶极的蒋洪伟说成是解救15万老人的“救世主”;公开说被害人依靠政府、依靠司法机关只能讨回不到5%的血汗钱。其实这种“曲线救蒋”的歪理邪说并非什么维权新思路、新主意,说穿了也只不过是在为“保蒋”的言行蒙上一层遮羞布,为达到上演“蒋洪伟重组重振邦家公司”的老戏再一次铺路,真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广州市检察院的起诉书及被害人披露的大量事实,足以说明蒋洪伟一伙人的行为根夲不属于正常的民间借贷。从绿色世纪到邦家租赁,蒋、王、徐等人通过各种手段向社会大量集资,他们以出资建立运营邦家租赁体验店为名,诱骗群众与邦家公司签订《区域合作合同》、《兼职顾问聘用合同》、《会员制消费合同》、《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等为由,虚构年利润25%45%的谎言欺骗老年人,进行他们的诈骗活动。他们的集资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款绝大部分流入其指定的私人账户,极少数量用于实体项目,并且分公司总监、经理、主管提成占集资款的百分之二十几;他们将大量集资款肆意挥霍,只蒋一人就用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兴业银行、建设银行等信用卡购买名牌服装、名表等奢侈品,挥霍掉我们大量的血汗钱,据广州检方核实的资金人民币达2288万、美元23万、欧元近3万、还有用港币、澳币、马来西亚币等消费的多种奢侈品。难道这些行为是一个民营企业家为发展经济需要,而进行的正常民间借贷吗?试问这样的“企业家”我们还能信的过吗?蒋洪伟在他经营的十年间,红极一时,甚至可以说红得发紫。当时,有不少政府官员的支持,有各大媒体的推崇与宣传,真可谓条条大路都畅通时,他赚钱了吗?没有!而是负债经营。要说2012年前蒋洪伟能信守合同之约,如期履行合同,那也是拆东墙补西墙,不就是拿后面集资来的钱还前面集资人的债吗?蒋十年来负债经营,他有什么能力、从什么地方拿钱来履约?清楚的事实告诉受害人,蒋所谓经营经验就是疯狂集资、滥发高额提成、滥发高额奖金、随意挥霍债权人的血汗钱。邦家在被查封之前,资金链就早已经断了,蒋拿什么来还债权人的钱?查封之前,老人们向他讨债时,蒋竟然指使保安人员对讨债人拳脚相加,扬言: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你也拿不走……一副十足的流氓无赖嘴脸。而且今非昔比,蒋的名声和信誉早已一文不值,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蒋洪伟是救世主,凭什么相信只有让他戴罪立功,出来处置才能摆平,才能追回我们的血汗钱。

法律是允许蒋洪伟戴罪立功,也是被害人希望和欢迎的,但蒋并没有这样做,快三年了,至今蒋都没有交代几十亿资金的去向,更没有带罪立功的意愿和表现。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却不允许蒋出来处置邦家财产,更不允许蒋重蹈覆辙。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和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对什么是戴罪立功都有明确规定。戴罪立功的时间始于犯罪分子到案之后和刑罚执行完毕之前,立功的实质条件是我国刑法规定的立功内容,立功的认定条件是立功要真实、有效,达到规定量的要求。刑法中的立功,是指犯罪分子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的,或者阻止他人犯罪活动,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或者抢险救人等具有有利于社会的突出表现或重大贡献的行为。案件前期,广州检察院提审过蒋洪伟要他退出赃款,蒋态度十分蛮横对办案人员说,我没有钱可退。20145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时,公诉人宣读完公诉书后进行法庭调查。蒋狂妄表示:对起诉的诈骗罪行不认罪,认为起诉事实不准确,也没有非法占有和挥霍资产。并且说,不清楚起诉书说的99个亿的资金是怎么构成的?也不明白所说的资金去向是指什么?声称原来公安机关审讯时并没有提到是集资诈骗罪,今天以诈骗罪起诉不能接受。蒋在法庭上面对公诉人的公诉很不老实,把许多责任推到死去的邦家总部顾问曹国英或逃往国外的徐坤身上,或是说记不清了以图蒙混过关。上述事实都有记录备案,难道这就是蒋戴罪立功准备还钱应有的态度吗?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的哪条哪款能允许蒋戴罪立功,出来处置邦家财产,才能摆平、才能解决?提出这种违背法律、无视事实、背离民心,所谓的维权新思路、新主意用意何在?是法盲?还是有什么说不出的原因?

广大的受害老人们,我们务必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务必认清当前严峻的形势、务必正视残酷的现实、务必提高警惕辨明是非,不要被一些歪理邪说忽悠,再也不要相信那些天方夜谭的童话故事。就是因为当初我们太相信蒋洪伟,吃了亏上了当受了骗,现在落得倾家荡产,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要维权,为了你我他,为了所有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为了讨回我们的血汗钱,再难也要咬紧牙关挺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现阶段维权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不接受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民权、张岩、张司、张皓,与事实相悖,与法律相悖的从轻判处,全力以赴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依法讨回全国邦家广大受害群众,特别是老年人的合法财产权益。另一项维权工作重点是:以现行法律为准绳,【两高-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的资金属于违法所得。向帮助吸收资金人员支付的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应当依法追缴。】依据广州市司法机关的审计报告,依靠政府,依靠司法机关,追查追缴邦家公司的国内外资产资金,抓捕在逃的涉案人员,特别是要抓赵静。只有抓了赵静,让蒋洪伟彻底断绝了赵静在外面为其活动的希望,蒋才有可能彻底交代问题,那些受赵静指使,蓄意破坏维权的蒋帮既得利益者们才会有所收敛。

我们相信党中央、国务院有能力为老百姓做主,也会替老百姓做主,向蒋洪伟诈骗团伙、向贪官污吏、向携款逃跑转移资产的邦家高管、向一切打砸抢邦家财产的犯罪分子讨回夲属于我们自己的血汗钱。

                                      全协委办公室

                                          2015.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