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诉求信

更新日期:2014-7-2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我们是广东邦家公司全国十几万老人的代表,完全赞同和坚决支持公诉方将蒋洪伟涉嫌犯罪团伙以集资诈骗罪的定性对案件进行审理。为了使蒋洪伟团伙案得到公平公正审判,为全国合法合理处置邦家案件树立榜样,特向贵院提出如下诉求:

一、邦家案件是全国最大的集资诈骗案,属于跨区域的刑事案件。

因为广州是邦家公司总部所在地,本次庭审的被告人中有许多是邦家公司总部高层负责人,所以,对被告的审理一定要与全国各邦家分公司和关联公司联系起来,与境外公司联系起来,这样才能彻底查清犯罪事实。我们认为,这次庭审中涉及的下列犯罪事实尚未查清:(一)本案主犯徐坤外逃问题。徐坤何时带有何物从何地出逃?出逃后是否与蒋继续联系?其外逃计划是否蒋事先安排?蒋称:购买飞机、游艇等交易项目由徐坤负责,详情蒋不了解。对此,蒋有推卸责任、隐瞒资产和与徐坤建立攻守同盟之嫌,故必须通过继续审讯蒋洪伟,进一步查清这些问题。同时,应将徐坤尽快抓捕归案。(二)重庆邦家与广州总部的资金往来没有查清。重庆邦家总经理赵茂供认:重庆邦家把大约三分之一的“集资款”用于购买房产和汇给了蒋洪伟与赵静,这些钱是没有进公司账户的。张岩在“重庆邦家”判决书上的证词证实:各个分公司的财务账由分公司财务部门负责,重庆邦家分公司的财务账册未寄回广州总部。重庆邦家到底给蒋和赵等人汇去了多少钱? 应当查清楚。(三)赵静在法庭上的证词证实,“素成斋”向“邦家”借了钱,没打借条,钱也没有还给邦家公司。赵静到底从“邦家”“借” 了多少钱还是一笔糊涂账。“邦家”与“素成斋”及“童来福”之间内部的资金往来必须彻底查清。从根本上理清和证明“素成斋”和“童来福”与“邦家”确实同属于“邦家‘达摩五指’”集团公司。赵静也应到庭接受审查。(四)蒋洪伟在法庭上辩称,2012年1至5月份的“集资款”许多分公司财务都没有把钱汇给广州总部,蒋洪伟的辩称是否属实也需要彻底查清。(五)广州以外的“邦家分公司”的司法审计与总部的司法审计是否吻合没有理清。全国各涉案城市绝大多数没有对邦家分公司的资产进行司法审计,这很不符合办案规则。(六)“邦家”案发后,存于“北京市邦家旗舰店”内价值7000多万元的商品物资流失、去向不明,执法部门没有跟进、没有查清,应有所交代。(七)蒋洪伟交待“邦家公司”在外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有公司还在运作,但具体情况却不说。希望法院敦促相关部门尽快查清邦家公司在国外和境外的这些资产,否则,就是对办案和被害人的不负责任。该案是一个特别重大的案件,案情又比较复杂,要把案件办成一个铁案,就必须把各种案情彻底查清,我们期望做到“案结事了”。避免“案结事未了”的情况发生!严惩违法者,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避免造成对被害人进一步的打击和伤害,造成社会动乱的恶果。这次开庭比较匆忙,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充分,法院应该认真进行总结。

二、建议法院改变审理方法。不能把28名被告人放在一起审理,因为他们都是同案犯和共同犯罪团伙成员,把他们和他们的辩护律师都放在一起进行审理,首先从人数上和气势上给他们占了上风,被告人加上他们的律师有60多人,而公诉方只有3个人;其次,把全部被告放在一起庭审给他们壮了胆,体现不了法律的威慑力;再次,把他们及其律师放在一起审理容易使他们串供、翻供,容易提醒启发他们像别的律师那样来对付检察机关,这样对办案是非常不利的。我们建议:应该一个一个地分开审理,或者最多3—5人一组进行审理。

三、建议法庭强调被告人在法庭上的认罪态度,对他们的量刑有着很重要的作用,而不是单靠公诉方来说。坚决要求法庭对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明辨其言辞是否得当,对于有意无意伤害被害人情感的言辞必须当庭严肃制止。更不允许他们罔顾事实,使无理狡辩成为法庭上的一种不良风气和倾向。我们认为庭审中审判长的说话好像对被告及其律师非常客气,而对于公诉机关和受害人却比较严厉,往往打断公诉人至关重要的发言。这样的做法很不公平,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被告人的嚣张气焰,体现不了法律威严。

四、强烈要求司法机关继续追捕未归案的邦家其余犯罪嫌疑人,追究其法律责任,追缴其非法所得。主犯蒋洪伟及罗永鹏等都供认,还有许多邦家高管没有抓获,这些人包括:(一)赵静、徐坤、贺珍等……赵静实际上是邦家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分工负责健康产业,含“素成斋”“童来福”和“健康食品大卖场”。她经常参加邦家公司高层会议和重大活动。从资金往来上看,事实上邦家公司的钱已转到了“素成斋”公司,赵静随意挥霍邦家公司的钱也已是铁的事实。赵静是蒋洪伟的合法妻子,是邦家(“达摩五指”)的同案人,自2012年5月15日起就应当列为被监视对象。但赵静至今依然逍遥法外。她早已“处理”了“素成斋”饭店和“童来福”资产,转移了属于被害人的巨额资金。据闻,她还四处寻找保“蒋”的办法。不抓赵静,蒋洪伟心理上感到有靠山、有后路、心不慌,如此继续下去很可能导致蒋洪伟对自己的罪行避重就轻或拒不交代问题。不抓赵静将严重影响本案的侦查和审判!徐坤现已出逃美国,必须设法抓捕归案!贺珍是公司总部的财务总监,掌握公司财务运作,了解资金流向,必须抓捕归案!

(二)总部其余高层管理人员,含各大区级管理人员和各分公司总监及部门经理级以上人员超过100人。要求法院督促公安和检察院尽快将这些人抓捕归案。仅审判这29个人,连蒋洪伟都觉得不公平。

五、强烈要求执法机关认真贯彻两院一部《意见》精神,深度追缴邦家公司的资产资金(包括国内、国外的资产资金)

(一)强烈要求法院传唤广东邦家各个分公司财务人员到庭,说明他们所经办的或了解的公司资金去向,协助执法机关彻底查清资金流向。

(二)强烈要求执法机关依法发出《通告》。依据“2014.4.1两院一部《意见》”明示相关政策和法律。依法要求和敦促广东邦家公司所有员工,限期到当地公安机关报到,主动说明情况和缴交其非法所得。凡是主动到公安部门投案并交出非法所得的人员,除主犯、要犯外,一律免予处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

(三)强烈要求法院给予债权人保留永远追诉在逃被告的法律责任及追索其非法转移、匿藏、抽逃或私分了的非法所得和相关资产的权力,并明确追缴涉案人员的非法所得应当返还给被害人。

六、要求法院利用庭审时被告的交代,顺藤摸瓜查清本案的犯罪事实,依据依法公正公平审理本案。

(一)要求法院追查和落实好蒋洪伟在庭审时准备交出的六个文件。建议法院和检察机关允许被害人的代理人(律师)与蒋洪伟和其他被告面对面谈话,期望此举有助于敦促蒋及其他被告交代问题。

  (二)要求对被告人没收其全部非法所得,包括工资、奖金、提成等收入;对主犯、要犯没收其个人全部资产,偿还给债权人。

  (三)我们认为,审计报告是有局限性的,比如,有的邦家高管审讯时交待非法提成90多万元,可是审计报告个人签字领取的只有8万元,相差甚远。建议将案犯的口供同审计报告结合起来确定证据,不能仅靠审计报告或口供来确定证据。根据现有审计报告,尚有25—30亿资金去向不明,如果通过第三次审计,资金流向仍不能查清,建议将其列为蒋洪伟非法占有。他如说不清楚,无非有三种可能:一是他把资金隐藏或转移;二是他把资金给了亲属和好友;三是他用来行贿政府官员。

七、本案案情很特殊,非常复杂,办案必须走群众路线。

这次庭审,蒋洪伟团伙供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领导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参与了“邦家公司”的重大活动,为公司“站台”表示支持,媒体进行了大量宣传,政府部门又给蒋洪伟罩上了重重光环(颁发了六十多项奖状),以致造成被害人上当受骗。对当庭说谎的张荣珍、王民权、罗永恒等被告人,揭露他们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在全国各种场合上的讲话录音、录像当场放出来。所以,公检法机关应该多向债权人及其他知情人了解案情。要坚持在办案中走群众路线,不能关门办案!建议法庭多听公诉方的意见,给公诉方多些时间陈述意见。也应当给被害人的代理人多些机会发言,表达被害人的意见和诉求,更不能把被害人提供的“举证材料”当作废纸看待。否则就是失职的表现!如,今年4月份,我们向检察院和法院提交了广州市各分公司的总监、副总监及部门经理名单及其所在店经办的“集资份额”材料,可是这些资料在这次庭审中均没有被采用。

八、建议法院下一次庭审,传唤有关证人出庭作证。如:赵静、徐新颖、常娟、洪波等邦家公司中高层人员,以及被害者的代表等。

此致  敬礼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

                    2014.6.10

 附件

1、蒋洪伟,王民权,张荣珍等人在各种全国会议上讲话的录像。

2、邦家总部及广州各分公司在逃的中高层人员名单。

3、本次庭审29人的个人非法所得汇总表(根据第二期司法审计资料汇总整理)。

4、本次庭审29人在广州地区的非法集资数额一览表。

5、全国因邦家案件而导致死亡的人员一览表。

6、蒋洪伟犯罪团伙集资诈骗的证据(东山店提供)。

7、广州邦家华泰店补充举报资料(出事前非法吸收、没有转入总部的资金)。

8、河南省焦作市公检法机关《通告》(补充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