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分裂----九问杜长江

更新日期:2013-3-13

反对分裂-----九问杜长江

广州维权小组   张明创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南京会议刚结束8天,全国各地维权组织正在积极落实南京会议的决议。34日凌晨原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江苏片区副主任杜长江,顾问单士怀在110网站发表“郑重声明”:南京广大邦家受害者即日起退出“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南京的杜长江,单士怀即日起退出"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 辞去副主任,顾问职务。同日,在南京杜长江家里召开江浙地区邦家受害人维权代表会议。对于这种出尔反尔,分裂全国维权工作的行为,我和各位主任、委员、顾问及有识之士纷纷做杜长江的工作,希望他能改正错误,容纳不同的声音和意见,回到他9个月来所走的道路上来。但是,他不接听我和其他主任的电话。36日,主任们决定在杭州召开主任会议,请杜长江参加,大家坐下来商量、探讨、解决分岐和问题。37日上午,杭州刘兴根主任打通了杜的电话,转达了主任们的意见,请他到杭州开会。37日晚上1043分,他们以匿名的方式在110网发表:“江浙地区邦家受害人维权代表会议决议”和“我们为什么和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分道扬镳?”两篇文章,正式开始分裂行动。

为了骗取不明真相的一些城市和债权人的好感和信任,杜长江等人罔顾事实,采取无中生有、造谣污蔑等极其卑鄙的手段,对我进行攻击。全国维权组织中的有识之士及广州维权小组全体成员一致认为:对杜长江等人的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做法不必理睬,让他表演。但是,几天来杜长江等人分裂维权组织的活动愈演愈烈,甚嚣尘上,准备召开大华东片会议。我认为有必要对杜长江等人分裂全国维权组织的丑恶面目进行揭露和反击,让全国债权人看清他们的嘴脸,反对分裂,团结一心为拿回我们的血汗钱共同努力。

一、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从素不相识通过维权走到一起,通过去年8.21,9.13你两次到广东省政府参加、指挥千人的静坐示威,以及9.13晚上你智斗广州公安的表现,还有几个月来积极收集、整理、出版证明广东邦家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的比较完整的照片资料,还亲自到宜兴市法院阻止邦家案件的审理结案,两次带头到北京中共中央、国务院上访等等,我认为你是一条汉子。虽然你有酒后乱说,喜欢吹牛忽悠,告诉我要做的事情经常没有做到等缺点。但是,我还是把你当作维权英雄看待。直到这次南京会议结束,我们一直互相支持,无话不说,会议也开得很成功。为什么南京会议刚结束几天,你就首先出来反对南京会议,对会议决议和我强加诸多莫须有的罪名,走上分裂全国维权组织的道路。如果你认为你是正确有道理的,为什么不接共同维权几个月的好朋友的电话?为什么不同意坐下来和大家谈一谈?你在维权道路上180度大转弯,到底为什么,何必当初?我看不透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二、你为什么总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在维权的道路上,有不同的意见是正常的,作为维权的领军人物,必须有宽广的胸怀。而你从来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对于意见与你不同的人,你就把他当作眼中钉肉中刺,非要除掉他不可。如:王浩清教授,他是南京维权小组最早的负责人,也是8.20成立全国协调委员会的首位江苏片区副主任委员,曾经两次与你一起到广州上访和参加维权活动。由于意见与你不尽相同,你就到处排挤打击他,把他说的一无是处。虽然王教授也有个人的缺点,维权的方法和思路有所不同,但是没有必要把他一棍子打死。我根据实际情况反复做几方面的工作,逐步调整江苏片区领导层,实现平稳过渡。本希望你能团结各方面维权人士,结果令人失望。南京会议我通过单士怀通知作为全国委员会顾问的王教授参加会议,你也反对。杭州维权人士维维,参加江苏片区(邀请了山东片区,浙江片区部分城市参加)第三次维权工作会议,由于维权思路和想法与你不太相同,不同意帮你写会议公告,你就怀恨在心。找了个理由,你跑到杭州,打着我的名义,要免掉他全国委员会顾问,开除出维权组织。在杭州维权组织中挑起激烈的矛盾,差点打架。我做了两天半的工作,才帮你灭的火。如今,到我了,维权的思路和看法不太相同,你也想致我于死地而后快。你这样一意孤行,唯你正确,唯你独尊,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对不同意见者进行打击报复的做法实在令人心寒。

    三、你为什么要反对南京会议决议?召开南京会议是一些委员,主任在春节前提出来的,包括你,大家认为邦家案件已经进入关键时刻。年后初三,我开始与各位主任、委员打电话联系,讨论、商量、确定开会的时间、地点、内容以

及参会人员。你完全同意上述内容并且做了会议各项准备工作。并且给我介绍了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219日晚上,我、你及先期达到的几位主任在我的房间就南京会议的内容、日程安排、请律师问题、律师费管理等问题进行最后研究和确定。会议也是按照主任们确定的内容、日程安排进行的,开的比较成功。你怎么诬陷说会议是我一个人定的,会议内容、参会人员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等等。由于部分参会嘉宾要求会议结束时拿到会议纪要,回去好向当地债权人传达,时间比较紧,加上会务组的电脑出现一些故障,初稿出来后还有几个人进行修改,会议纪要初稿在晚上8点钟才打印出来。当晚开会发会议纪要时,我明确告诉大家,这个会议纪要是内部初稿,大家不要发到网上。大家都同意了会议纪要,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由于23日多数参会者要坐车返回,只有10个代表由你带队去律师事务所谈判。根据双方(律师与代表)的要求,经过大家讨论,双方同意由我代表债权人与律师事务所联系,这时你很不高兴,脸黑黑的离开谈判会场,苏州市金祖耀委员、常州市徐玉兰顾问马上跟出去做你的工作。发到网上的南京会议纪要(第二版)如实客观的增加了这个内容。另外,在修改会议纪要(第二版)时,我打电话征求你的意见:要不要把田大队长来看望大家的情况加上去,你说:要,还把田大队长的名字和另一个队长的姓告诉我,要我加上去。不存在会议纪要有第三版的问题。南京会议结束后,全国各地都按照南京会议决议抓紧落实,而你在会议结束后几天,公然反对包括你自己在内一致通过的会议纪要。请问你:你为什么反对南京会议决议?你凭什么推翻大家一致通过的会议纪要?有不同意见为什么不在当时提出来,在会议上提出来?

   四、你为什么要无中生有、上纲上线攻击我?

   1、说我是股东。还叫个别人调查我。请问你:有20118月份才加入邦家的股东吗?我已经准备好把合同、卡、收据带到杭州主任会议,请大家核查。可惜你破坏了这个会议。

   2、编造谎言,说广州公安找我了,做笔录,签字画押,按拇指印,把我的发言打印出来了,什么都跑不了。事实是:35日广州经侦支队的高层领导与我们沟通时,充分肯定我们的南京会议纪要(我们在226日与他们沟通时已经把会议纪要给了他们),认为我们走依法维权之路,请律师是正确的。还严肃的问我们:昨天(34日)南京为什么还要开会?是谁召开的?会议的目的和内容是什么?哪些人参加?我们回答:情况不清楚。还第一次拿出加多宝凉茶招待我们。

   3、说我去非保蒋就是违法,就是与政府、公安对着干,凌驾于党和政府之上,做贼心虚等等。首先声明:我从去年7月中旬开始不再保蒋,也没有说去非,我只用事实和证据说明邦家公司九年多来是合法经营的公司。请问杜长江:8.21,9.13两次行动你是不是带领大家与政府、公安对着干?众多事实和证据都说明:政府和公安部门在邦家公司和邦家事件上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我们向政府讨说法,请求政府妥善处理邦家事件,合情合理解决十几万老人的诉求是违法吗?你几个月来不是也怎么做的吗?怎么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4、关于律师事务所:你说因为我把矛头对准政府,对准公安,事务所已经不同意为张明创做了,已经拒绝张明创他们啦。事实是:直到311日,朱律师还在跟我保持联系,对你的评价可不好,点到为止。如有必要我可以把短信公开。

   五、你的野心是什么?想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口口声声说把华东地区更改为江苏地区就是贬低江苏债权人,我翻阅了去年8.20委员会成立的会议记录(南京只有王浩清教授参加研究),总共分为:华南片区、西南片区、东北片区、华北片区、山东片区、江苏片区(分管江苏、安徽两省,后来加上上海市)、浙江片区七个片区,没有华东片区。天津会议时,有浙江省的个别代表向我提出:把浙江省并入江苏省成立华东片区的建议,我没有答复,委员会也没有开会研究。可是你,一直把自己当成华东片区的头,指挥其它片区的工作,甚至越权去浙江片区处理委员会的顾问。本来,你如果真正为十几万债权人维权,多管一些事我不反对。但是,从你最近的所作所为,不是在为十几万债权人维权,而是在为某些组织或个人服务,妄图把全国的维权方向引导到你和某些人设定的道路上去,而绝对不允许有第二条维权的道路。你能否告诉我:你的野心是什么?想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六、你认为你最近大力推行的方案是全国维权工作唯一正确的方法吗?你认为债权人不用抗争,邦家案件让公检法顺利的按照刑事案结案,邦家资产拍卖分完了,不足部分再找政府贴补。世界上有这种好事吗?如果这样,大家都可以回家睡觉了,等政府分钱给我们就行了,还要那么辛苦维权干什么?你是老糊涂了还是别有用心?邦家案件如果定性为刑事案,邦家公司就是非法的,政府凭什么为一个非法公司买单?你再组织债权人去静坐示威合法吗?所以,江苏片区第三次会议时,我就坚决要求你,如果不能达到返还受害人本金100%的话,我们要求彻底查清邦家公司的资金流向和全部追回邦家公司的所有资金后,才能结案,反对公安部门匆忙结案。你元月13日带领几个片区的债权人到北京“两办”上访的诉求信也写的明明白白。这么现在变成自己反对自己了呢?我认为,维权的道路不止一条,只要能更多的拿回血汗钱,那条路对我们最有利,就应该走那条路。

七、你认为全国的债权人能一直被你忽悠下去吗?你一直在讲假话,忽悠全国的债权人,你说:1、南京公安说蒋洪伟有20亿的现金,广州维权小组多次上访都问公安和检察院,答复相当明确:绝对没有!如果有20亿现金,蒋洪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2、徐坤已经被抓回国,她带走的4.2亿资金能够要回来。答复也是相当明确:没有抓到!资金更加难追回来。3、公安部有分配方案征求意见稿。广州公安答复没有分配方案。南京会议时,我专门问田大队长,他说不是分配方案,是邦家案件处理时间进程安排征求意见稿。而你在我陪上海来的律师出去不在会场时,对大家撒谎说:田大队长告诉张明创有分配方案,还让张明创看了红头文件。通过忽悠,你想让全国债权人相信你的话,这里能拿到多少钱,那里能追回多少钱,大家能拿到多少多少,只要跟着你走,就能百分之百拿回血汗钱。你想过没有:当谎言被揭穿或到最后拿钱的时候,不是你所说的那么回事,大家会怎么骂你?你将成为不可饶恕的罪人,十几万人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把你淹死。

八、你出尔反尔的多面性格能让全国债权人信任你吗?你一会说政府和公安有责任,带领大家到政府静坐示威,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上访,找政府讨说法;一会又说政府、公安摧毁邦家公司是正确的;一会坚决支持张明创,一会又坚决反对张明创;一会说南京会议纪要有三份,一会又说第二份给删了;一会同意和要求把田大队长写入会议纪要,一会又说我篡改会议纪要,不该把田大队长名字写上。我真不知道你有没有人品和做人的准则。象你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多面性格的人能让全国债权人信任你吗?自己都不明白那是对,那是错,还怎么带领全国债权人维权?

九、如果像你所说,只要按公安部门的意见尽快结案,南京政府和公安能够百分之百贴补南京的债权人。那么,江苏省其他地方政府有没有贴补?全国其他地方的呢?如果其他地方政府做不到,全国十几万老人都跑到南京要求南京政府贴补,你说会出现什么状况?所以,我一直以来都相信中央政府有智慧,有能力解决邦家事件,不可能采取一城一地的解决方案。本来,如果南京真有解决方案,你大可不必说出来,也不用反对我们走其他的路,等你们百分之百拿到血汗钱,我相信全国的债权人都能拿得到。道理很简单:维稳。现在,你已经对大家这么说了,到时落实不了,你如何向全国十几万老人交代?

                                        2013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