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善于用法律维权,邦家公司并未违法

更新日期:2013-1-17

从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情况和我们所了解掌握的情况来看,按照法律规定,邦家公司均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都是改革开放以来在金融领域和经济领域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改革的深入,我国民营企业迅速成长壮大起来,他们需要资金,到银行贷款又贷不到,而老百姓手中有些资金却愁于无处投资,投资银行是负利率,投资股市是血本无归,许多民众就把自己的养老钱或养命钱投入到民营企业。再加之邦家公司自始至终都得到中央和地方党和政府官员的大力支持和认可,同时有全国许多主流新闻媒体的大力宣扬,群众出于对党和政府的高度信任很自然地就把资金投入到像邦家公司这样的民营企业。这个问题要历史地看待,客观地看待,在处理该案件时要考虑到这个客观因素,所以直到2010112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02次会议才审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根据这个法律解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非法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本罪的客体是国家金融储蓄管理秩序,本罪的主体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单位。本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不要求有非法占有目的,如果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则构成集资诈骗罪。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两种情况:一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二是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包括单位和个人)吸收资金的行为,同时具备下列四个条件的,除刑法另有规定的以外,应当认定为刑法第176条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⑴未经有关部门(指中国人民银行)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⑵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⑷向社会公众及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从以上法律条款不难看出邦家公司的吸收公众存款,不符合上述规定第⑵和第(4)条,即邦家公司没有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来吸收公众存款。也未向社会公众及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只是通过亲友、熟人相互介绍,在一定的特定对象内吸收资金或投资者了解到党和政府对公司的大力支持和宣传之后才参与投资的。同时,按照法律有关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才成立本罪。只有当行为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用于进行货币、资本的经营时(如发放贷款)才能认定为扰乱金融秩序。向多人借贷资金用于生产活动的不应认定为本罪。邦家公司没有把吸收的公众存款用于进行货币、资本的经营(如放高利贷或低吸高放),而是用于生产活动。大家都知道,邦家公司有五大产业,所以,没有扰乱金融秩序,不构成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刑法》中只有非法集资的概念,没有非法集资罪,而有集资诈骗罪。

关于邦家公司是否构成集资诈骗罪的问题?这里我们也要先搞清楚集资诈骗罪的定义。根据《刑法》第192条有关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的构成集资诈骗罪。诈骗方法是指行为人采取虚构集资用途,以虚假的证明文件和高回报率为诱饵骗取集资款的手段。行为人实施诈骗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其行为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⑴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⑵携带集资款逃跑的;⑶挥霍集资款,至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⑷使用集资款进行犯罪行为,至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⑸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资金的;⑹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以逃避返还资金的;⑺具有其他欺诈行为,拒不返还集资款,或者至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规定中特别强调要划清非法集资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和一般非法集资的界限。如果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是一般非法集资,即使以高回报为诱饵,或者将少部分集资款用于个人挥霍,大部分集资款用于生产活动的,也只能作为民间借贷看待,而不构成集资诈骗罪。或者在处理案件时,对于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或者把集资款用于生产活动的,也不构成集资诈骗罪。而且判断是否属于集资诈骗罪还不能单纯以财产不能归还就按集资诈骗罪处罚。通过以上法律条款可以看出,邦家公司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因为他们集资是以用于生产活动为目的的,他们具有五大实体产业。而且成立九年以来对投资利息和本金都能按时给付,截至目前为止,尚未发现该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欺诈行为骗取资金。只是由于他们对企业经营管理不善,在投资方面缺乏计划性,对资金使用也不当,在企业运作方面不能适应市场需求,以及用人不当才造成资不抵债,不能按时偿还投资人到期利息和本金的情况出现。但即使出现这种情况,按法律规定也不能单纯地以财产不能归还就按集资诈骗罪处罚。

正因为上述原因,所以公安机关至今未找到充分证据证明邦家公司犯了上述两罪。所以,公安机关向检察机关上报的案件调查材料才两次被发回退查,要求重新调查补充材料,每次退查期限为一个月。

     本人认为,公安机关在5.15对邦家采取行动时,并未认真研究过现行的法律规定,没有弄清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含义,也未经过充分调查,未拿出有力证据证明邦家公司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只是根据群众举报,以邦家公司对债权人不能按期还本付息,以及拖欠员工工资等为由,在“三打两建”的形势下就对邦家公司采取突击行动。不是根据案情分别抓人,而是一批就抓走了中层以上的全部领导成员,造成总公司和分公司人去楼空,无人管理、无法继续经营的状况,公司的财物甚至遭到哄抢。公安机关在未宣布邦家公司破产,未吊销公司营业执照的情况下,采取突击行动,一天就搞垮了邦家公司。他们是先抓人,先搞垮公司,再去找公司犯什么罪。这是严重的不按法律程序办事的行为,是滥用公权力。如果真正按法律程序办事,就应该先调查清楚邦家公司到底违了什么法?犯了什么罪?并应对公司采取“活查封”,使办案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营业。为什么要把党和政府称之为朝阳企业的邦家公司在一天之内搞垮,实际上相当于取缔,我们说:对皮包公司采取取缔行为是可行的,因为他们没有什么企业和资产,但对邦家公司不能这么做,你取缔了,公司怎么继续营业,公司资产谁来保护?因为公司是广大债权人的公司,不是蒋洪伟一个人的公司,按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某负责人的话来说,蒋洪伟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在没有充分法律根据的情况下就搞垮公司,造成公司的无形资产和有形资产均遭到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也使很多老年债权人因经受不起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而被无端地夺去了宝贵的生命(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有28人死亡)。这个责任应该谁造成谁负责,该追究谁就追究谁!对公司造成的损失,应该由责任人(单位)和有关部门进行赔偿。有关部门应宣布撤销对邦家公司的指控,偿还债权人的全部本金,还法律的公平正义。对公司的中、高层领导和有关工作人员,也要按法律规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希望广大债权人要善于用法律进行维权,这是我们的根本出路。现在,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对依法治国非常重视,强调建设法制中国。习总书记提出,要使每一个案件都能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我们要多学习和研究与本案有关的各项法律,更好地拿起法律的武器进行维权,我们的维权工作就一定能取得最后胜利!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顾问组组长:孙立忠

                              2013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