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创先生给大连朋友的答复

更新日期:2013-1-1

童彤、秋风、真实的我等大连的朋友及戴杰和,不老草等朋友:

您们好!在这里请允许我就您们提出的问题做如下答复,不满意和错误的地方请批评指正:

一、关于调整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人员结构及原因,已经表述很清楚不必重复,所列12条原因都是全国各地维权组织提供的,都是事实,凡是参加过8.21广州会议, 9.13广州行动,10.9南京会议及12.5天津会议的人都可以证明,不存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排除异己”的问题。做出这个决定是参加天津会议的主任、委员、顾问、联络员(他们5人除外)提出强烈要求的,然后又征求没有出席天津会议的委员意见,文件经过委员们修改和签名,代表了全国绝大多数城市债权人的意见。需要说明的是:免去职务和调整职务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调整职务是因为个人家庭、身体等方面原因经所在片区研究提出,进行调整的,他们不存在犯错误的问题。至于文件中一些字眼、提法也是经历过该事件的众多债权人提供的。不太好听,但却是真实的体现。

二、关于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的职责和功能组织、团结全国邦家债权人依法进行维权工作,对全国邦家债权人的维权行动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行动,最终目的是讨回债权人的本金,或实现“把损失减到最低限度”。您们提到:“它是自发性群众组织”,这是对的。但是,任何一个组织,都有它的纪律或规矩,古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一个组织里,你想这样干他想那样干,不互相通气讨论,您们说行吗?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行动就成了空话,委员会就无法带领全国进行统一维权。再说,任何一个主任有好的建议和方法,拿出来与其它主任商量讨论,结果如何给大家通个气,大家会支持的,不存在兴师动众请示汇报的问题,也是对其它主任的尊重。他们的所作所为,您们认为合适吗?是不是只有他们会维权,别人都不会维权呢?能被其它主任、委员、顾问、联络员理解吗?是为了团结统一吗?其它主任委员都信不过,委员会都团结不起来,还怎么带领全国债权人进行维权?就靠他们几个人维权行吗?更为严重的是:作为副主任委员的齐连忠先生,为什么在9.13行动刚过去一个星期,就私下通知其它副主任到天津开会,请您们帮我想一想,他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做有利于团结吗?是不是想搞小团体?是不是要分裂委员会?您们都是理论家,有很高的造诣,德高望重,请您们帮我分析一下,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我要怎样做才能达到您们所说的求同存异、维护团结的要求?

三、关于维权的方向问题。我同意您们维权的道路不止一条的说法。我在天津会议的发言也提到了维权的几个方向和最后可能的几种结果。不管哪种方法,能拿回我们的血汗钱就OK。本来,各个地方有不同的思路和做法也是正常的。但是,齐连忠先生等人却一直坚持重组重整一条路,不同意也不支持其它的方案,“任免原因”已有例子。只要与他们的意见不相同,大连就会有5,6个不同IP地址的网名出来攻击别人,比较典型的有:江苏昆山的方案出来之后,对中共中央党校周天勇教授的诬陷和攻击;在天津会议期间,对华东片区副主任委员杜长江先生的攻击等。我想请教您们: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呢?还是想控制全国维权的方向呢?因为齐连忠先生等人多次在会上或在qq聊天时说过:全国维权没有方向,你们要用脑袋想问题。其实,我们广州的维权方向一直都是很明确的,全国的维权方向也是明确的,只是与齐连忠先生等人的目的和想法不一样。即使思路和想法不一样,也没有必要去攻击别人,这样做既打击了别人的积极性,不利于团结,也会引起别人的反感。您们说是吗?

四、关于被免去职务的5个人的情况。秋风(先生?)提到:他们经验丰富、思维敏捷,是德高望重的精英;他们都是党的和国家的宝贵财富,更是我们维权难得的英才,仅从他们的年龄、阅历和维权的积极性上,就特别值得尊重,都是举足轻重的核心维权领军人物。恕我直言,我不敢苟同以上的评价。因为王玉和先生没有参加9.13行动和南京的会议,我不能妄作评论。其他几位都参加了委员会组织的活动,从几个月来他们的所作所为,言行举止,为人处世来看,与上述评价是天壤之别,相信参加过委员会组织的活动的人会感同身受。不知秋风(先生或女士)与这几个人见过面没有?有的胆小如鼠,不敢参加行动,更加不敢站在示威队伍前面,在当地也不敢组织大规模的行动,有的连委员们推荐他到北京正常上访也不敢,找一些可笑的理由推脱;有的自称是大学教授,发起言来杂乱无章,观点不明确,思路不清,只会指责别人没有脑袋,不用脑袋考虑问题等等,不知道他们自己有没有想过,说这些话的人自己有没有脑袋。有的长篇大论写了不少,可以实际操作的不多,总是埋怨别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个没有做,那个没有做,而他们自己呢,大家没有看到他们做出多少实际的事情出来。如果说他们是德高望重的精英,是难得的英才的话,他们就不会也不应该做出“关于调整人员结构的通知中例举的12条原因所说的事实。您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五、关于让我收回成命,再开一次委员会会议讨论的问题。首先,我想请问各位:他们5个人几个月来的所作所为是否都是正确的呢?12条客观事实能否说明他们做错了呢?如果他们确实做错了,要我收回由绝大多数主任、委员、顾问、联络员强烈要求和通过的决议,是不是有点可笑?是不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呢?再说,我也没有这个权力收回这个通知。敬请谅解。另外,您们建议再开一次委员会会议讨论5个人的问题,我认为没有必要,也很难做到。因为,通知已经发出6天,有几个主任、委员、顾问、联络员出来为他们说话呢?因为事实都是各地提供的,清清楚楚,再开会争争吵吵结果还是相同。况且,各地维权小组经费都是债权人赞助的,都比较紧张,浪费资源是对不起债权人的。

六、关于大连20条的问题。王玉和先生确实没有说是他搞出来的,但是,齐连忠先生却几次在会议、qq、文件中要求委员会和全国各地要按照大连的20条追查邦家资产。天津的18条在8月初,滕学富先生和王盛教授来广州上访时已经递交广州警方追查。在820广州召开的全国第一次维权大会上,我把它作为大会资料发给每位代表,并在大会上做了推荐。作为每一个人和委员会成员,说话办事都要实事求是。天津提出来了,我们的18条怎么变成大连的20条啦?而且,你光叫别人去追查,自己又不去追查这样行吗?

最后,我斗胆提几个问题,请您们思考:

1、以齐连忠为首的5个人,几个月来的所作所为的目的是什么?深层次的思想根源是什么?

2、大连作为第一次召开有67个城市参加的维权会议的城市,齐连忠先生、王玉和先生又是大连市维权组织的核心人物,在维权工作中,在理论研究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为什么全国那么多城市的维权组织负责人不认可,不支持他们?甚至参加过大连会议的城市和人员都不支持他们,原因何在?

3、他们几个人怎么做才能得到全国绝大多数城市的维权组织和债权人的谅解?才能回到全国维权组织中来?是非对错要不要分清?有错需不需要认错?

此致

敬礼                  

                          张明创

                                                   20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