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 浙江债权人对江法判决书的申诉

更新日期:2017-5-5

                《浙江债权人对江法判决书的申诉》 

                 (征求意见稿)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江干区人民法院(2016)浙0104刑初506号刑判书,我们对主犯马一氢的刑事判决存在的问题提出如下申诉:
       
一、定性不准,量刑过轻,应以集资诈骗罪定性判决。
      2010
7月,蒋洪伟委派亲信马一氢代替薛云峰,任浙江市场总监(兼任宁波分公司经理)。马一氢有职有权,以骗术招揽集资业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攫取业绩提成。仅20107月,马一氢领取业绩提成5万多元。
      
马一氢任职期间的集资数量与吸资人数均超过前任薛云峰,案发后马一氢又潜逃三年。据此我们认为:马一氢犯集资诈骗,应当与薛云峰同案同罪定性,量刑判决。
      
二、漏失行骗证据,躲避要害。
      
江法506号判决书中没有列出受害人林国荣2016114日递交给江干经侦和江干法庭《马一氢伪造工商银行电子转账单的举报信》,我们认为取证不公,躲避要害。
     
三、马一氢与蒋洪伟关系。 不仅是亲信,还是以夫妻关系共同生活(证人张岩证言,见判决书第8页)。张岩是广东邦家总公司财务总监,在庭审调查中揭露了邦家公司不少犯罪事实。
      
既然如此,马一氢对广东邦家公司及在浙江投资业务、资金去向,应当知道内情无疑。可是马一氢在庭审中,极力推脱、没有如实供述。
      
四、马一氢案发后潜逃三年,带走手提电脑一部。马一氢有销毁证据的故意,把电脑卖掉,隐瞒犯罪行为。
      
五、广东邦家公司浙江地区财务总监迟诚,案发后携款潜逃,公安网上追捕。我们要求公安加大抓捕力度,迟诚未归案审判,浙江邦家马一氢案不能公正结案,追赃挽损更难兑现。
      
六、马一氢是如何在浙江招揽集资业务?任职期间犯罪活动如下:
她奉蒋洪伟旨意,培训七地分公司总监、经理、市场部经理、主管,用隐瞒公司亏损事实,编造谎言,把亏损说成盈利,明知没有取得金融部门(银监会)许可情况下,却伪造《中央商务部红头文件》用电脑向投资老人展示说:我们是中外合资企业,集资归中央商务部管,不用银监会批准,以此消除老人疑虑。
    
1)不定期的从广州邦家公司开来各类汽车数十辆停在门店,巡迥展示,宣传公司实力,过后又开往其他门店展示。对老人说:来了一批就租光,编造汽车租赁生意好的假象,蒙蔽老人。
    
2)马一氢亲自讲课,招揽老人听课。如说广东邦家公司在南沙购地430亩,投资三亿,己奠基开建七彩城;把全国已建城市建筑物照片用电脑粘贴在一起,谎称南沙规划鸟澉图(其中有杭州黄龙集散中心建筑照片),挂在公司办公室。用广东工商局《重合同守信用》等牌匾悬挂办公室墙上。
      
马一氢还大讲蒋总要开发养老产业,在北京青龙湖购地一万余亩,在建86幢度假别墅;江西金溪县波尔山庄度假村己经开工;还有长白山度假村,以吸引老人投资。还编造子系乌有的合资新昌五星级大酒店;杭州沈半路拟建商住楼,土地已谈好;还谎称广东邦家公司拟在“2013年美国纳克达斯证券公司挂牌上市。还播放广东邦家公司在全国召开的各种会议、论坛会录象资料,展示从中央至地方各级政要官员出席讲话场景,宣示广东邦家公司是政府支持企业,让投资老人放心。
      
马一氢的集资培训内容,让各地分公司总监、经理、市场部经理、主管,如法炮制,用三寸不烂之舌,向投资老人骗钱,除现金支付外,银行转账款均汇入私人帐户,以达到非法占有目的。
      
七、201110月,面对公司亏损,资不抵债,资金链断裂,七地分公司各门店面临关门歇业。
      2011
12月因要退回本金的投资老人实在太多,学院路店推派出8名老人到江西波尔山庄找蒋洪伟讨钱,1219~21日到波尔山庄的有凌月妹、吕金兰、陈薇、林国荣、包勤国、蔡兰梅、黄耀屏、袁彩娥一起去的。当时李珍奇(1933年生)老人也一定要去讨回本金,因年纪大了又身体不好被大家劝阻而没去成。
      
马一氢安排8名老人代表到江西波尔山庄找蒋洪伟讨钱,蒋洪伟承诺元旦给……又改为春节给……
      
马一氢明知邦家公司资金链已经断掉了,却仍在以各种新名目骗老人投资。…………
      
马一氢告知广东总部,蒋洪伟来杭州救火,商量对策。最后蒋洪伟决定继续以高利率吸资,于是新一轮集资热潮。如凤起店市场部经理张阳成用电话通知各客户:我们蒋总这次来杭州指示:年底前准备集一批资,要找信誉好的客户集资。数量有限,要经蒋总批准才行。他不是每个人都批,信誉不好,即使钱最多,我们不一定会让他投钱。经马一氢培训的行骗术有多么的高明'
      2012
5月上旬,邦家凤起店门口原学院路店投资人为讨钱与马一氢发生肢体冲突;有人到报社找记者投诉登报;有人开来車把店里的東西拉回家;有人找到电视台小强热线投诉,有人到凤起店门口拉起抗议横幅。当时是马一氢在处理危机的,把钱报实习记者叫到凤起店对质,还把小记者骂哭了。
      
以上问题说明:马一氢在浙江七地主管招揽投资业务,以隐瞒亏损事实真相、编造谎言,用各种手段,欺骗误导相信政府,相信红头文件的老人,掏出养老活命的血汗钱,投资邦家公司。
      
马一氢团伙是丧尽天良,缺乏人类良知的恶徒。至今己有数百余老人因讨不回活命钱而气病卧床,有的甚至气绝身亡。
      
我们请求法院依法主持公道,秉公办案,以对人民负责的责任感,据法以集资诈骗罪重新审判马一氢,追赃挽损讨回被骗去的血汗钱。 
    此致

                                  浙江省广东邦家案二千多受害人 
                                                                  2017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