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5深圳邦家受害人到深圳市委请愿情况通报

更新日期:2015-5-17

深圳邦家受害人到深圳市委请愿情况通报

 

三年“5.15”邦家案的煎熬,深圳和全国邦家受害老人一样经受灭顶之灾的摧残,死伤无数。200多名的冤魂在天哀嚎,风烛残年的受害老人一生的血汗钱被广东官商勾结骗了个精光,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死亡线上垂死挣扎,处在无比痛苦之中,生不如死。生活的窘境被逼得有病不能看,癌症、重病只能躺在家里等死……三年,我们依法维权,给深圳市委、市政府及各级领导部门递交诉求,都石沉大海……王荣书记走了(升到广东省政协主席了),临走也没能和我们见上一面……您——王荣书记知道吗?您的市民——邦家300多名受害老人还在死亡线上做垂死挣扎?!无数封的诉求,想见上书记一面,乞盼能妥善解决邦家案件讨回血汗钱、养老钱……等待……失望……再等待……再失望,他升了,我们绝望了,无奈啊!……

深圳来了新市委书记——马兴瑞。受害老人仿佛看到一缕阳光,不能再沉默啦!起来!起来!深圳300多名(香港20多名)邦家受害老人强烈要求到市委请愿、哭喊要求拜见马兴瑞书记!我们老人等不起啦!人民的父母官!快救救这些面临死亡的老人们吧!……

57号深圳维权小组召开紧急会议就到市委请愿一事做了专项讨论和决定。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依法维权,怎样做不触犯法律。我们深入探讨并收集到了习主席、党中央让上访群众有足够勇气和信心亲民举措依据及出台的一系列就解决群众信访问题制度规定及改革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决策部署和改革配套文件。依法解决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切实维护司法权威提出了具体要求;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张恩玺表示不能简单把信访与维稳等同起来,更不能把上访人员当成“维稳对象”,这是与法规规定相悖。他讲,信访工作通常讲三句话,第一句叫“切实维护合法权益”,这是第一位任务,是信访工作的核心;第二句叫“及时反映社情民意”,这是信访工作发挥参谋助手作用的体现;第三句叫“着力促进社会和谐,通过解决信访矛盾和问题增加社会和谐因素”。张恩玺强调,信访工作主要是通过倾听群众的呼声,来解决群众的疾苦解决群众的困难。国家信访局回应,“推行逐级走访是否堵塞信访通道”。信访局:群众诉求不合理也不能态度冷硬激化矛盾;中央纪委信访室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兼副主任张少龙应邀到人民网做客“反腐倡廉在线访谈栏目”与网友在线交流时表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严禁到来访接待场所和公共场所拦截正常上访群众;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多次强调要特别重视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及时合理解决群众反应的问题,坚决纠正各种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在一些地方,习惯于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贯彻会议,对群众的合理诉求不理不睬,甚至一推了之。一些地方为了保稳定只好上演以常常特殊的“阻击战,那就是派对重点上访户进行盯梢、监控组织专人在当地”,对重点对象甚至用社会人员武力威胁甚至关押。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最终失掉的是民心。民心如水,执政如行舟,“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在当前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决不能停留在口号上。

习主席、党中央“人民利益至高无上”的英明决策指引下,我们百姓看到希望,给我们有冤伸冤、有苦诉苦的足够信心和勇气。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515日到市委门前请愿、拜见马兴瑞书记了。头天晚上组长苏秀萍突然接到自称是深圳市南山区高新派出所的警察电话,要求到派出所一趟,了解一下情况。苏问什么事?电话可以了解!他回答:不方便。苏问:有什么不方便的?怎么会是高新派出所?他说:是市里的安排。苏回答说:我不能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去,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出现什么差错会直接影响到明天正常活动。他说:你不来,那我去你那里,苏回答:有证件吗?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现在坏人冒充警察的太多了,他回答:我叫孟威,警号:060950,你可以打110查询。他问;你们是不是明天搞活动?苏回答说:没错。苏问:你怎会知道?他回答:当然知道。苏说:我们是邦家的受害老人,是合理合法的上访诉求、请愿犯法了吗?他说:那不一定。他说:你是组织者,苏说:怎么这么说,我们是受害者,成立维权组,组长是300名受害人签名按手印选出来的,是依法维权。三年死了200多人了,老人们等不起啦!王荣书记在时没能解决,王荣走了,到省里当政协主席了,新上任的马兴瑞书记不知道深圳还有邦家300多名邦家受害老人在死亡线上垂死挣扎。我们要拜见马兴瑞书记是300多名受害老人的强烈呼声和愿望,怎么不行吗?!他回答要向市里汇报,再给答复,并要求苏保持电话畅通。

这明显是对上访者的一种施压行为。与中央出台的一系列就解决群众信访问题制度规定及改革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决策部署和改革配套文件,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严禁到来访接待场所和公共场所拦截正常上访群众;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多次强调要特别重视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及时合理解决群众反应的问题,坚决纠正各种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的法规规定相悖。苏秀萍第一时间将此事汇报给总部协调委张明创主任和北京的李律师,维权路上如战场,战场会流血牺牲,“枪打出头鸟”,为了正义、为了深圳300名受害人,也不辜负300名受害老人的重托,我不能做说头乌龟!不能被权势们吓倒!一但遭遇不测,第一时间向省里面汇报、向党中央汇报——深圳司法腐败,野蛮执法。虽然习主席党中央都是利国利民的好政策,反腐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严惩司法腐败,坚决改变司法、行政工作作风。但是,不排除还有漏网的残渣,还在人民赋予的权利上,骑在人民的头上为所欲为。

组长,不是什么官,他是为300名受害人抗雷挡弹的。苏秀萍不畏艰险。第二天(515日)带着事先准备的好的标语、横幅,开车早早来到市委对面的大广场等候邦家受害人到场。9点陆续都来了,该拿标语的拿标语,该拉横幅的拉横幅,安排好照相录像的,水没来先叠坝,组长先把昨晚的派出所来电话向大家通报,并把总部协调委张主任的电话和李律师的电话都让大家记下,万一发生状况,马上向上汇报。她布置好以后让大家先不要动,她先去看一下市委那边的情况,这时她发现果然不出所料市委门前早已是戒备森严,两边都有一排武警在把守,还有穿不同服装的不明身份的人在那里守候,那气势究竟会发生什么,很难预料。是刀山也得上!9点半组长苏秀萍带领老人们来到市委门前的一边,举着标语:执政为民、公正执法、执法为民、依法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讨回我们的血汗钱、依法拼死抗争到底、法律不容践踏、广东邦家债权人绝不向权势屈服、拥护习主席人民政府为人民看行动。这时警卫们都围上来了,其中有一位高大的、面像很慈善的领导来到队伍的前面,和组长苏秀萍对话,得知这位是深圳市信访局的高层领导他姓张,是一位处长。得知我们要来市委诉求请愿,早早就在此等候了,苏秀萍汇报了邦家案件三周年,受害老人的悲惨情景。之前王荣书记在深圳时,我们向市委市政府及各级相关部门领导递交多次诉求都石沉大海,邦家案三年整,迟迟得不到解决,都死了200多人了,老人们等不起啦!向市委请愿,拜见新上任的马兴瑞书记。尽快妥善解决我们受害人老人的困境,讨回养老钱。这位信访办张处长的态度倍感亲切,他对我们这些风烛残年的受害老人体现了深圳市委市政府给予三年来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关怀,看到我们这些老人又经历这么久的磨难很是同情,他说天气炎热,我们到信访大厅那里有空调有椅子坐,并表示马上和信访局的领导请示看看这条管道怎么开通。到了信访大厅,都有位坐。苏秀萍向张处长递交了诉求及相关资料。然后,张处长离开大厅和信访局领导协商去了。我们在那里等待。

一段时间,张处长回来了。他和我们说,通过研究协商,对我们特事特办,开绿色通道,并安排信访办的一位姓盛处长、还有两位律师接访。按规定我们只能有五人参加人员有:有组长苏秀萍、香港委员胡国其先生、顾问组组长孙清佩、顾问王淑敏、秘书冯廷华。这位盛处长,我们在去年821号见过面的,那时他还是主任。我们提出了诉求,:

1、邦家案三年,公安的不作为,该抓的人没抓,资金流向没查清,2012515日光抓人没有保护财产,造成两层楼的价值几百万资产被不法分子转移、藏匿、拍卖。我们多次要求查清下落都无果。我们要求追究其法律责任。

2、深圳罗湖法院在资金流向没查清,该抓的没抓,没有追回犯罪人的非法所得、在广州总部主犯蒋洪伟还没宣判、就草草先于广州判决了案,这是对我们受害人的最大的不公和伤害。完全违背了中央两高一部《关于处理非法集资若干意见》没有做到同案、同罪、同罚的原则办案。

3、因为邦家在深圳经营近十年也为蒋洪伟诈骗了近十年,老人们之所以损失惨重,都是因为有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20多家的主流媒体的正面宣传,政府有诱导和监管不利责任,要求政府给与补偿或补贴。

4、深圳邦家的集资款,被蒋投到香港准备上市,希望深圳市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协调追回这笔款项,还给我们受害人。

5目前深圳邦家受害老人三年的煎熬,生活的窘境,被逼有大病瘫痪甚至癌症的都没钱看,尤其是香港同胞,退休了,一次性给钱,没有退休金,然而,不幸的是把这一次性给的钱全部投入邦家,造成生活没有经济来源,有病没钱看。生不如死。希望政府伸出援助之手。给予救助。

6、关于这次广东省金融办下发各地金融办统一邦家债权人材料登记核实工作中,深圳金融办出现严重问题,不但对受害老人们态度恶劣,遭到他们的白眼不公待遇,更是令我们不能容忍的是没有经过债权人及组长的允许,私自决定把300名债权人的个人资料、隐私让人拍走了,这严重侵犯了个人隐私权,无端泄露,后果不堪设想,一定要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盛处长回应:

1、行政职能部门有过错,可起诉,担责。

2、律师等广州结果出来如与深圳不一致可向高院反映。

3、渠道反映情况,信访会第一时间将今天来访情况通报马兴瑞书记、和市长许勤及深圳市时报快报,等待领导的处理意见。我们会尽全力。

4、法律途径解决,具体部门问监管责任。

5、关于救助,是户籍地政府救助。这一点比较难。

最后,我们希望政府出面尽快解决邦家案件。早日拿回血汗钱,还老人一个安静的生活。1150结束此次上访。

总之,这次行动最起码会引起市委市政府的关注吧,但愿如此。我们会不懈的努力,跟踪落实此事进展。

不达目的维权不停歇。

                                                                                                      深圳香港维权组

                                                                                                         2015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