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协委浙江分会七地工作会议纪要

更新日期:2015-4-7

全协委浙江分会七地工作会议纪要

                                

20015321日,全协委浙江分会在杭州召开了有杭州、宁波、余杭、萧山、嘉兴、湖州六地服务组代表共18人参加的工作会议;长兴代表因故没有到会,但认同会议纪要观点与建议。这次工作会议的主题是:

一、传达张明创主任的3 . 20有关坚持七条维权工作原则的意见和广州组四位代表3.18上访广东省检察院情况通报。

二、讨论当前全国维权现状及对全国维权中若干问题认识和建议:

(一)当前全国维权现状的分析与看法:

1.我们认为:广东省检院答复“邦家案必须全国统筹……处理邦家案要在一个大的盘子中考虑。”这是全国债权人为此诉求、抗争近三年来,首次得到的由一个省级办案机关的官方回复,可信度较高。虽然姗姗来迟,但对全国债权人来说还是一个巨大的鼓舞。表明维权形势正在向有利于我们方向发展,这对我们下一步维权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同时,也证明以张明创为首的全协委,所走的维权道路和方向是对头的。在这里,我们浙江七地代表要感谢全协委、全委办、广州联合组及广州市广大债权老人!三年来,你们勇敢、顽强地战斗在全国维权第一线,对你们为此所作出的付出与贡献,我们永远不会忘怀。可以说,没有你们的无私拼搏,决不会有今天的维权局面。

2.我们认为:当前维权形势依然严峻,仍然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
 
(1)            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没有一个明确表态自己是有责任的。
  
(2)             邦家案全国如何统筹?“处理邦家案要在一个大的盘子中考虑。”这个大盘子装了些什么菜?这个大盘子的统筹方案,能否体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能否达到把全国债权人的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
  
3)能否达成政府与债权人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以上三项都是未知数。

3.由于全国相当多的省、市办案官员不作为、乱作为;案发三年了,连邦家公司资金流向及资产,也没有查清;许多重要犯罪嫌疑人仍在潜逃;各地判决,乱象万千,重罪轻判。广州市法院对王民权判决就是典型实例;又如杭州市,同一个市分四个区级法院判决,没有按中央有关文件进行并案处理。更荒唐的是,其中西湖区邦家店案,至今连一个犯罪嫌疑人也没有抓捕,区检院至今没有向法院提起公诉。邦家案何时才能案结事了?我们心中没有数,全国邦家案积重难返。

广东省检察院领导答复“办案期限比较长”。但我们认为办案官员的“为官不为,庸政懒政”是主要原因之一。有一点我们是清楚的,三年来不少地方邦家案办案机构是被动办案,是各地债权受害人推着他们办案。你不推,他就不动;甚至有的你推他,他照样不动。如果我们停止抗争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摆在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抗诉到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二)        对全国维权工作中若干问题的认识和建议

1.  我们必须依法维权。

    必须遵照先刑事后民事,刑事不附带民事的司法程序维权。如果现在有人向广州市法院提起“国家赔偿”申请,要求广州市政府对全国邦家债权人进行赔偿。我们认为,这是徒劳的,法院很有可能拒不立案,因为这不符合现行司法程序。而现行司法程序是必须强制执行的。所以我们只能遵守现行司法程序,走完刑事阶段,再进行行政诉讼,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当前我们努力争取打赢刑事抗诉这一仗,力争对王民权四被告案抗诉成功。对蒋洪伟犯罪团伙的判决能使全国债权人感受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要求各地公安抓紧追逃和追缴,最大限度降低债权人损失。

2.可以预见,就算对王民权判决的抗诉成功,对蒋洪伟犯罪团伙也得到合法判决,走完了漫长的刑事阶段后,但很有可能我们所得无几!所以我们不能对刑事阶段结果抱有太高的期望值。

刑事阶段结束后是否要立即启动行政诉讼,民告官?这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因为通过“行政诉讼”要想获得“国家赔偿”,我们面临有“四难”,据司法系统权威人士统计结果:

1)申请难。2014年全国法院审结赔偿案件共2708件,真正获得赔偿的并不多,一般在10%左右。如上海审结案件22件,决定赔偿2件;山东审结143件,获赔15件;四川审结170件,获赔16件。只有广东审结253件,获赔53件,立案获赔率达20%

2)赔偿难。两会期间,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报告中指出,去年全国法院纠错赔偿款总数仅为一亿多点。如内蒙呼格案,一个18岁的男孩被杀错了;18年后才纠错,但只赔了100多万元。又如浙江叔侄二人错判关了十多年,去年无罪释放后,二人共才赔了200余万元……

3)追偿难。国家赔偿法实施20年来,一直遵循“谁侵权,谁赔偿,谁追偿”的原则。许多赔偿义务机关更多倾向于不愿意赔偿,或者不希望承担赔偿的后果。因为许多地方政府没有赔偿经费的预算。

4)请律师难。我们没有多少钱请律师;要请真正好律师也难。

同样可以预言,即使我们“民告官”胜诉了,很有可能是政府和我们二败俱伤的结果。政府失去了公信力和面子;而我们债权人是打赢了官司又输了钱。所以“民告官”是下策。要不要在刑事阶段走完后,立即进行“民告官”的行政诉讼,值得各地研讨和论证。

3.建议从速开展“反腐斗争”,要把深挖邦家案中腐败分子作为一项紧迫重要维权工作去做。

维权要开辟新路子,不能只走司法程序的一条路。反腐不受司法程序的制约,要把维权工作的重点逐步转移到反腐斗争中来。要把维权斗争的主战场转移到北京,因为从根本上解决邦家案问题在北京,而不是在广州。广州层面是不能解决全国十六省市邦家案问题,必须在国家层面上才能处置邦家案问题。

通过反腐斗争,深挖邦家案中腐败分子的目的,是迫使政府承担责任。这关系到我们维权斗争的成败。只有政府能够承担应有责任,才能讨回我们被骗的养命钱,才能把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

邦家案从头到底都是政府一手造成的。从邦家公司的顶层设计,到实施;从为蒋洪伟搭台唱戏、站台拉票;到摧毁邦家公司,抓捕蒋洪伟犯罪团伙,都是从中央到各级政府演出的悲剧,但至今没有一级政府承认自己负有责任。只有从中楸出腐败分子,政府才会无话可说。才会使邦家案显山露水,正本清源。使维权斗争拨开云雾以见天日,劈荆斩棘以达康庄。建议反腐斗争从三个方面入手,以期取得突破:

1)强烈要求落实“两高一部”有关文件,请求中纪委及各省市纪委找曾为邦家公司蒋洪伟在各种场合站台造势的,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约谈,追缴他们的顾问费、站台费、红包、各种礼物等非法所得。

因为地方有关执法官员说,他们无权执行。要求中纪委能够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2)要求中纪委对已关押查办的各级官员(如广东省朱明国、广州市万庆良等),通过有关各省市纪委,督促有关部门追查、核实他们在邦家案中的受贿罪行。

3)要求广州市执法部门,提审蒋洪伟及其犯罪团伙,交代向各级干部行贿罪行。

我们为此建议全协委从速启动反腐维权工作,不要再犹豫了。建议全协委立即组织抓好上访北京诉求材料的准备工作:

(1)           呈中纪委的诉求书;

(2)            用事实说明邦家案从开始到案发、办案、司法进程以及现状;着重说

明各级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请求从速召开十六个省市的协调处置会议,统筹解决全国邦家案。

4.关于全国债权人团结问题。

赞同张明创主任一贯主张和公开声明:维权必须全国团结统一,形成合力。不同意见可以讨论,但要少数服从多数。应求大同存小异,应体现团结诚意,不要名为团结,实搞分裂。要坚持依法维权原则,道不同则不共谋。但不相斗,不搞貌合神离的团结。尊重不同维权道路的选择,对不同的维权意见,宜采取开放、包容的态度。若实在无法达成一致,可以各走各的路,让实际结果来验证,谁是维权正道。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5.有关召开全国债权人代表大会的问题。

建议分两步走:

1)启动准备工作:有关方对代表产生、人数、讨论议题、会议程序、解决问题方案、开会日期、地点等事项能否达成一致。

2)各方对上述事项达成基本一致,确认无异的前提下,再考虑召开大会。

对邦家维权,我们要有信心。因为公平、正义是在我们一边;要坚信以习

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一定会合情合理妥善处理好邦家案件,最后胜利属于坚持维权的全国邦家受害老人们!

上述对全国维权工作若干问题的认识和建议,供全国邦家债权人参考,欢迎大家共同探讨。

全协委浙江分会七地代表

2015-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