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协委工作小组广州会议纪要

更新日期:2015-4-7

全协委工作小组广州会议纪要

根据201412月广州召开的全协委全体会议决定:成立工作小组,专门讨论、研究下一阶段全国维权工作,提出方案和建议,供全协委决策参考。经过主任委员商量确定:201512226日在广州召开全协委工作小组会议,研讨全国维权工作,现将工作会议情况报告如下:

一、会议地点:广州某公寓。(住宿和会议室免费)

二、参会人员:李梦石律师及工作小组成员共10人出席了研讨会。

三、会议内容:

1、讨论、研究如何配合广东检察机关就广州市中级法院对王民权等四名被告的判决提起抗诉的问题。

2、讨论、研究抗诉结果(胜诉,败诉)出来之后的应对措施。

3、讨论、研究如何应对蒋洪伟案开庭审理的措施和准备工作。

4、讨论、研究向政府问责时的预案、方法和文件、资料的收集准备工作。

5、需要会议研究、讨论的其他事项。

四、会议方法:根据会议内容,逐条深入讨论、研究,每个人都畅所欲言,特别是李律师从法律的角度与大家共同探讨,使大家获益良多,对今后如何依法维权有了基本的思路。

五、会议研究、讨论下一步应做的工作如下:

1、关于抗诉问题。

a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收到王民权等4人的判决书后,公诉二处集体讨论,一致通过提起抗诉,报市检察院领导研究通过,申请召开广州市检察委员会会议研究,广州市检察委员会会议一致通过同意提起抗诉。广州市检察院于2015115日正式向广州市中级法院、广东省检察院提起抗诉。根据法律程序,广东省检察院接到抗诉书后,有两个月的审限,决定是否向广东省高级法院提起抗诉;广东省高级法院接到广东省检察院的抗诉书后,也有两个月的审限,省高院审理后,对案件有三种处置方式:一是驳回抗诉,维持原判;二是直接由省高院开庭审理、改判;三是发回广州市中级法院重审,中院要重新组成合议庭、审判长、审判员。目前,抗诉已进入广东省检察院审理阶段。据此应不失时机地采取各种维权行动。

b、目前被害人应该做的事情:一是积极配合广东省检察院的抗诉工作,向省检院提供蒋、王、张等人的罪证、证据、资料、诉求信;二是收集整理有关王民权等4人的相关资料,写出专题系统文章证明王民权、张岩是主犯,不是从犯,是集资诈骗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整理出有关王民权的专题材料递交省检察院(该专题已分工落实),拟写过程中同时写出需要提供的证据的目录,将目录发给各地按此找证据;三是对广州中级法院对王民权等四人的三份判决书进行纠错(错漏确实很多),将纠错书递交到省检察院、省高级法院、广州市中级法院,说明广州市中级法院工作草率粗疏,对全国最大的非法集资案采取应付和不负责任的态度,对案件定性错误、量刑过轻、判决明显不公的做法进行申诉;四是收集整理全国各个门店的总监、经理、财务人员名单,以及各地的审计报告,并向公安部门索要封店时的资产、资金清单,为二审时查清各店的资产和资金流向做准备。

c、李律师觉得责任重大,要写出有完整证据链、有法理依据的抗诉书,递交给广东省检察院,广东省高级法院,广东省人大,全国人大等有关部门。阐明王民权等人是用欺诈的手段集资,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是共同犯罪中的主犯,不是从犯,他们对本集资诈骗案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同时由律师提出证据目录,全国各地根据目录积极提供证据。待此抗诉书完成后发给各个城市,各个城市可以将前节的论证材料和律师抗诉书作参考,根据需要和当地情况写出相关材料分别递交给各地的公检法机关和人大,以表达全国被害人对广州中级法院的判决强烈不满和要求公平判决、保护被害人合法权益的正当要求。也给已判决和未审判城市的公、检、法部门一种压力。

d、待广东省检察院决定提起抗诉之后,向省检察院和省高级法院提出如下诉求:一是要求省检察院召开被害人座谈会,征求被害人的意见,受理被害人提供的证据资料;二是要求被害人作为控方证人出庭作证;三是要求允许被害人的代理人(律师)在法庭上自由发言。

e、如果广东省高级法院驳回抗诉(省检察院驳回抗诉的可能性比较小),被害人可以向广东省高级法院提出申诉,直至向全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提出申诉

2、全国的被害人应共同努力,争取将解决邦家案件问题作为今年全国人大的提案。根据全国人大的规定,提案有3名全国人大代表署名即可立案。各地(包括港澳)尽快发动被害人通过亲戚、朋友积极了解、寻找线索,争取有同情心的人大代表的支持,把律师写的材料给他们参考,全国只要找到3名人大代表的支持,提案就可以提交人大讨论,政府有关部门就必须做出答复。这项工作希望全国马上行动起来(有关材料已有专人负责起草),如果成功,对被害人是大有益处的。

3、各地被害人都应积极敦促当地公、检、法部门采取措施或向上级反映,催促全国16省市会议尽快召开。广州组积极与广州邦家案专案组联系沟通,催促他们向广东省政府和中央政府反映情况,要求尽快召开16省市会议,以便统筹解决邦家案件问题。

4、积极配合广州市检察院,与广州市中级法院保持联系,做好应对蒋洪伟团伙案继续开庭审理的各项工作。

5、积极想办法向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深圳)反映邦家案的情况,发动香港被害人提交诉求材料,了解目前巡回法庭能否受理邦家案。(根据规定,巡回法庭代表最高法院,只受理对省高级法院的判决不服提起的上诉案件)。

6、关于向政府问责的问题。经过充分讨论,权衡利弊,大家认为应该把行政诉讼(民告官)改为向政府问责,理由有五:一是行政诉讼费用过高,按财产案件:2000万元以上的部分:按标的额×0.5%+41800元计算 被害人的损失如以30亿元(争取拿到的金额)计算,单诉讼费就要1500万元以上,还不包括律师费,目前要让被害人再拿出这么多钱很不容易(法律援助不适合本案,诉讼费减免缓政策存在不确定性);二是政府负有责任的部分(如5.15行动没有保全我们的资产),我们拿不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如详细资产损失清单和资金;三是官司最后的结局如何难以预料,可以说是心里没有底;四是民告官的程序很复杂,被告的主体是谁?告什么?需要有说服力的证据资料;五是启动行政诉讼(民告官)程序后,被害人与政府是诉讼(对立)的双方,政府还能否继续为被害人做追钱抓人等事情就很难说。

鉴于上述实际情况,我们认为今后统一的提法应该是:向政府问责(政府有责任,我们要求政府对我们的损失给予补助、贴补)。为了做好这项工作,各地要从以下几方面做工作:一是搜集各级领导参与邦家公司活动的名单、项目、讲话、录像等材料;二是政府引进邦家公司项目的红头文件、文字资料等;三是各种媒体的报道资料、文章、视频、图片等;四是政府部门对邦家公司监管缺失的证据资料;五是各店的资产流失的证据资料(如济南);六是5.15公安不作为,乱作为的证据资料。办公室列出提纲、表格发给各地,各地统一按照要求收集、整理资料,每个城市要有人具体负责,每个片区有小组负责统一汇总整理,然后报办公室。这项工作必须掌握时效,要求在今年3月底之前完成。

7、追查、追缴邦家公司的资产、资金工作仍然是维权工作的重中之重,各地继续督促、要求公安机关加大对在逃的邦家公司中高层人员的抓捕力度,他们的非法所得是我们的血汗钱,必须依法追缴。

会议纪要情况和对今后维权工作提出的建议和意见,供全协委全体成员参考决策之用。大家可以提出合理化建议和补充修改的内容。

                              全协委工作小组

                           2015年1月29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