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权核对登记是我们维权目标的必由之路

更新日期:2015-1-12

债权核对登记是我们维权目标的必由之路

一、我们对债权核对登记的态度

     按照《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非法集资案件处置工作方案》的内容要求,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向全国涉案城市用政府红头文件发出集资人核对登记的通知,此通知的发出,显现了全国邦案维权活动在“全协委”的努力下,以广东省政府为牵头单位而面向全国邦案涉案城市统一债权登记的重大进展,是可喜的一步。虽然近三年的维权过程没有大家期望的那么顺利平坦,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美好如意,尽管各地的维权想法不尽相同,出现了不同的音调,可要回养老钱的目标是一致的。不管大家想象的要重整重组、保蒋放蒋,还是现实的走司法程序,甚至奢望由中央政府直接拨款解决,都最终离不开政府对邦案的终结,而被害人的债权核对登记工作正是这一步骤的必由之路和基础工作。即便眼前资产数量不明确,分配比例不明确,分配时间不明确,最后了结邦案还是离不开这一步。

    二、债权核对登记要实事求是

    我们知道,邦家公司自“绿色世纪”起发家9余年,是因为政府官员支持、站台,利息高于银行,社会物价飞涨的原因,才驱使老人们投入了养老钱。几年来,由于高息的诱惑,邦家员工的忽悠,不断的续入新的资金(或取走利息),连本带利频繁的更换合同,致使合同额不断上涨乃至翻番,现有合同不能如实、准确的表达和记载所有债权人真实投入的本金。我们面对的现实情况是本金与现有合同金额的不符,根据【两高一部】通知精神:债权人过高的利息部分应予以剔除。尽可能合理、准确地理清合同金额与本金的关系是此次债权核对登记工作的关键。广州邦家专案组曾透露,邦案集资额99.5亿,审计后有亏欠缺口40亿。那么,缺口是怎样形成的?1、是邦案账目没查清,蒋洪伟将资产转移和藏匿了 ?行贿了? 2、还是只有集资数没有返还数,账目不清,在资金链的支撑下本金与利息形成虚高?同样的合同额,早期投入者与后期投入者的本息差别悬殊很大。假设举例说明:以2012515为截止日,年息20%计算:甲、乙2人各投入100万,甲入时间6年,乙入时间3月,甲虽没取利息但合同额已滚至300万,乙没拿钱就发生了“5/15”。假若将来全额返还的话,甲多挣了200万,乙保本不亏。若返还50%的话,甲拿回150万,多挣了50万(含合理的银行利息),乙只能拿回50万,亏了50万。从某种角度来看,乙的50万被甲拿走了。这公平吗?我们谴责骗子、声讨贪官的同时,更要用善良之心、无私之心来衡量自己的作为。 

    三、对实际损失如实核对登记

    天津经侦和金融办接到《通知》后马上联系我们,沟通商谈如何配合共同完成债权登记一事。为使工作顺利开展,他们为我们提供了登记地点及电话、饮水等。我们维权小组开会研究后,利用早已编制的联络网,通知天津广大债权人带齐相关资料,每天上下午各10人来登记。半月来,登记人数已过半。此次债权登记 ,我们是在2012518在天津经侦报警备案的基础上及后来与检察院核实登录的基础上,重新细化将每个人的数据搬迁到广东金融办下发的登记表格上的。维权小组成员轮流值班配合金融办的工作人员认真核对,帮老人们追忆时间,刨除利息,确认实际损失。天津债权人入邦家时间虽长短不同,但手里的合同大多数是2011年底更换的,实情被掩盖,这就要认真回倒,让实情显现。对如何客观、准确地完成这次全国统一的债权登记工作,我们不犹豫、不纠结,心里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债权登记不准确,债权统计数据不准确,肯定影响债权金额分配的合理性、准确性、公平性,可能会造成债权人内部的矛盾,也可能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我们大声呼吁全国邦家债权人:既然糊里糊涂被蒋骗,何不明明白白来清算。骗子是黑心,我们是良心。

                            天津维权小组        

                        2015.1.7

    按语:天津市维权组织在配合政府进行邦家被害人的债权核对登记工作中,为全国各地做出榜样。他们实事求是、认真细致地做好老人们的工作,使老人们做到识大体顾大局,积极如实地配合政府部门做好债权登记工作,为下一步公平合理分配债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希望全国各地维权组织向天津维权小组学习,积极与当地负责债权登记的政府部门联系,主动、积极做好老人们的工作,认真准确地做好各地的债权登记工作

                          全协委办公室      

                       20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