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邦家受害人维权组情况浅析

更新日期:2014-10-24

重庆邦家受害人维权组情况浅析

让人不堪回首的惊天大案,“邦家”非法集资诈骗案,已经艰难的走过了两年零四个月。在债权人不屈不挠的努力下,维权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首犯蒋洪伟及其团伙终于被送上了审判台。广州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起诉蒋邦团伙,我们现在万民翘首以待对蒋洪伟犯罪团伙的一审判决,那时债权人才有可能得到“邦家案”的初步定论,有可能知道我们到底还有机会拿回我们多少血汗钱,以及如何进行下一步的维权工作。所以,债权朋友们,维权工作并没有结束,而且任重道远。维权路上会更艰辛,大家要看清形势,清醒头脑,相信政府,团结起来,排除干扰,集中精力做好维护自己利益的正事,努力找回自己的血汗钱!

为了更有利于今后的维权工作,减少阻力。达到债权人真正的团结,我们重庆市邦家维权组有责任把两年多来的维权情况进行一次认真总结,找到经验以励再战,找到问题彻底改变,找到正能量,发挥积极作用,带领债权人把血汗钱讨回来。维权组的决心始终没改变,请大家相信我们!

有人说:维权小组的代表是为了想当官。绝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官”既无职也无权,也没有任何报酬,还要自己掏腰包开支日常费用,放弃休息丢掉家务,夏天冒着酷暑,冬天顶着寒冷,做大量艰苦的工作。在很多人眼里看来不值得。但是这个“官”我们还是当定了,因为,我们心中已经装着受害人,既为了大家的利益,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讨回血汗钱。我们是在同集资诈骗邪恶势力作斗争。蒋洪伟犯罪团伙诈骗了我们这帮弱势群体,讨回老人们一辈子的血汗钱,难道当这样的“官”不值得吗?如果我们拱手让权,那些保蒋份子会高兴死。有人成天骂这个想当官,那个想当官,其实就是她很想当官,她不是维权而是要权,也就是因为20129月中旬到广州私下见蒋洪伟的老婆赵静等错误,变着法主张保蒋,因此她采取一切手段干扰维权工作,联络外地几个别有用心的人,例如:201211月份前后鼓动为赵静集资4500万元想把蒋洪伟从监狱中捞出来,后来又增加500万作为保蒋洪伟出狱的打点费。总计要求凑集5000万保蒋洪伟出狱。南京、重庆等地有很多人知道这场骗局,由于债权人头脑清醒,没有上当,赵静的表弟王义几次到重庆来找他们洽谈未成功。紧接着又联名向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写信要求重组邦家,债权朋友们:冷静回想,邦家有什么实体可以重组?明明是靠集资诈骗手段维持了近十年的生存,政府端掉了的邦家老巢还有希望重组吗?后来又忽悠大家:要债权人与蒋和解,让蒋出来带罪立功还我们的钱;国家的法律是她们定的吗?她们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吗?把国家法律当成她们忽悠受害人的儿戏,这有可能吗?如果蒋洪伟那么善良,他就不会欺骗我们,制造这么一个诈骗大案,他们又说债权人和蒋洪伟是借贷关系,是这样吗?这些都是非常清楚的问题,他们自称都是懂法的,明事理的,有头脑的精英,为什么干糊涂事呢?为什么黑白颠倒到处忽悠,散布不可信不切实际的信息,胡弄欺骗我们这些弱势到不能再弱势的无辜的老人们!良心何在?

重庆邦家的维权工作存在着不团结现象,总是意见分歧,坐不到一起,更不能在一起好好商量事情,这是维权组个别成员造成的。个别人不执行市维权小组的决定,攻击漫骂别人,不参加市维权小组会议,私下拉砣砣,为个人想方设法捞钱,但市维权组大多数成员品行端正,由于个别人年龄偏大,身体不好,可能有时对维权工作有一点影响,但是这些问题和保蒋派的行为有本质区别,最重要的一点是,观点不同,我们不支持保蒋,这是矛盾的焦点。尽管干扰重重,维权组代表一直在坚持工作。没有放弃多次上访多次递交诉求,收集资料,清查资产,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维权小组没有能力,没有本事、没有形象,只想当官不做事。恰恰是成天怀着私心做事的人,他们千方百计想歪点子,想方设法干扰维权,比如:全国协调委员会各片区呼吁请律师,其它几十个城市受害人都赞同出资万分之五的律师费,其它大多数城市都如数交清了,而重庆几千债权人只交了1万元钱,而且有人竭力反对交律师费,九龙、沙坪坝区坚决不交,造成的后果是什么呢?广州开庭时蒋洪伟团伙三十多个律师抗衡全协委两个律师。更为奇怪的是她自己主张重庆要单独请律师打民事官司,与今年“两院一部”的“处理意见”极不相符, “处理意见”规定:“集资诈骗案在刑事案进行中,不进行民事诉讼”。她们又开始弄了一个委托代理,当初要求债权人填写委托代理的理由是:要大家赞同西南政法大学聂教授关于对蒋洪伟定性集资诈骗的意见,债权人才签了委托书,后来就变调要重庆单独请律师。邦家案本是牵涉全国的大案,同一案件应该是同一罪名,办案应该统一,而且处非办也有四个统一的规定。全国协调委请一个律师作为邦家总部为全国债权人代言,应该没有多大矛盾,就是有人非要横加指责。关于民事诉讼问题,全协委请的李律师也表态,如果刑事案结论债权人不满意,仍然要进行民事诉讼甚至行政诉讼。

在维权形势时不可待的紧要关头,债权人希望我们维权代表要团结,要一心讨回血汗钱,某些人自作聪明,自以为是,不能和大家共同商讨维权大计,总是独来独往,排斥不同意见,个人意见第一,自以为是,自己私下操作,不透明、不阳光。全协委组织虽然不是什么正规取得合法地位的组织,但是邦家案的特殊性还需要有一个临时机构,对全国各地区的维权工作也能起到一定的协调作用,全协委召开会议应该由维权组推选代表参加,差旅费由四个区分摊处理,前两次派她代表重庆片区去开会,差费、电话费都是如数报销了。而她干什么去啦?她无组织无纪律,去见赵静,引起了各片区主任、委员们的愤怒。后来又参加了其它城市个别人召开的两次会议,她没有让重庆维权小组知道就私自去参加会议,费用就不能报销。更过份的事情是自己利用此机会要债权人给她捐钱,她多次以各种理由向债权人集资。数额已经近万元,她这种行为是在维权还是在捞钱,我们债权人已经是血本无归,还要雪上加霜吗?她干这种事,于心何忍!表面上装得可怜!可怜之人就有可恨之处!口口声声说:一切为了债权人,心中装的债权人,实际是心里装的是怎么去盘剥别人手中的钱,这同蒋洪伟有什么区别?更让人想不明白,她自己扰乱维权还不够,还找来不是债权人的肖某协助她捣乱,专门找岔多次用恶毒的语言谩骂维权组成员,制造矛盾,这种局面是正当维权吗?是在为债权人争取利益吗?

这些问题,维权组的同志一直在包容,不愿意让受害人知道维权组内部不团结,但是,这样违心的团结达不到真正的团结,为了排除干扰,让债权人认清形势,了解事实真象,不再上当受骗。我们只能对个别同志提出严厉批评。希望她改正缺点、放弃前嫌,真心回到维权组来,发挥自己的优势与大家合作共事。把重庆的维权工作做扎实,去真正完成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目前重庆只有一个维权组,这个维权组是按照市信访办要求,每个区推选5名维权代表组成的,这个维权组的组长是阙阗清,成员由四个区各五个维权代表组成,只有形成一个坚强堡垒,才能有战斗力。目前,市维权组已对重庆司法的“非吸”判决向市检察院申请,要求市检察院提出抗诉,对漏抓嫌疑人和清查资产再次提出诉求。对重庆邦家20123-5月集资1亿资金形成举报材料交市公安部门以利追查重庆邦家资金。我们没有时间拖延,没有理由内哄,呼吁重庆广大债权人支持正义、维护团结、积极配合维权组工作,争取早日讨回血汗钱!让老人们安享幸福晚年,老人福则苍生之福,希望良心发现不再节外生枝。

 

重庆市邦家受害人维权组大部份成员

2014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