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维权组动态【6/27】

更新日期:2014-6-27

重庆市维权组动态

2014年6月26日下午,重庆市信访办召集了重庆市政法委、市高院、市高检、市经侦总队、市金融办以及市一中院、市五中院、市一中检院、市五中检院以及相关四个区的公检法部门、信访部门负责人同市维权组代表二十多人,在沙坪坝区会议中心召开了见面沟通会。

市有关部门领导向维权代表通报情况。市金融办领导发言,他说:我这次到广州与广州市金融办及公检法部门进行了对接,据我了解:重庆在处置邦家案中比其它城市做得好,有的城市追缴被告人的非法所得很少,各地量刑不一,重庆追缴的资产多,低质易耗品已处理成现金600多万,重庆法院都判决了追缴被告人的非法所得;下一步政府出面,公检法部门配合,进行房产等资产处置;等广州通知后做好债权登记核对工作,在处置资产和债权登记核对时,请维权代表协助。他希望重庆维权组向广州及全国其他城市维权组联系,希望其他城市多追缴邦家资产和被告人的非法所得,这样投资受害人才能多受益……市经侦队的负责人表示:经审计后加大力度追赃。市高院的领导说:资产处置市政府牵头,法院给予配合,派专人参与,按法律手段办。市检察院负责人表示:协助配合做好资金追缴工作……维权代表唐明生、阙阗清、王芳都做了发言。各部门领导对我们的诉求也做了相应的解释或答复。

 

给重庆市公检法等部门的诉求信

 重庆市政法委,市高院,市高检院,市一中法院,市一中检院,市经侦总队,市金融办,市信访办:

我们是重庆邦家受害人维权组的代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下达的“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及广州市中级法院对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情况,我们市维权组认为,江北区法院对赵茂等人定性不准,判决太轻,我们广大受害人不服。广州市中级人民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起诉蒋洪伟团伙.广州检察院的公诉人称:我们是以事实和证据为依据,如果广州市检察院错了,我愿承担责任予以纠正,如果其他城市判错了,也有相应的办法纠正。在重庆,对赵茂等人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判决己经生效,但重庆邦家资金的去向并没有查清,尚未返还给重庆投资受害人的7.7亿资金哪里去了的责任还是稀里胡涂。对此,我们提出以下几点诉求:

一. 赵茂是蒋洪伟团伙要犯,应该与蒋洪伟同罪。给赵茂判刑十年,处50万元罚款实在太轻。我们要求按集资诈骗罪严惩。

二. 根据江北区法院判决书认定,重庆邦家发展客户13145人,吸收资,22.7亿多元,截至2012514日尚有6662名客户,涉及出资,9.13亿多元。赵茂供认:重庆邦家把大约三分之一的集资款用于购买房产和汇给了蒋洪伟与赵静。照此推算,赵茂支配了重庆邦家集资款的三分之二,这些巨款赵茂贪了多少,转移潜匿了多少,重庆公检法部门应加大力度侦察追缴赵茂赵静等人转移,潜匿的所有资金资产。赵茂除了承担刑事责任外,我们要求追缴没收赵茂个人全部资产偿还给投资受害人。要求法院确认赵茂等人对不能返还和赔偿的部份,承担继续返还和赔偿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以保护受害人的合法财产权益。

    三.依法继续追缴尚未到案的重庆邦家原高层管理人员的涉案资产。邦家公司等企业员工发放的工资和提成均来自非法集资诈骗的款项,是他们的非法所得。依据“201441日国家两院一部的【意见】”,强烈要求重庆市执法机关像河南省焦作市公检法机关的做法那样依法发出通告,要求和敦促重庆邦家公司所有员工,限期到当地公安机关报到,主动说明情况和缴交其非法所得。凡是主动到公安部门投案并交出非法所得的人员,除主犯要犯外,一律免于处罚,免于追究刑事责任。

四.请求政府对邦家受害人的财产损失给予补尝或救济。广州庭审时,蒋洪伟团伙供述: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领导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参与了邦家公司的重大活动,为公司“站台”以表示支持,媒体进行了大量宣传,政府部门又给邦家公司和蒋洪伟罩上了重重光环{颁发了六十多项奖状},以致造成受害人认为邦家受到政府扶持的直觉,进而上当受骗。由于政府有关部门监管的缺失或不到位,有关领导和媒体的误导对造成邦家受害老人们上当受骗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请求政府对邦家受害老人们的财产损失给予补贴或救济,以抚慰老人们受到伤害的心灵。

五.请求重庆检察院重视重庆邦家受害人的举证材料和意见要求。检察院公诉人体现当事人角色,邦家受害人就是本案当事人,检察院是公诉方,应该代表被害人的权益。广州市检察院在起诉前多次同广州市维权组勾通,听取受害人意见的做法得到了全国受害人的赞同。如果不重视被害人的举证材料和意见要求,不仅是对被害人的极其不尊重,也是对案件极不负责任的行为。重庆的检察院没有同市维权组勾通过,例如,我们去年提出重庆邦家在201235月间据我们不完全登记集资现金一亿多元,此举证材料一直未得到检察院的回应。又如,重庆邦家的司法审计报告一直未同市维权组见面。目前重庆四个区法院的判决已经生效,但赵茂与蒋洪伟同案不同罪,按照检察院对刑事诉讼全过程实施法律监督的职能,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所以请市一中检院向市一中法院提出抗诉,以纠正对赵茂等人的错误判决。同时也请市有关检察院同市维权组勾通,共同做好维权协调工作。

六.恳请市公检法部门,及市金融办市信访办等政府部门,重视广大受害老人们的请求,在重庆的受害老人是一个上万人的弱势群体。请你们制定具体措施,落实我们的合法财产权益,让我们看到国家法律的强制力和人民政府严惩腐败,打击犯罪,保护人民利益的决心,以利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

                            重庆邦家投资受害人维权组

                               201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