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邦家被害人代表访广东省政府情况通报

更新日期:2014-1-14

2014年1月10日上午9点30分,全国26个城市的45名代表及广东省广州、深圳、佛山、东莞、中山5个城市的一千多名邦家被害人到广东省政府静坐诉求。此次静坐诉求的目的:在十六省市召开的协调会议前,促使国家了解、尽快解决我们的诉求,表达全国十五万老人的心声和要回血汗钱、养老钱的坚定决心!

上午9点30分,老人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广东省政府门前,广州的冬天是阴冷的,寒风刺骨,老人们为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不顾天气寒冷、体弱多病,站在寒风中高喊维权口号,高唱革命歌曲,高举横幅和标语,个别警察野蛮执法,拉扯推撞老人们,现场气氛悲壮热烈,代表们站在队伍的最前列……上午10时,省信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答应我们选出12名全国的代表进省信访办登记。代表们在信访办大厅等了一个半小时,上午11:30一名信访办工作人员突然对我们说:“你们只能进去5名代表。”我们对信访办的变卦很不满意。大家情绪高昂地继续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并高喊“拥护党中央,实现中国梦!还我血汗钱!”等口号。中午12时,022246号民警(大队长)告诉我们:上午接访时间已过,你们只能等到下午2时半才有有关领导接待你们。他让我们回去,下午再来……大家饿着肚子,坚持抗争。不少同志直到下午1点半才买快餐充饥,会务组买了包子馒头给与会同志充饥。下午2时半,省信访办工作人员说:“你们可以派10人到信访办,分批接访。”大家决定与会的外地30名代表全部到信访办,广东省5城市的被害人继续在现场抗议声援。随后,张明创、滕学富、唐祥飞、孙清佩和香港政府退休公务员梁先生等五位代表到广东省信访办二楼接待室。广州市金融办的蔡主任(正厅级)、广州市金融办的李副巡视员(副厅级)和省金融办、信访办的二位领导、南沙区的两位领导及市邦家案件专案组的一名领导,还有一名记录员等八位同志接待我们。

张明创主任首先谈了省政府今天接待我们时产生的不愉快,表达了我们的不满,并反映我们的诉求,通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经有八十多位老人因邦家案件含冤与世长辞……把全国各省市代表签名按手模的《邦家债权人的诉求信》及反映邦家公司具体情况的四份附件(表格)交给了蔡主任,接着江苏、天津、深圳和香港的几位代表先后作了补充发言。总的意见是:1、全国邦家被害人要求100%拿回血汗钱和合理的利息;2、政府在整个邦家事件的过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该对全国被害人负责,承担起应负的责任;3、坚决要求邦家案件全国并案处理,即:同案同罪同罚,参照广州法院的判决,全国统一量刑标准;4、要求公检法部门加强警力,抓紧办案,尽快抓捕在逃的邦家中高层人员,特别是徐坤;5、要求广州市政府邦家专案组尽快把处理邦家案的方案上报有关部门,尽快召开16个省市处置邦家案件的协调会议;6、彻底清查邦家公司的所有资产、资金,追缴邦家公司的中高层人员及政府有关人员的非法所得。香港政府退休公务员梁先生对中国大陆政府官商勾结、政经没有分开,官员参与经济活动的现象很不满意,他说:“香港的官员禁止参加涉及个人利益的经济活动,连讲错话都要向香港市民赔礼道歉,甚至辞职,邦家案件那么多政府官员参与其中,政府应该承担责任,希望中央政府尽快解决邦家案件,确实保护香港几十个邦家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几位代表都希望政府能同情、关怀老人们,尽量让我们早点拿回血汗钱,好让老人们安度晚年,政府解决邦家问题的速度与老人们的生命直接相关!

听完代表的诉求,蔡主任说:“我先表个态,刚刚我认真听了你们5位一个半小时的意见,我们把你们的意见整理后上报。邦家案涉及面广人多,我们20多个部门做了大量工作,工作难度超过了你们的想象。我们投入的人很多,查账也是很复杂的,现在我们对其他案已基本上停下来了,都集中在办邦家案。对涉案人员的追捕,资产的追缴作了不少努力。海外资产追缴很复杂,有外国法律的问题,出国调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希望你们能谅解。你们的心情,我们是可以理解的。关于并案处理,广东省很重视,即使更高的领导目前对邦家案也不能马上表态,要考虑到依法办事,考虑对其他案的影响。对案件的性质,我们内部也有争论。关于政府领导人参与邦家的会议是否代表政府?这涉及到法律,如有证据认定是代表政府参加会议的,那肯定是要负责的。我认为,这个问题还要研究。你们也可以根据掌握的证据,通过多种渠道反映、解决问题,也要依法办事。会后,我们立即行文上报。希望你们能理解,再次表示,你们的心情我都理解,请相信我们是在全力办事。”

他最后再三对我们说,你们不要这么大动作,没有必要这样,欢迎老张(指张明创主任)随时都可以来和我们沟通。

下午五时,接待在友好气氛中结束。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广州会议会务组

        2014年元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