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团结是争取维权胜利的硬道理(10/31)

更新日期:2013-10-31

        张钦秀、孙立忠先生,您们好!您们以“广州分会”的名义发来的几个文件已认真拜读。首先,我对广州维权小组一年多来为维权工作做出的突出贡献表示十分感谢!一年多来,您们与张明创主任一起顶着各种压力,不屈不挠、不计个人恩怨、任劳任怨,带领各地债权人(被害群众)奋力抗争的无私奉献精神,让我由衷的感动和敬佩。广州维权小组在张明创先生的引领下,经过您们的共同努力,艰难地取得了维权的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这些成果里面倾注了您们的大量心血和辛勤汗水。全国15万债权人受害者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对您们为维权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在此我向您们道一声谢谢!
       目前,维权到了攻坚阶段,是需要全体债权人携起手来,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同心同德、共同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可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获悉您们和张主任出现了矛盾,竟然采用突然袭击的手段,借用成立“广州分会”的名义把他拒之广州维权组织门外。您们采取的这种极端做法,使全国各地的维权组织和债权人感到吃惊、不解、疑惑,造成了一片混乱。这件事情太突然啦,使本来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的我们,仿佛在伤囗上又加了一把盐,使我们十分心痛,使刚刚看到的一点维权曙光又罩上一层阴影。纵观您们所发文章的观点与全协委张主任的维权思路,没有看出多大的分歧意见,基本上一致的,我没有看出您们之间有什么维权方向路线的不同。对于广州维权小组的家事,按理说外人无权干涉,更没有权力评头论足,指手划脚去谴责同是难兄难弟的朋友。但是,由于广州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环境,广州这座美丽的花城已经把全国43个城市15万债权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邦家企业的发源地在广州、制造这场集资诈骗的根在广州、邦家债权人的维权指挥中心在广州、15万被骗老人的大部分血汗钱流入广州,所以您们班子的团结,关乎到维权成败;大家能否拿回血汗钱的大事,关乎到你、我、他的切身利益;班子的团结问题也必将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一年多来,张主任第一个站出来维权,组织带领大家进行了一年多的抗争,他有勇气、有胆略,忍受压力、攻击、谩骂,不屈不挠、勇往直前,他的成绩大于过错!全协委的主任,是全协委的最高领导人、是全协委的主心骨、是全协委的方向盘……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张明创有大的或方向原则性的错误下,【全协委张主任】这面大旗不能倒!我们应该要继续支持维护这面旗子。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对一代天骄伟人毛主席的功过都要三、七分,改革开放的旗手邓小平自谦评价六、四开,何况是一个普通人的张明创。维权过程中他可能在思想方法方面、工作作风方面,或在某一个问题的思考处理方面有欠缺, 对于他工作中的过错与失误,大家应尽全力弥补,甚至提出严厉的批评。在维权的紧要时刻,他需要的是我们的帮助,更需要的是鼓励、支持!他的一些欠缺与缺点在大家的帮助下是可以弥补和纠正的。您们分裂了不好,无形中会削弱维权力量,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大家常在一起工作,出现矛盾和意见不一致在所难免,关键是如何正确处理。您们之间不是背道而驰的两派人,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只有一条路:就是大家的心态要平和、态度要诚恳、要学会尊重对方,并且真正尊重对方,坐下来、静下心来认真交流沟通,各自多作自我批评,坚持对的修正错的,没有必要非把自己的意见强加给别人,更不可化敌为友,言词过分激烈,排斥异已,千万不可另起炉灶、另立山头!我深信只要您们加强相互间沟通、交流,消除误会,又有什么不能统一的?否则只能是另有企图。
       据您们所言,张主任现在搞“重组保蒋”是您们与他分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此我想多说几句,这种看法对张明创是不公平、不公正的,至少是冤枉他的。我与全协委张明创主任至今没有见过面,更没有半点私人交往,如果不是因为摊上邦家这件倒霉的事,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他打交道,可是命里注定,蒋洪伟这场集资诈骗的大骗局,使我们彼此都成了15万难兄难弟的一员。我不想为他辨解什么,只想说给您们最近一段时间刚刚发生的两件小事。曾记得李梦石律师2013年8月24日上午,在济南某地解答邦家受害人提出的几个问题时,我做了现场实况录像,并记录了李梦石律师讲话要点,在当晚8点半左右以扇子舞个人的网名发在全协委网站留言板上。张主任看到后,立即打电话找我联系,因当时我有事外出没带手机,当晚11点张主任又打来电话征求我的意见,让我和山东片区刘庆泰付主任商量一下,准备把这篇稿子编入【委员会活动】栏目,第二天该稿件真的发表在【委员会活动】栏目里面。当然 张主任也遭到了很多人的非议和不满,再此我没有必要多说。近期,全协委山东分会在反复征得济南、青岛、烟台多数受害群众的意见后,分会成员经过多次交流与沟通,达成共识。2013年10月7日,写了【全协委山东分会对目前维权工作中的看法与建议】一文,因为这是全协委山东片区的意见,我首先发给了全协委秘书组,征求全协委的意见,张主任知道后,当晚认真看了稿子并亲自修改,将修改后的稿子立即发到我的邮箱。晚10点半又亲自打电话问我对修改后的稿子有什么意见,如无异议,当晚就要发表在全协委网站【委员会活动】栏目里面。后来一位网友给我交流时说,由于时间太晚了,当晚网站管理员没有把文章贴上去,第二天早晨,张主任发现该稿件当晚没有刊登,还批评管理员办事太拖拉。我不知道心细的人是否会从这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看出点什么?我不想对张主任做更多的辨护评价,但要说他现在“重组保蒋”,硬把这顶帽子带在他头上,恐怕不太合适。
       我想每个人只要干工作难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失误,由于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受看问题角度、理解能力、个性等因素影响,对某一问题处理方式不一样,实属正常。我们注重看的是本质和主流,朋友之间应拥有珍惜的是真诚和友谊、宽容与大度。为了维权大计,为了15万受害者的共同利益,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能放弃个人恩怨呢?
        以上只是个人浅见,如有什么不妥还望各位维权精英谅解海涵。
                 王寿盛 2013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