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诉求信(致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更新日期:2012-10-4

尊敬的广州市人民检察院领导:您们好!
   我们是全国近十五万名65—80岁的离退休老人,(其中70岁以上老人占一多半),都是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的债权人(投资者),今年5月15日,广州市公安局采取突袭行动,把当时正在工作的广东邦家总部全体工作人员及市内六个分店的经理以上工作人员,包括该公司董事长蒋洪伟等54人全部抓捕,进行刑事拘留。当天,全省及全国各分店均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公安部门只管抓人,不管财产保护,他们把邦家各个办公室都抄了一遍,拿走了一些诸如:电脑、账册、钱款等钱物后,有的办公室贴了封条,有的没有贴封条,抄完就扬长而去,再也不管了。由于总部全体工作人员和各分店经理以上工作人员均被抓捕,一天之内,广东邦家就被广州公安彻底搞垮,在而后的几天里,因群龙无首,全国57家分公司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遭殃,有的被不明身份的人哄抢,有的被当地公安部门查封……,剩下的也全部停业,人走楼空,有的分公司全部资产被非法廉价拍卖(如杭州),青岛等分公司遭人抢劫一空。现在邦家公司的全部资产、产业均处于无人管理状态,资产每天都在丢失、损坏。据说中高档汽车的数量也在一天天减少,邦家和厂商原来订购的汽车、游艇、直升飞机等,也因未按时取货,被没收了订金,邦家和有关商家签订的购地购房、购庄园以及向企业租赁汽车的合同,因无人问津,也会遭到巨额违约罚款,邦家投资人的资产大量流失。广大投资债权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这可都是邦家债权人的血汗钱啊。用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徐队长的话来说,邦家的钱都是投资者的钱,蒋洪伟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我们认为广州市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对于一个经工商部门颁发许可证,由广州市政府颁发的中外合资企业融资租赁营业执照,经营近十年,范围涉及全国几十个省市,受害人员多达十几万人的重大案件的办案重要性严重认识不足,重视非常不够,甚至存在严重的违反法律程序、失职、渎职、侵犯公民民主权利、随意抓人等重大嫌疑。他们应对邦家债权人遭受的巨额财产损失,对全国20多位老人因邦家案件的发生而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市公安局是对人民负责的话,他们就应该像温州地区那样办案,对邦家采取“活查封”,在不影响企业正常营业的情况下办案,这样就可以保全好邦家债权人的资产。如果这样办案的话,就不会造成今天这样政府和债权人都很为难的局面。而我们至今都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做深入细致地调查研究,为什么不考虑债权人可能会遭受到巨大的财产损失就迫不及待地把蒋等54人抓起来,首先,在未宣布广东邦家公司破产的情况下,用突然袭击的办法,一天就把公司搞垮,我们认为他们这样做违反了法律程序。其次,公安只抓了一次人,就再也没有继续抓人了,这样做等于打草惊蛇,使邦家当时不在办公室工作的主要领导,包括公司第二把手,执行副总经理兼市场运营官王民权和邦家副老总徐坤在内等一大批中高层人员有足够的时间携巨款外逃,为以后的办案工作增加了成本和难度。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有严重的失职、渎职行为。再次,广州公安的办案速度慢得惊人,他们在一天天拖时间,这么大的案子,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而他们根本不重视,只有5个人办案,很多早该查明的问题至今都没有查明。现在400多箱票据堆在那里,目前,已过去100多天时间,对邦家的几个重点项目如:江西波尔山庄、北京青龙湖四合院度假村、广州南沙基地、吉林长白山项目,邦家与香港康成公司的合同关系,与中国贸促会主管的北京天成公司的合同关系,与美国巴菲特旗下的寇特公司及安德森公司的合同关系等与境外、国外很多公司的合同关系,还有广东邦家到底有多少人参加投资?投资总金额是多少?等诸多问题,都是迷雾一团。还有,对全国(包括境外侨胞在内)经受损失的债权人总数和涉损资金总额尚未掌握,对该公司流转和流失的资金,包括可能被有关人员私自侵吞或转移和被非法转移到国外的资金无人依法追查和追讨,至今仍为一笔糊涂账;对保存在全国10多个省市(50)多个旗舰店的物资,汽车,房地产等属于该公司的固定资产和其他资产没有安排人员进行查实和依法有效保护;对现存广州的该公司财物,包括各旗舰店内财物,及蒋洪伟在广州某仓库的财物都没有实施保护措施,没有组织人员进行评估和清理登记及提出处理意见,任由其继续耗损流失;对该公司内部五大产业,即:租赁、素成斋、童来福、保健食品和养老基地基本情况以及彼此之间管理上与资金往来方面的关系至今没有查清和理清。最近,专案组人员仍说“素成斋”和“童来福”是蒋洪伟的妻子赵静的资产,与蒋洪伟及邦家公司无关,对原来包括蒋洪伟等所有高层领导及所有邦家债权人在内都公开承认的实事,公开予以否定,真是令人费解。到底为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这都说明他们在办案中有严重的渎职行为。最后,广东、广州公安机关办案,是先定罪名再根据罪名找证据。蒋自5.15被广州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在市公安局拘留45天后才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按照法律规定,公安机关拘留最长不超过37天,而广州公安却拘留了45天没有放人,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拘留天数。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已经违反了法律规定,且蒋被拘留45天才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后,检察机关因证据不足并未接受公安机关的移交,在这个问题上检察机关坚持了办案原则。但公安机关至今也没有拿出证明蒋洪伟有罪的令人信服的证据。7月17-18日,在蒋洪伟尚未被移送检察院时,广州日报作为党报刊登了根据市公安局提供的情况和省公安厅经侦局局长在召开省“三打两建”总结新闻发布会上讲话精神的新闻报道,称蒋洪伟及广东邦家是非法吸存和非法集资,并说广东邦家是一个空壳,没有资产。涉案几万人,涉资20亿元,这些都是不懂法律和不尊重事实的可笑之谈,是典型的文革时期的办案方法,即先下结论,再根据结论去找证据。在蒋洪伟等人的犯罪事实尚未调查清楚之前,在该案尚未侦查终结之前,就如此武断地给案件下结论,真是荒诞之极。空壳的说法更是站不住脚,省市信访办和公安部门在邦家债权人的有力反驳下被说得哑口无言,再不敢提空壳的说法了。就连省信访办信访人员都说:广州日报说的都不算。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欺骗群众,目的是使债权人死了心,不要再去维权了。我们已建议上级有关部门对广东省和广州市公安机关的所作所为,要认真追究责任,进行严肃处理,而针对邦家案件发生以来的情况和债权人的悲惨遭遇,全国债权人纷纷给中央领导、汪洋书记和朱小丹省长及省市有关领导先后写了1000多封信,到北京(中央)及省市信访部门和公安部门上访数十次,反映我们的诉求,并要求当面向汪书记和朱省长反映邦家债权人的诉求,但写信如石沉大海,始终未得到答复。这些都直接导致了8.21和9.13两次千人以上静坐的群体事件发生。还有,广州市公安机关在办案中严重侵犯了广大债权人的民主权力。他们呵斥、恐吓前去了解情况的老人,明里暗里、穿警服或着便衣监视邦家债权人,并随意抓捕在邦家分店开会的债权人,这是严重侵犯公民民主权力的行为。投资于邦家的“全国十几万耄耋老人们”自从5.15事件发生以来就好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处在了“生不如死的境地”之中。邦家投资人中绝大多数是生活节俭、体弱多病的老年人。钱是他们一辈子的辛苦积蓄,留作颐养天年的养命钱。由于过于相信党和政府,很多老年人把存入银行的钱全部投入邦家,现在面临无钱买菜无米下锅,有些人甚至准备卖房子。现在这些老年人,面临无处要钱、无依无助的绝境,悲痛欲绝。如果拿不回本金,将无法承受如此沉重的精神打击。有些人是背着儿女投资的,可能因为对不起家人而一病不起,甚至病故,大连、长沙、杭州、广州等地皆有老人不堪精神上的折磨相继去世。据初步了解,5.15事件发生以来全国已经有20多位老人因此事受到严重刺激导致病故;现在还有数百名病危老人在生死线上挣扎。 有不少人出现了精神症状,有的人也可能由于内疚,会选择自杀了结生命 。不少家庭将倾家荡产,夫妻、父子、母女反目,家庭面临破裂。这将给社会和家庭造成很大的动荡,由此不安定、不和谐的局面就会发生。8月21日和9月13日在广东省政府门前千人以上老人们的静坐诉求就说明了这一问题。 我们感到非常震惊和迷茫!眼看情况在不断恶化,老人们心如刀绞,精神濒临崩溃!
邦家是2008年经广东省工商局依法批准成立的(其前身是2002年成立的广东绿色世纪公司),广东省工商局向其颁发了工商营业执照,广州市政府也向其颁发了中外合资和融资租赁营业执照。该公司旗下的产业有:绿色世纪、素成斋、童来福、邦家租赁、旅游养老基地等等,都是国家规划中鼓励的朝阳产业。多年来,邦家一直得到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和领导的大力支持和肯定。在绿色世纪时期就有原中纪委委员张凤楼经常参加绿色世纪的各种会议和活动。在邦家成立时和成立后就有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时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全国人大常委会时任副委员长周铁农、陈昌智、原副委员长彭佩云,全国政协时任副主席阿布来提.阿布都热西提、王文元,广东省时任省长黄华华,广州市时任市长万庆良等,都参加过邦家的重要会议,或在会议上发表讲话,或给会议剪彩,或发贺信祝贺。受到包括央视、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在内的全国众多新闻媒体的积极正面的宣传。特别是2011年4月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国际租赁产业博览会启动仪式暨新闻发布会》,中央多位领导同志出席。(见附件)2011年10月中央第二套节目详细报道了邦家,并称之为朝阳企业。至事发前,邦家荣获“消费者最信赖的质量放心企业”、“最具投资价值经营连锁机构”等中央和广东有关部门授予的各种殊荣60多项!由此可见,从中央到地方及广大新闻媒体,均是对邦家的经营理念和经营范围表示认可和赞赏。而我们也正是出于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才做出了投资邦家的决定。所以党和政府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大多数人出生在三、四十年代,对党和国家有着深厚纯朴的感情,热爱党,热爱祖国,同共和国一起成长,对党和政府充满期望和信赖。为了能较体面的生活和养老防病,当我们得知邦家并看到邦家的实力,看到许多政府官员对邦家的肯定和支持,听到许多国家重要新闻媒体对邦家的宣传。便义无反顾地将“养老钱”投入其中。目前全国有约十五万老人投资该公司,其中绝大多数是65~80岁的离退休老人。邦家自2002年以来(前几年为绿色世纪),一直都能按时依约向投资者支付本息。由于公司管理不善、盲目扩张,出现了资金困难局面,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部分老人的本金拿不回来,2012年以来,本金和利息均拿不回来。对此,企业法人蒋洪伟并没有躲避、逃跑,而是积极做客户的工作,想方设法盘活资产搞活企业。他先后和一千多名客户交谈,向大家承诺,将以实物作抵押贷款,在今年7、8、9月分期分批还清客户到期的本息,并保证公司在半年内恢复正常运作,同时还要启动新项目。在广州公安介入的前两天,公司还召开了广州地区200多人参加的座谈会,蒋洪伟就公司遇到的困难和应对措施与大家商讨,以求获得大家的支持。5月16日还准备召开深圳及其他地区的座谈会,因广州警方的抓捕行动而未能实施。我们且不说他的承诺是否真能兑现,但起码他敢于承担责任,同时企业还在,邦家投资债权人对此还抱有一线希望,但自从广州警方介入后,邦家债权人就一点希望都看不到了,甚至一天比一天失望。邦家案件到底惩罚了谁?有人说邦家案件是解脱了蒋洪伟,坑害了债权人,这话说的不无道理。邦家公司是债权人的公司,不是蒋洪伟的公司,甚至连一分钱都不是他的。现在蒋洪伟已被公安机关抓捕并移送给检察机关,应把邦家还给债权人。
为了尽快地把邦家案件办好,更好地维护邦家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还邦家债权人一个公道,我们广州地区4000余名广东邦家“债权人”向贵检察院提出如下紧急诉求:
一、 坚决反对广州公安机关在“该案件”仍然处在“事实不清”和“证据不足”的情形下,把案件移送到人民检察院。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检察院应坚决拒绝接受此案。责其继续侦查,补充材料。
二、 我们希望检察机关办案,要体现公正和公平性,你们责任重大,全国十几万债权老人都抱着渴望的眼睛看着你们,请你们不要辜负那些期待的眼神。我们始终认为,此案是一个与其他案件不同的“特别案件”:其一,是我们相信了一个受到“党和政府及各级领导一贯支持的企业”,才下决心投资该公司的,与其说我们受了蒋洪伟的骗,在经济上遭受严重损失,还不如说由于我们坚定的相信党和政府,才在经济上遭受严重损失。我们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政府是有责任的;其二,投资者(“债权人”)绝大多数是离退休人员,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这些人都是受党多年教育,是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的老人,当中很多都是共产党员,具有高、中级职称的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先进工作(生产)者,为党和国家做过杰出贡献。故此,此案应当审慎处理,处理是否得当,关系到政府的信誉问题,关系到全国10多万老年人的“养命钱”能否拿回的重大问题,与“维稳”和社会“和谐”“安定”关系极大。我们坚信,人民检察院必谙熟法律,明察事理,明辨是非,秉公办事,依法办案。在惩治违法者,保护人民大众权益方面高瞻远瞩,坚持公正立场,对案件处理得当,体现“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的广东精神。 
三、 希望你们在办案中要深入群众,体察民情,多听听广大债权人的意见。
四、 检察机关要和公安机关通力合作,尽快把在逃的邦家高管人员如:王民权、徐坤、曹国英、卢志祥、王娜、张荣珍、张岩等及贪污挪用邦家款物的财务人员,以及涉嫌犯罪的邦家所有工作人员,抓捕归案,将他们绳之以法。
五、 检察机关应该把办案和保护邦家资产及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结合起来,不能只考虑办案的事,还要考虑怎样保护邦家资产和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而后者迫在眉睫,如果要等到案件结束再考虑,很多老人可能等不到那一天,现已有20多位老人死去,如果问题不及时解决,可能有更多的老人会被该案件无端地夺去了生命。该案件涉及到全国几十个大中城市,人员十几万,金额上百亿元,可以说是建国以来最大的经济案件。案件处理得好不好,关系到十几万人的生命财产,对党的“执政为民”的理念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现在已经发生了8.21、9.13千人以上到广东省政府的群体静坐诉求事件。如果债权人合法权益得不到及时解决,还可能发生更大更严重的群体事件。我们知道,在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中央一再强调要维稳,但维稳要从源头上做起,要靠实际行动解决实际问题来维稳,而不能用高压政策来维稳,这样会适得其反,会越维越乱。只有把老百姓的合理诉求重视起来,采取有力措施把案件抓紧办好。维稳才不是一句空话。
六、 鉴于广州公安和检察机关办案力量严重不足,建议你们向上级反映,增加办案人员和办案力量,加快办案进程。
七、 我们希望和检察院建立交流沟通平台,这样有利于债权人和检察院之间互相联系,互相沟通,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八、 希望检察机关对广东邦家全国债权人的维权活动给予理解。我们都是受党多年教育,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的老人,我们中很多都是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很多人为党和国家作出过杰出贡献。其中不乏还有第一批享受国务院津贴待遇的专家学者,因此,他们给各级领导写信、上访,甚至参加静坐,都是迫不得已,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没有人会主动帮助他们解决合理诉求。希望各级党委、政府和公检法部门把精力花在怎样帮助他们解决合理诉求上,这样才能体现社会主义民主,叫人口服心服。否则,问题会越闹越大。出现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严重后果。
切望上述“案件”得到贵院的特别关心和格外重视,谨此
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地区4000余名“债权人”
2012年 9月 26 日
附件: 1、9.13广东省政府千人静坐请愿信《我们的意见和诉求》
2、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两次重大会议资料汇编 
3、曾支持和帮助过邦家公司的党政领导、专家和新闻媒体
4、时任中央党校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给广东省省长黄华华的信及黄华华对此信的批示
5、曾多次反映诉求的广州邦家2000名债权人签名手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