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1邦家案处置工作沟通会情况通报

更新日期:2019-11-27

             邦家案处置工作沟通会情况通报

      20191121日上午全维会广州维权组,按照市政府邦家案专案组的通知,应约在市金融局三楼会议室,参加了两月一次的邦家案件处置情况沟通会。参加这次会议的维权组人员有:张明创,傅永林,张钦秀,范梅芬,戴文龙共5人;专案组的人员有:市金融局黄处长,市信访局李永调研员,市检察院杨处长,市法院执行三庭刘卓江法官,市金融局处非办黄科长及工作人员小张等共6人。

    上午10点会议开始,主持人黄处长。他首先对未能参加此会的金融局何局,省金融局黄义科长,市经侦支队等人的原因做了说明,然后按照惯例先由专案组通报近两个月的案件处置进展情况。

一、涉案资金归集情况

 最近汇入到广州统一账户的资金主要来自江苏,他们共汇入了555万元

(其中包括江阴市541万元、昆山13万元、常熟3千元),(江苏省还有9个城市未归集资金。今年920日沟通会上,黄处说:江苏省金融办积极配合,他们在8月底正式发文到各地市,要求在60个工作日内,及时处置邦家资产,并将款项汇到广州专案组全国统一账户);广东佛山汇入了15万元。加上前期汇入的资金,现在广州统一账户中的资金总额为1766万元。

二、     案件处置的工作情况

为了推进资金归集的工作,专案组做了很多努力。由于江苏和重庆资金较多,我们将这两地作为工作重点,还是有所收获。如江苏近期就汇入的部分资金。对于遇到的困难与难题,我们向省里做了汇报,省里也很重视,在上星期,广东省处非办召集了由省市公检法部门与政法委参加的联合会议,针对问题进行了分析,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关于北京青龙湖的问题。为了弄清情况,我们特调出了邦家公司与开发商的合同,证实了合同签定时间是2006年,2009年北京市怀柔国土资源分局认定这些建筑属于违章建筑,并下发了《处罚裁定书》,因此,不存在旅游开发公司欺骗你们的问题。20111月怀柔区法院裁定,准予强制执行《处罚裁定书》。所以,该别墅资产追回的可能性不大了。

2、关于重庆资金归集问题。重庆主要有72套房产,已卖出49套,还有23套。由于某些原因影响拍卖,工作还在进行中。已拍卖的收入有3000万元,一直没有汇集到广州来,其原因是部分重庆受害人不同意汇出,重庆市政府说为了维稳,所以暂时没汇。根据规定此款迟早要汇到广州来的。

3、全国至今还有88辆车没处理的问题。主要原因是年限太久了,超出了三个年检周期(6年),已属于报废物品,但报废的也要处理,否则损失更大,已通知下去了。

4、广州南沙430亩地的问题。经查该地没在原判决书中提出,不在执行资产范围,所以现在对其归属的纠纷不予处理。

以上是黄处的通报内容。

三、市金融局处非办黄科长专门介绍杜长江等人上访情况。

近期杜长江等37人代表9省市的邦家受害人,来到广州进行上访活动。他们联系了我们,说要与专案组进行一次见面沟通会。我们答复说:邦家案债权人很多,我们不可能任何人都接访,大家的工作任务都很繁忙。长期以来都是张明创为代表的维权组织与我们进行沟通活动,所以我们一直是以张明创等人为认可的维权代表,过几天我们又要开沟通会了,你们想参加可与张明创联系,让他们调剂12个代表名额给你们,代表只能是5人,你们来了可以增加到6人,与张主任等人一并来开会。但希望你们做好内部的协调对接,统一意见,不要在会上你说一套,他又说另一套,让我们无法回应。现在看来杜长江等人不同意我们的建议,所以前天他们到了省信访办,其中5人分别代表吉林,江苏,辽宁,香港,广州的邦家受害人进行上访,省局黄义科长和我两人接访了他们。他们主要谈了三个方面内容(1)我们是有着不同观点的代表,政府应听取各方面受害人的诉求意见;(2)邦家案广东省、广州市政府有责任,应承担责任;(3)反映了一些诉求。如招商引资引发的群众投资损失,政府有责任,要有分配方案等。昨天他们还去了南沙。希望张与杜两派应加强沟通对接,才有利于更好维权。

四、对于黄科的情况介绍,张明创专门做了发言

1、杜长江等受害人这次到广州的活动,我们全维会的态度是,既不参与也不反对。不参与是因为他们没有正式通知和邀请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谁?具体参加这次活动有哪些城市、哪些人?具体有哪些活动内容及方式方法等,所以不可能盲目参加。不反对,是因为他们也是邦家受害人,在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要求追回自已的血汗钱这点上我们是一致的。所以希望专案组也要网开一面,该接访还是应该接访,多听听受害人的各种意见。

2、我们也愿意团结一致来维权,几年前就在浙江的长兴与他们开会交换过意见,最后失败了;今年6月初又派人到大连、长沙与他们开会沟通,希望双方都能求大同存小异。但他们没有诚意,我们也没有办法。

3、合不拢的原因是维权思路不同。全维会有一套相对全面的维权思路和方法,并按照全维会和律师集体研究制定的方法,一步一步向前推进;而他们的维权思路和方法经常改变,而且,不少提法和做法,脱离了中国的国情和当时国家的相关法律。至今我们双方的维权都不算成功,无法为受害老人讨回血汗钱,现在维权已近八年了,老人们没拿回一分钱,究其根源是各级政府没有承担应负的责任,办案部门工作不到位,互相推脱不作为,在追赃挽损上没有突破性进展等等所致。现在案件一拖再拖,老百姓都要愤怒了,最近重庆受害人在信访办外组织了游行(现场拿出手机要播放视频,黄处说不用了),要求政府承担责任,重视并加快处置案件。否则,迟早会有大批人员赴广州或去北京讨说法。

五、     对案件处置现状,五位维权代表都相继发言提出意见归纳如下:

1、南沙430亩地的问题。以前开会专案组领导表态,南沙区政府解决不了,交市里来解决,市里解决不了就上报省里解决,现在不负责任干脆就说没纳入司法判决,不执行,没人管了。这是完全违背合同法的行为,按合同法我们有使用权。法院没有判是法院漏判,要纠错;然而,法院判了那么多被告的退赃、罚款,你们至今不是也没有执行吗?这又如何解释呢?

2、现在办案进度慢,完全是因公检法办案态度造成的。在审判阶段,说要有利于被告原则,而不顾受害人利益,产生大量错判 、漏判,我们提出要对原判决进行纠错补正,但谁也不管,中院还说你们报上来我们也不会受理;在执行阶段,仅对一些好办能办的办一下,其他的就不管了,如何谈得上追赃挽损呢?

3、广东是案件处置的牵头单位。在资金汇集问题上,应该带头做好,可就是在眼皮底下,广州市各区法院判决执行追回的款项一直没交到统一账户中,这是为何?还有追缴罚款与非法所得全国问题非常严重,而广东自己做得怎样?如深圳市的集资款有4.8个亿,法院只对被告判决30万了事,还不知这30万收缴了没有,还有王明权自认非法所得800万,法院只判400万,结果一分钱也没追回。这样的处置工作会有成效吗?!

4、每次开会我们维权代表都提出许多要解决的问题,你们并不重视,也无任何回应,造成同一问题反复地提,就是不办。如判决书提到没收蒋洪伟全部资产至今也不见蒋洪伟资产明细表;20121-5月集资款不见了,我们多次反映,至今没人管;赵静向蒋洪伟借款7000万元无人重视无人追回……

5、判决书写着“按第一期司法会计鉴定报告来追缴赃款”,但公司高管的收入都是现金支付,这笔款项巨大,却无人查问。蒋洪伟在法庭上说,仅徐新颖一人就身价过亿。邦家共64家分公司,24家子公司,3家境外公司,可见高管人员非常多,加上会计众多,如能追究查清楚应能追回不少的赃款。

时间已到中午12时,黄处长总结性地简短发言,一是对大家提的各种意见表示要认真研究和考虑,二是鉴于此案复杂性难点多,省局黄义科长正在准备资料要去北京国家处非联办反映汇报,市金融局也准备一起去。 对此,我们要求黄处一定要向国家处非办反映两个问题:一是对法院的错判、漏判问题如何解决?因为我们向广州市中院和广东省高院反映,均不予受理。望国家处非办给予明确指示。二是对于尚未查清的资金、资产该怎么办?也请给我们指一条出路!

最后,黄处长说,他记下了,会议便到此结束。

 

                                                           全维会广州维权联合组

2019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