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3.19 广州维权代表与邦家案专案组沟通简况

更新日期:2019-3-22

              广州维权代表与邦家案专案组沟通简况

  2019319日下午,张明创先生等5位广州维权代表与广州市政府邦家案专案组进行沟通,市金融局何副局长、市处非办黄处长、市中院马法官、市中院执行局徐法官、市检察院方处长、市经侦支队陈队长、信访局李处长共7位领导参加了沟通会。

  一、首先,黄处长及各执法部门向维权代表通报了近期的工作情况。

  1、两个月一次的工作通报这个时间点比较特殊,国家刚刚开完两会,你们在维稳方面在这期间的配合,顾全大局,在此表示感谢。

 ①我们将邦家案的有关情况向国家和省作了两次专题汇报,第一次是213日何局汇同南沙区相关领导向省金融局作了专题汇报;第二次是226日何局带队再次去了国家处非联办汇报了整个案件的进展情况,国家和省一直都很惦记这个案件的处置情况。

 ②推进各涉案地的处置情况:要求各涉案地每个季度向我们报送当地资产处置情况,但各地的回复不是很理想,没有回复的,我们一一主动地打电话。比较重点的地区是重庆市,重庆有72套房屋待处置,去年我们去了一趟做推动工作,目前46套房产法院正在挂网拍卖,其中6套房产拍卖成交,40套仍然在拍卖中,最近我们准备再去一次促进一下。

 曹国英房产,前段时间我们多次开会协调、督促相关部门落实。

 ③关于资产归集,1月份前收到4笔,2月份收到5笔:杭州江干区法院5.8万元、杭州西湖区法院64.67万元、杭州余杭区公安局1.03万元、浙江长兴县法院6万元、上海虹口区法院187.96万元。9笔款项累计共618.95万元。

 ④车辆的处置问题,广州法院已卖了103辆车,各地车辆遇到很多问题拍卖不了,我们把广州处置103辆车的经验材料,已经报到省里并发到涉案地参照推进。

 2、市公安经侦:曹国英房产问题,我们与检察院多次沟通,最近曹国英家属已将房款185万元退缴到公安局的涉案帐户上,我们准备归集到法院账号上。

 3、市检察院:围绕曹国英房产问题,我们多次做家属工作,通过沟通交流,说服打动,上周三退缴房款185万,此项房产处置工作告一段落。

 4、市中院执行局:围绕判决书执行,700万款项已汇到统一账上,18辆车还在协调过户,材料已提交,评估费还没发放,待领导批准。还有车辆保管费的问题,还没有谈妥移交。我们在协调北京青龙湖房屋进入执行程序。

5、市中院:广州的罚金不上缴国库,待返还受害人。

二、代表陆续发言

1、请执行局提供处置青龙湖的法律文书。外地汇款归集的资金我们希望提供清单给我们,我们要有知情权,督促各城市追赃挽损。

2、我们去年曾向专案组递交关于请求将“邦家案”判决书中对罪犯的罚金优先退赔被害人的书面报告,为了维护本案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在执行中财产不足以支付被害人损失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41030日公布的法释[2014]1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的精神,罚金应该优先退赔给受害人。我们强烈要求:广州市政府处置邦家案专案组根据该《规定》,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并向涉案47个城市发出通知,不知何局你们做了这项工作没有?

3、关于南沙土地问题,我们多次诉求都没得到落实,你们往省里推,我们去年12月到省信访局诉求,回复已转金融办,有关南沙问题的回复我们不认可,我们多次反映判决书没有将南沙问题列入执行内容,判决书判公司无罪,双方律师都论证合同仍然有效。在前年底,专案组与全国38位债权人代表在沟通会上,黄处长向大家简单介绍第二次在广东省召开的16省市联席会议精神提到:南沙问题,南沙解决不了由市里解决,市里解决不了由省里解决,当时大家都有记录,现在被你们的回复推翻了,这样不符合事实,全国受害人意见很大,领导不负责任,政府如何取信于民,如何解决实际问题?

你们常说要依法办事,但从很多问题上看差距很大,法律能解决的问题,恰恰没解决,公司合法合同有效,现在合同被破坏,一级政府还出现这种情况很不应该,怎样做好追赃挽损?

4、各地判决书大多判得很不理想,执行不力,几乎没有退赃,如何谈追赃挽损?

 你们也常说要维稳,但在有的问题上,你们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受害人有意见找你们,你们却推卸责任,请问不稳定因素的根源在哪里?   

 三、专案组回应:

 我们不是办案部门,行政不能干预司法,各地都必须按法律规定执行,如罚金依法返还受害人的问题,我们没有权限要求各地司法机关怎么做。你们反映青龙湖房产的问题我们会向省里反映,通过北京渠道处置。曹国英房产问题解决了,陆续处置归集,下一步去重庆,重点督促处置归集。南沙问题准备再次向国家处非办反映,跟进,保持与各地联系。

到时间了,沟通会结束。我们的诸多诉求仍然石沉大海,我们感到很无奈。

 

                                                                                             全维会广州维权组

                                                                                                2019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