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29南沙区政府与广州维权组沟通情况

更新日期:2018-6-3

          南沙区政府与广州维权组沟通情况

 2018529日下午3时,广州维权联合组由张钦秀先生带队、 傅永林、韩玉红、温晓晖及法律顾问彭律师等5位代表依约与南沙区政府进行座谈沟通(张主任因有事在办,未能赶来参加此次沟通)。南沙区政府由董常务副区长、金融局程局长、金融局委托律师王超莹及镇各部门领导共12人参加了沟通会。
   
董区长表示:今天工作很忙,但还是抽出时间来与你们见面,今天我是第一次见到王律师,王律师与你们及李律师已经对接见过面,王律师的法律意见已形成,请她向大家汇报。

 王律师以第三方的立场对南沙区黄阁镇东里村与广东邦家租赁有限公司共同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的效力,履行情况,以及该合同是否解除等法律行为及后果等向与会人员作了汇报解读。
   
董区长表示,王律师的法律意见通报之前他也没有接到,大家有何疑问可以提出来探讨沟通。
   
双方针对问题焦点进行了交替提问和讨论。
   
听了王律师的意见书,代表们对《土地租赁合同》的分析和看法有了一定了解:合同的有效性我们无异议。对东里村的做法我们有看法。单方解除合同无效。不可抗力问题。邦家公司没有履行合约是有客观原因的,公司没有犯罪,公司出现了不可抗力的问题。
   
受害人代表首先问,王律师的意见书领导们收到多长时间了?看了意见书有什么想法?
   
董区长:我们不给意见,因政府不宜做这种判断,由王律师给意见。
   
代表:王律师在意见书中明确阐述了本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对此我们表示赞同。从意见书中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因为东里村单方解除合同才造成了今天的争论,那就应该讨论东里村单方解除合同是否合法有效,而不是被害人的诉求是否依法依规问题。意见书指出,东里村有权使用公告、公正、送达等方式解除合同。我们认为,在使用方式上没有异议,而送达结果是无效的。因为上述方式是在找不到当事人和联系方式时才使用的,就蒋洪伟而言,他是可以找到的,那时他在看守所,解除通知完全可以送公安或法院转交,为什么不送这两处呢?由此说明是无效送达。造成这种局面南沙区政府是有责任的,邦家公司是以招商引资方式引进来的。当时蒋洪伟正处于刑事案件的审理阶段,不能附带民事行为。而此时东里村发布公告解除合同,其做法与法相悖。与此同时,南沙区政府竟然批准东里村另外转租他人的文件,这样不仅违反了法律规定,也助长了东里村无视法规施行了一地两租的行为。③对于合同的解除不属于不可抗力,我们有不同的看法,在邦家公司的工商登记证书中,其经营范围里有融资租赁业务,此为其一,其二是他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有地方政府和官员的支持,故他在当时,不可能认为自己是在做违法的事,因此也就不存在可预见、可避免、可克服的犯罪发生。它与杀人、抢劫、偷盗不同,这些是做之前就可预见的,故本案应属不可抗力,退一步讲,邦家公司没有犯罪,而蒋洪伟被抓导致合同不能履行,对邦家公司而言更应属不可抗力。④对于“意见书中”说被害人不是合同主体这一点我们没有异议。⑤关于“意见书”中讲到在蒋洪伟的判决书中,没有判决此地块属于没收蒋洪伟的财产之列问题,对此我们非常气愤,因为在此判决书中漏判错判的问题很多,我们还准备同法院再行交涉。然而,在目前的追赃挽损阶段,很多漏判的人、财、物我们都在陆续追回,公、检、法部门均已认可,因此,本合同的权益也在此追缴之列。    

 董区长:今天我们主要抓住焦点谈如何解决问题,不要老捆绑纠缠政府问题。你们的利益受到侵害,区政府应该怎样处理。解决“合同”问题,要由“合同”双方来处理,合同是否有效,各方都有异议,可以去仲裁或由法院判决,有了法律文件政府就好解决了。蒋洪伟有罪,公司无罪,两者要区分开来,先把法律关系捋顺了,下一步就好做了?
   
王律师:明白你们的诉求,要知道你们和政府都不是合同的主体,你们现在谈的多是在为主体设想一些东西,其实,问题应该由主体双方去协商,你们可以找出路。

 代表:当初蒋洪伟在羁押,解除公告时找他很容易,当时双方主体是可以互相协商的,为什么不找?现在才来强调主体双方才能解决问题,再去找蒋洪伟难度非常大,“邦家”从一开始就被查封,公司无罪但名存实亡,委托找谁?问题很复杂。

 董区长:这就是问题分歧所在,但现在我们的分歧越来越少,焦点越来越明确,理解王律师的意见,“邦家”作为主体可以去告东里村。

 代表:如果要告我们也不用来找你们了,当时在市政府沟通会上,邱局长曾建议我们不要告,来找你们这个平台协调解决。
    
彭律师:①律师之间是没有大的分歧,了解了王律师的意见书,对如何协商解决土地问题,合同有效性的看法是一致的,东里村有权力向对方解除合同。法律有规定,在合同有效送达三个月后,解除的合同才生效。但东里村5月份发出的解除公告,同月份就将此地块转租给安吉华南物流中心,这种做法超越了法律的范筹。债权人虽不是法律的相对主体, 但七彩城是债权人投资的,有直接利害关系。在这个项目上债权人投资了多少?现在土地都升值了,在增值效益中,政府在法律框架范围内,是否可考虑按比例补偿给债权人?希望双方各退一步,协调解决这个问题。
   
董区长:彭律师的建议很好,建议彭律师可否找出类似案例来参考。会后程局长、法制办、王律师等到东里村去一下,把本次会议精神传达给他们,做以下工作,让村里出一点,收了邦家公司多少钱,看能否还回来,政府再补一点。政府出钱要班子开会研究,而且还要报省、市政府批准,很麻烦的。我希望实际点,对解决的问题有好处的我们就去做。      
代表:经过交流,确定合同有效,解除合同有争议,债权人认为它没有达到法律效果的目的,我们一直希望与南沙区政府共同找办法,妥善解决,最好不要走法律程序,老人们等不起。

董区长:如走法律程序区政府可以答应予你们进行法律援助,如果我们不依法处理,村里23千人不同意,闹起事来也不好办,且解决不了问题,政府每做一件事都要经得起历史检验。

之后,我们提出王律师能将正式的法律意见书给我们一份,董区长接话说:“意见书我也没看过,等我们阅签后再给你们。
   
最后张钦秀转达了张主任的两点意见:1.希望区政府尽快处理好此事。2.如处理不好,我无能力阻止全国被害人来区政府讨说法。

董区长:你们的意见我们收集起来,双方律师工作继续对接。你们要保重身体,并请代向张主任问好。

沟通会在心平气和的气氛中结束。

                        

                                                              广州维权联合组

                              2018.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