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广州市政府邦家案件专案组座谈会情况概要

更新日期:2017-4-8

参加广州市政府邦家案件专案组座谈会

情况概要

 

       2016517日,广州邦家债权人维权联合组张明创、傅永林、卞长浩、黄梅儿、戴文龙五位代表参加了每两月一次的政府专案组与债权人代表沟通座谈会。会议在市政府金融局会议室召开。

上午10点半会议开始,参加会议的有市检察院公诉二处王处长、市中级法院的许专员、公安经侦支队的罗中队长、南沙区政府的陈局长、市金融局的聂副局长、李副巡视员和市维稳办的代表及几位科长及工作人员。会议由市政府金融局新到任的聂林坤副局长主持。通过自我介绍,我们得知今后将由他来主管负责邦家案件专案组方面的工作。

张明创主任作为主发言人,谈了对蒋洪伟判决后全国老人们对此事的反应,一方面对案件的定性及对蒋洪伟的判决表示满意,另一方面,判决书中没有对广大债权人的权益给予应有的体现,大家感到不踏实、不满意。希望尽快召开16省市会议,促进邦家一案的妥善解决。同时也通报了前一天(即516日)广州五百多老人去省政府请愿及诉求情况,张主任说:我们的行动事前告知过专案组及广州警方,我们是善意地促进16省市会议召开,并不是制造恶意的事件,但公安出动大批警员,对我们到场老人们进行恐吓与驱赶,野蛮执法,所有警员不佩戴标识符号,想干什么?想对老人们大打出手吗!对此我们非常愤慨,我们会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张主任之前已将这次座谈会的具体诉求内容发到专案组的邮箱。

具体的诉求提纲有以下六方面:

一、关于召开全国16省市会议问题,专案组做了哪些工作?现在进展情况如何?中央政府有什么答复或打算?

二、请通报全国各城市确权登记工作进展情况。专案组做了哪些努力?取得哪些进展?

三、请南沙区委、区政府的代表通报对全国维权代表在31日的沟通会上提出诉求的落实情况,给全国邦家受害人一个答复。

四、请公安局代表通报邦家案件追赃挽损、对涉案人员抓捕进展情况。北京邦家店的调查取证工作有什么进展?

五、涉案资产的处置工作一年多了为什么没有进展?要拖到什么时候?

六、作为政府部门和执法机关,如何化解邦家老人的合法诉求没有得到重视从而造成老人们愤怒、激动导致大规模的群体事件?

根据我们诉求内容,聂局要求各相关部门分别回复。

首先是金融局李副巡视员说:昨天在省府我们见了面,你们要求尽快召开16省市会议,在上一次(32日)的沟通会已提出过,我们没权力也不可能决定何时召开,我们在34日就把你们的要求报省金融办了,上面也是重视的,据我们了解,省金融办也很快向国家处非联办做了汇报,由于是全国会议,为了慎重,现国家处非联办正在了解各省市准备工作进展情况并征求意见。你们要了解情况可以到我们这里来,不必去省府,我们会接待,前几天杜长江两人来访我们都接待了。你们都是本省本市的,我们更不会拒之门外。你们重视邦家资产的去向,我们也同样重视,如北京青龙湖别墅资产我们到现场调研,我们也去过重庆、北京邦家店、江西波尔山庄等地。只是邦家没什么资产了,总共集资99.5亿已返还你们债权人80多亿,还会有什么资产?但只要有新的线索我们还要继续追查的,有些不是我们权限能办的,也请你们理解。

接着,南沙区政府陈局长发言:邦家在南沙签租430亩地一事,区政府领导高度重视,也召集过好几次会议。整个过程和情况已搞清了,2010年当时要开发南沙一些项目如:七彩城等,9月份邦家公司与东里村签了一个征用土地项目的合同,按规定要向当地国土部门申请办理土地使用报批手续,201110月东里村向政府规划部门递交了一份申请报告,但邦家公司从没提交上项目需用地的任何手续,所以到现在国土规划局都没有发用地批准书。虽然东里村与邦家公司签有合同,但土地仍属东里村集体用地,这种土地权属关系是没有变的,在此加以说明。

紧接着,经侦支队罗中队长就邦家案追赃挽损情况作了介绍,他说:追赃一事由于案发4年了,再对资产追查有一定的难度,所以主要还是针对赃款达到20万元以上的人员进行抓捕,并力促他们退款。现已抓捕16人,但有能力退款的只有3人,其余13人都说几年来钱都用完了,没有能力退款。目前抓捕还在继续,具体名单不便说。对于北京店资产的取证很困难,我们去过,因该店没有涉及非法集资问题,故北京警方也就没立案,到底有多少资产,邦家公司也没有任何的凭证资料,问蒋洪伟他就往徐坤身上推,你们提供的该店员工名册与电话都是几年前的,许多人都走了找不到,有些人电话都改了联系不上。我们去后该店巳不存在,现在是另外一个公司,向原物业了解到:该店早巳将原有的车辆、物资全部进行拍卖处理完了,顶了物业费,其他资产也都转移走了。我们找到当时具体办理的北京卓为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他们说有拍卖手续和相关许可,说资料现都存放在档案库内,没有给我们看。

关于邦家涉案资产处置问题,专案组方面认为:案件现移到省高级法院了,要等高院作出最终判决后才可执行,理由是重庆有先例,重庆法院在邦家案还没终结就拍卖了邦家汽车,导致买方汽车过不了户,现还没拿到牌照,都要求退货,如我们草率地处置和拍卖,也会导致同样情况发生。

对我们诉求的六个方面所给的回应,我方代表极其不满,主要是在以下几方面再次提出我们的强烈要求。

1、追赃挽损不能避重就轻。我们具体举出这次法院判决中说到没收蒋洪伟全部资产,但清单中只显示没收94万元,其他资产就一字没提,赵静的两个公司呢,共同资产就不处理了吗,还有在201215月的集资款没交到邦家总部。你们对这上亿元的资金就不追缴吗?那些非法所得20万以上你们抓了一些,并说他们没能力退还,但那些非法所得上百万、上千万的邦家中高层人员和财务人员,蒋洪伟也说了这些人每月收入都在几万元以上,为何这些人员的赃款不追缴也不抓捕,至今这些人利用赃款买房买车办公司仍逍遥法外。老人们非常气愤,要给个说法。

2、希望公、检、法尽职尽责依法办案,不要互相踢皮球,不把我们老人的合法权益放在心上。办案过程中,司法部门口口声声说要重证据,当我们把大量证据收集(十几箱)给公安,他们说交检察院,到检察院后说案子移交到市中级法院,要交中院。直到案件判决后中院也没看,原封不动退给我们,说法律程序走的不对,你们资料不能作依据。今天你们又说201215月集资款追缴没证据,实际上两年前就给你们证据了,是你们不看,不重视,这样能办好案吗!邦家案是如此重大,给我们的感受就是你们仅仅为完成任务而办案,没有做到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合法权益,彰显法律的公平公正。如,在蒋洪伟的判决书中只提了集资99.5亿,为什么不包含重庆部分的20多亿?蒋案已判,资金资产的来龙去脉依然没有查清,就这样草草结案,这是对案件负责,对被害人负责吗?公安讲:国外的资金资产我们的权限不够,查不了,可国内的为什么也查不清呢?检察院方面讲,在此案中我们只注重定性方面,资金资产不是我们考虑的主要问题。法院方面讲,我们办案考虑的是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如此办案,被害人的权益又如何得到保障呢?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而本案 漏的不是几千万、几亿、而是几十亿,这是我们的司法机关应该做的吗?又如,张司非法所得600余万,这是司法审计的结果,但张本人只认可50万。法院最后就判50万的退款,这样办案,只能让犯罪份子高兴,而广大受害人权益得不到保护,这如何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呢?

3、刚才李副巡视员说邦家没什么资产了,因集资99.5亿已退还债权人80个亿了,再去掉人工费、成本等也就没什么钱了。请问,返还给债权人80亿的依据在哪里?你凭什么这样说?他们无语。

围绕以上内容,我们的债权人代表严厉地指责了办案方,座谈会氛围一度紧张起来。由于时间已过中午12点,聂局提出停止议论,由他说几句:

1、听了你们的诉求意见,我个人表个态,现在我是该案分管领导,我会尽职尽责地负起这个责任,请大家相信我,可以用今后的行动给大家看。

2、大家要有信心,你们积极维权,盼望早日拿回血汗钱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你们大多是老人,有的可以说是我的父辈了,将心比心,自己家老人钱被骗没了,都会很难过。你们要相信政府和司法部门会重视,会依法办案,要看到案发四年来,我们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止,从国家层面到省市都在想办法,在努力妥善解决各种问题,如不重视,就不可能今天在这开会。你们谈了很多,可以看到在座人员心情都很沉重,虽然会议超时了,没一人说有事要提前离开,说明办案部门都是很重视很关心你们的。

3、解决和处理好该案,希望大家都要客观和实事求是地面对,到底能挽回多少损失,拿回多少钱,谁都不好说,我认为办案人员要心诚心真,积极努力地、尽心尽力地去做,会比那种只说大话不做事的要好,所以我建议大话不要讲,一切看行动。好吧,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

座谈会历时两小时,中午1230分结束

 

           广州邦家债权人维权联合组

          2016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