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5.10走访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简况

更新日期:2017-5-25

               走访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简况

2016510日上午九点,广州维权组成员张明创、傅永林、张钦秀、温小辉四位代表冒着大雨依约来到省高院上访。

省高院负责邦家案二审的主审法官和一名书记员接访了我们。张主任向法官提交了李律师的意见书,此意见书就广州市中院对蒋洪伟判决书中的判决不明确、不完善之处从法律的角度进行了阐述,还提交了广州维权组根据各地部分判决书和蒋洪伟判决书中存在的重要问题,整理出了一套尚未解决的、和判决不公的申诉材料。

首先,张主任向法官提出了要了解的问题:

1.蒋洪伟等14人的上诉后,省高院对审理此案的看法和进展情况如何?重要的是,要公平公正地把资金资产弄清楚,蒋洪伟到底还有多少资金资产?南沙地块,如何明确产权并归属被害人。两高一部强调,对涉案财物要依法追缴,积极为被害人追赃挽损。

2.蒋洪伟能不能被保释出来找钱,偿还被害人?

3.我们的律师想阅卷并想和蒋洪伟见面谈谈。律师阅卷想查看、了解哪些资金资产没查清楚,在资产资金中可查而又漏查的问题。

法官回答:我们已听取了上诉人员的意见,有的被告更换了律师(蒋没有换)。蒋洪伟写了上诉书,我们也提审了他,他也表达了希望出去还钱的意愿,问他打算怎么还,他回答的和以前差不多,没有新内容。此案目前正在整理意见,高院对此案不开庭审理,我们是按“刑诉法”的规定处理,尽快结束程序。以便尽快进入执行程序,启动处理赃款、退款、扣押物等问题。今后,查到的还会继续依法追缴和扣押,拍卖,变现,返还;没查清的,有明确证据的,用赃款购买的房地产要追缴,这可由侦查机关再查。涉案资产的善后处置具体由一审法院执行。

关于蒋洪伟要求出来解决还款问题。法官向我们解释说:无期徒刑是不能监外执行的,你们有这种想法,我是不会同意的,除非把我换了,如果我那样做了,我就是犯了渎职罪。如果蒋有诚意、有能力还钱,他可以提交明细的、可以执行的证据给我们,我们要求公安机关执行。明知道蒋没有能力偿还债权人的钱,这种人出来会故伎重演,又增加新一拨被害人,用后者的钱偿还前者的钱,这种事我们能做吗?无期徒刑终审判决两年后,蒋认罪服法,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根据立功情况,经过严格的、多道司法程序审查、报批后,才能减刑,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从裁定减刑之日起计算不能少于十三年。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实际执行十三年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再犯罪危险的,可以假释。监外执行、假释等法律对蒋洪伟来说在较长一段时间都不适用。

你们的律师要约见蒋洪伟,恐怕会影响我们的办案时间,我认为没有必要,如你们执意要让律师见的话就抓紧。同意你们的律师阅卷,索取被告的上诉书,按程序办理。

代表们针对蒋洪伟判决书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发了言:

1.执法机关的执法原则是惩治罪犯,保护人民的合法权益,但本案的资金资产完全没有查清楚,如;99.5亿资金中未包含重庆的20多亿、国外公司的资产资金状况如何?根本没查、徐坤购买的高档车、游艇、直升机及卷走了多少钱?至今不闻不问,这么大笔的资金不做交代,又如何谈保护被害人的利益呢?

2.没收蒋洪伟全部财产包括夫妇共同财产吗?赵静的资金中有哪些是我们被害人的钱?赵静办公司时挪用的6000万元,判决书中没判明如何处置。

3.蒋洪伟在法庭上说,全国各门店201215月集资款没有交到总部,这部份资金有多少,如何追缴?我们曾向很多部门反映,得不到解决,公安不查找线索不抓人,我们找谁?

4.北京店的资产蒋洪伟说有4亿多,该店员工讲至少有7000多万,公安不追查,在执行程序中如何办理?

法官说:

1、对你们提出的一些不同数据和问题,我们是依据“不诉不审”的原则来认定的,蒋洪伟等人的判决书中没有列明、公安检察机关没有新的检控,我们是不受理的。

蒋洪伟的全部财产,概念上夫妻财产也是要执行的,查明财产来源就可以追缴,所以要尽快结案,以便执行部门尽快对涉案资产采取执行措施,以后还可以继续追索。

2201215月这部分集资款没有列在案中,蒋洪伟帐上没有,有些地方部门办案出于地方保护主义,或是出于保障维稳,我也无法回答,可以另外报案,应该属于案外案。

3、法院没有看到北京店、国外资产和徐坤等这方面的情况,你们可以提供证据,由公安机关去查,并向公安部申请,通过国际刑警协助去查。

沟通会在平和的气氛中结束。

 

 

                  广州维权联合组

                                              2016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