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5.3上访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简况

更新日期:2017-5-25

                         上访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简况


201653日下午两点半,广州维权组成员张明创、石清泉、傅永林、黄月嫦、温晓晖五位代表依约来到广东省检察院上访。

省检公诉处的一位领导和一名检察官接待了我们。首先,张主任递上了省检委托准备的广东省五市的判决书,并提交了李律师的意见书,此意见书就广州市中院对蒋洪伟的判决中对涉案事实的认定至今尚未查清,特别是对涉案资产及其流向至今仍不清楚,以及适用法律不当等问题,我们持有不同的意见。还提交了广州维权组根据各地部分判决书和蒋洪伟判决书中存在的重要问题,整理出了一套尚未解决的、和判决不公的申诉材料。

接着,张主任开门见山地说:

蒋洪伟的判决对广大债权人来说还是满意的,我们想了解一下,蒋洪伟等14人的上诉情况和省检对上诉的看法和做法,我们最关注最重要的是如何弄清楚资产资金的去向,如何保障老人们的合法权益;有的人想保蒋,蒋有可能保释出来戴罪立功吗?

公诉处领导说:

1、省检没有收到市检的抗诉书,由此可见,抗诉是不可能的,但收到了市检通报。省检还没有收到省高院的通知,故目前还不知道省检介入与否。省高院是可以自行书面审理的,省检不用出庭。只有两类案件是必须二审(开庭审理)的:一是死刑案,二是抗诉案。

2、对于资金流向追赃问题,省检没有这个职能,但我们可以提供思路,对邦家案,我们专门去过北京作汇报,上边也在跟踪案情,从上到下领导很关注,超于其它案件的力度。

3、放蒋出来还钱是没有可能的,法律是很规范严明的,有刑事执行部门把关,国家法律不允许,放不放蒋不会被你们被害人所左右,蒋如积极退赔那是他的态度问题。举例:国内公开报道的一个强奸案,女方(被害人)后来要求撤诉、和解,法律不允许,男方还是被判强奸罪,因为犯罪事实清楚。

 

代表们相继发言,对蒋洪伟的判决我们感到满意,但判决书中我们的权益没有得到应有的体现,大家感到很不踏实,感觉执法不慎。

1、蒋洪伟判决书比王民权判决书错漏矛盾更多,出入不是一个亿而是几十亿的资金不清楚,彻查资金资产的去向问题我们多次反映,对蒋的判决仍是一笔糊涂账。

 299.5亿集资款没有包含重庆部分,难道这部分资金不是被害人的血汗钱吗?为什么提都不提呢?20121—5月份全国各门店的集资款均未交到广州总部,资金去向为什么没有交代?资产资金对经济案件来讲是关至重要的,讲不清楚就是证据不足,是对被害人的不负责任。公安说海外资产够不到,那国内资产为什么也查不清呢?对北京邦家店的资产根本没有表述。全国到底有多少辆车?徐坤带走了多少资金?重庆赵茂判决书中提到重庆大多资金转入蒋洪伟、赵静和赵茂的私人帐户,赵静私用了多少老人们的钱?赵静为什么不抓?蒋洪伟判无期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目前蒋洪伟还有多少资产?夫妇共同财产中赵静的资金资产有多少?怎样算?赵静的资产是哪里来的,还不是我们老人的吗?等等这类问题是不是应该查清楚?

3、案件都判了,广东省金融办还没收齐涉案省(直辖市)的邦家债权人的债权登记表,如确权有问题,蒋洪伟案账目不清,判了还可以改吗?还是因超期羁押,草草结案?不要以为判了最高刑罚,判到了极致,其他问题就可以不管了,我们对此很不满。不能法院不理公安不做,糊涂官判糊涂案。如果省检能介入此案,希望省检能监督公安、法院将上述问题给予明确答复。

张主任最后说:省检在蒋案的定性上为全国竖立了榜样,但案件判了,资金流向却不清楚,全国老人不满意,希望省检用法律赋予你们的权力,司法为民,保障老人们的合法权益,为全国老人继续排忧解难。

公诉处领导最后也说:我们理解你们的心情。你们反映的情况,回去我们会好好研究,也会向有关部门反映的,你们辛苦了!

沟通会在平和的气氛中结束。

 

 

                       广州维权联合组

                                                            20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