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广东省高级人民院审理王民权、张岩的情况简报

更新日期:2015-11-7

关于广东省高级人民院审理王民权、张岩的情况简报

    2015113日上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王民权、张岩的犯罪案件。原预计九点开庭,但由于法警押解王民权和张岩迟迟未能到达,故延误至1015分才开庭。因张司与王民权在一审时在同一个判决书内,所以张司也一并到庭。他们三人的辩护律师共四人都准时到庭。

开庭后,审判长首先宣读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他们的判决书,并询问他们三人是否已经上诉,回答是:王民权、张司没有上诉,张岩提出了上诉。接着,由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员四人,先后宣读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对王民权、张司和张岩提起抗诉的抗诉书以及省检察院公诉人对本案的抗诉意见书。抗诉意见书中支持了市检察院对王民权、张岩的抗诉,而没有支持对张司和张浩的抗诉。据了解,省高检认为张司、张浩不属于公司的高层核心人员,对公司的运作没有决策权,故不予支持。

抗诉意见书主要内容大致为:一审法院判决认为本案系单位犯罪,由此导致其定性错误,量刑畸轻,判罚畸轻。本案非法集资金额特别巨大,涉案地域甚广,严重扰乱了社会金融秩序,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且受害人众多(主要是老年人),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应该判十年以上刑罚。蒋洪伟团伙打着公司的名义进行非法集资,且用于生产经营方面的资金与集资额明显不成比例,明知不具备偿还能力,仍在强力推行,是主观故意行为,属自然人共同犯罪。王民权是公司第二号人物,积极参与总部非法集资的策划、推广与管理,从中获取巨大利益,判其是从犯,是错误的。王民权是主犯,并属集资诈骗行为,市检院抗诉意见正确,省检院予以支持;而张岩是公司管理集资款和内部钱款的调拨使用的核心人物,与此同时,她还获得蒋洪伟的大量资金,并肆意挥霍,非法占有的目的明显。她在监管期间擅自逃回东北,脱离监管,损害了司法权威。虽然后来又自行投案,但这不属于自首行为。且她在案期间,对自己的问题避重就轻,也没有积极退赃表现,给受害人造成了严重损失,属集资诈骗行为。鉴于她在公司的作用,足以说明她是本案的主犯。故支持市检院的抗诉意见。

接着,根据庭审的司法程序,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法庭质证和法庭辩论。控辩双方(包括被告人)都充分表达了各自的意见,直到下午130分才结束了法庭审理。

通过这次开庭,从案情进展方向可大致归纳如下三点:

1、本案的核心人物(邦家公司高层领导)可定为集资诈骗罪,其他人员为非法吸存,即:一案两罪;

2、邦家案已不宜拖得太久了,该判的就判,该结案就结案了,结案后如何维权需要全国邦家公司被害人取得共识;

3、本次开庭,对王民权等人的非法所得是多少?应该如何退赃和追缴等问题只字未提,这表明司法机关对非法所得追缴方面的问题并未放在议事日程和重点工作中,这才是我们最担心的事情。

 

                                                                                                                             广州维权联合组

                                                                                                                               2015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