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维权,才能落实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更新日期:2015-9-25

 

依法维权,才能落实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非法集资犯罪活动情况下,受害人如何依法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权益是需要研究解决的现实问题。有不少人做过认真的探讨。如有人认为可以刑事附带民事;有人认为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也有人认为可以对政府提起行政诉讼。为加大上述权利主张的力度采取静坐示威、直接对话等行为的受害人不在少数。但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满意的解决。失望和埋怨,急躁情绪蔓延。

我仅建议大家还是要团结一致,坚定信心,群策群力,争取最好结果。

首先,中共中央已做出《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该决定中明确了“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人民是依法治国的主体和力量的源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必须坚持法治建设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以保障人民根本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200718国务院即下发了《关于同意建立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批复》,该批复中明确规定“非法集资一经认定,省级人民政府要负责做好本地区处置非法集资案件的组织查处和债权债务清理清退等处置善后与维护稳定工作,联席会议及有关行业主管、监管部门需要积极配合、协调和监督指导”。

201114开始实施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同年81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了《关于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性质认定问题的通知》。

2014325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2015623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规定了,已经生效的判决认定构成犯罪,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的,民间借贷合同并不当然无效。“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以上文件说明了国家对非法集资犯罪情况有充分的了解,并予以充分重视。特别是对如何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财产权益,如何整顿我国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出现的混乱秩序有具体的要求和措施。以上文件中的强制性规定在打击非法集资犯罪活动,保护人民群众财产权益的专项斗争中已发挥了重大作用。因此,作为受害人学习和掌握国家法律的规定是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重要环节,是手中有力的武器。

其次,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的以蒋洪伟为首的广州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集资诈骗案。案情复杂。具体表现在:

1、涉案人员多。被捕、公诉和付诸审判的多为主犯聘用的工作人员。首犯蒋洪伟等人至今未判。邦家案的实际控制人徐坤,在逃美国。蒋洪伟的妻子赵静至今逍遥法外。而蒋洪伟等人是非法集资具体实施计划的决策人,是巨额非法集资的实际控制人。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成为他们指使处于从犯地位的工作人员进行非法集资的基本手段,以掩盖他们进行虚假宣传,将非法集资来的巨额资金据为己有的真实目的。以此掩盖他们集资诈骗犯罪的本质。各地人民法院对因非法集资被公诉的被告人多以违反国家金融管理规定,扰乱金融秩序为由,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结案,这种判决对被告奉行蒋洪伟等人授意,进行虚假宣传,利用非法手段诱使受害人签订各种根本无法实现的合同,获取受害人的投资,获取高额的提成等行为计为犯罪的内容。这是不公正的。因为无论哪一个被告人都清楚公司没有国家的金融管理部门批准许可的融资资格,没有哪一个被告人不是面向社会公众花言巧语的进行虚假宣传,诱使社会公众受骗投资,去积极实现集资的目的。而且数额越大越好,其为的是高额提成。在各地人民法院为数不少的判决中仅认为这些被告人的行为扰乱了金融管理秩序,而不计他们扰乱金融秩序而制造虚假事实等欺骗公众的非法手段,甚至不认为他们获取的所谓提成奖励具有非法据为己有的犯罪性质。不计他们的行为是在蒋洪伟指挥、策划、授意下的团伙犯罪行为。这也反映出,市公安局经侦队对该案的事实尚未查清楚,市人民检察院虽以集资诈骗罪提起公诉,市人民法院仍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王民权、张岩等人。进而说明该案真相还没有被彻底揭露,被告人还没有受到国家法律的严惩。“有利于被告”的思想在事实没有查清的情况下,被审判人员广泛使用。使本来就复杂的案情更加复杂,使在案及在逃的涉案人员不再认真交代问题,增加了他们逃避法律制裁的侥幸心理。这样的执法力度起不到严厉打击非法集资犯罪活动的震慑作用。

蒋洪伟作为本案的主犯,从20145月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至今有一年四个月,尚未判决。蒋洪伟团伙中的主犯王民权、张岩和张司、张皓市中级法院虽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但市检察院已提出抗诉,省检察院支持抗诉,省高级法院尚未开庭审理。此间,于2015525日蒋洪伟向市中级法院合议庭递交了《自愿配合协助法院及相关司法部门追回邦家公司流失的资金、资产的可行性申请报告书》。蒋在报告中提出了释放状态的“一年时间”;需要“吴蓬笑、张岩、罗永鹏”的配合;需要“恢复邦家公司总部的经营功能”。蒋洪伟的想法是否能实现需要公安机关、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审查决定。仅就其报告而言,蒋洪伟希望他的主张淡化他的犯罪的性质,是在混淆犯罪与经济纠纷的界限,本质上是在向执法机关进行挑战。蒋洪伟的这一举动,在一定程度上也干扰了部分受害人的维权思路,对释放蒋洪伟出来找钱和恢复公司抱有希望。这是不现实的。一是释放蒋洪伟及其他人员在外追钱需要检察院、人民法院批准;二是对蒋洪伟提供的线索,只要是真实的,人民法院完全可以利用职权追查索取;三是公司重组,蒋已丧失了其法定代表人的权利资格,且公司已连续三年未通过年检,其营业执照已处吊销状态。市中级法院在王民权、张岩等人的刑事判决中已明确表示邦家公司属单位犯罪,公司的资产已经司法审计清算。除非公安局认为蒋抓错了,检察院认为蒋起诉错了,人民法院判决蒋洪伟无罪,否则,蒋洪伟提出的要求是根本不能实现的。蒋洪伟报告的价值在于它提供的线索是否真实,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2、依法打击非法集资犯罪活动和坚决惩治权利腐败行为交叉,是不可分割的两部分。因为非法集资,特别是巨额非法集资没有把持公权利的腐败分子的支持是难以实现的。蒋洪伟名下的邦家公司,背后的光环都是些权利人代表人民政府授予的。蒋洪伟正是利用这些公权利的持有人制造虚假事实,欺骗社会公众,利用广大社会公众对人民政府的信任,不择手段的吸收和占有社会公众的资金,为他们的私权利支配使用。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占有的资金链断裂,并虚假的伎俩暴露,如果不是公安机关于2012515日采取大规模的抓捕行动,广大受害人还在蒙骗中。但在这有计划有步骤的打击活动中,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冻结涉案的财产;徐坤成功的外逃,至今未予抓捕;甚至部分涉案人员至今逍遥法外。对此受害人完全有理由认为在这场严厉打击非法集资的斗争中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人民检察院的公诉和人民法院的审判不顺畅,甚至受阻,另有隐情。

3、邦家公司蒋洪伟非法集资案件涉案金额上百亿元。数额之巨令人惊诧。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确认涉案金额所依赖的财务凭证的真实性可靠性,审计报告的法律效力,特别是资金的流向均令人怀疑。可以想见,蒋洪伟早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他们不可能建立合法的财务秩序,甚至不可能留下他们犯罪的任何证据。但他们的犯罪毕竟不是他们个人行为,而是他们指挥几十人,上百人行动,其中不乏总裁、副总裁、经理、副经理和权利不等的财务人员。何况广大受害人手中的确实充分的证据在握,因此搞清其犯罪所得资金状况是有条件的。但事实是,公安机关扣押的涉案财产与涉案金额相差巨大,又无令人信服的工作和解释。使广大受害人对这场斗争的结果表示失望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如何查清资金流向问题是维权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第三,广大受害人自知道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以来,自觉地有组织的维权工作正在逐步深入,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对广大受害人维权的主张也越来越重视。但由于上述问题的客观存在,使各级人民政府,特别是人民公安、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对具体案件的处理与广大受害人的要求差距比较大。具体案件一旦进入诉讼程序和公布判决,诉讼程序和判决结果即成为受害人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人民公安交流沟通的障碍。受害人对维权工作的方向陷入迷茫。以致受害人之间产生意见分歧,展开争论。这些消极的情绪对维权工作有害而无益。为此,我仅作如下建议供大家参考:

1、依法维权需要受害人对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认真的了解和学习,使国家法律、法规成为维权的武器。如我国《刑法》第36条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决赔偿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这说明受害人对被告人索赔的权利。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6条规定“借款人或者出借人的借贷行为涉嫌犯罪,或者已经生效的判决认定构成犯罪,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的,民间借贷合同并不当然无效。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52条、本规定第14条规定,认定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这说明在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刑事被告人有罪,并生效后,受害人有权提起民事诉讼。

   总之,学习和正确运用国家法律是受害人保护自己权益的保证。

2、受害人要保护好证明自己持有权利的全部证据。因为受害人对与加害人(邦家公司的工作人员、本案的被告人)曾经建立借贷关系,支付了约定的投资金,以及借款人从未还本付息负有举证责任;加害人要根据证据提出承认或否认的抗辩意见。人民法院在立案后要根据事实裁决借贷关系是否成立以及如何返还的原则。证据是受害人主张权利要求返还赔偿的事实根据,一定要妥善保管原件。

3、广州市中级法院虽开庭审理了蒋洪伟等29名被告人的非法集资案。蒋洪伟不认罪,其他人也不认罪,认罪也只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庭审活动并未审查清楚集资的金额,更未查清资金的去向。本案至今事实不清已基本成为定局,市中级法院不易下判决症结所在。市中级法院不得不以“有利于被告”的原则裁处涉案被告。最终受伤害的仍然使广大受害人。鉴于以上,我认为无论是与上述三机关勾通,还是上访,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要深入分析现有三机关已发表的法律文件,找出其中的问题和表示不清楚之处,以此为据,在与三机关交换意见时,请执法人员:侦查员、检察员、法官对他们发表法律意见予以释明。借此机会明确提出我们受害人对他们释明的意见。这种交流才能达到有理有据有节的监督和推倒动案件查处的深入;

    维权委员会应着力研究涉案被告人的口供和涉案的审计报告及根据。主要是从这部分材料中发现更多的线索,以便使案件的审查能够深入开展。这也应该是受害人向三执法机关和有关上级主管部门、人民政府提出意见的根据。这是大家相信和依靠三执法机关和人民政府的最好表示。

    充分发挥律师的职能作用。律师是法律工作者,其开展各项工作的基本原则,除要严格依法办事外,更重要的是要根据受害人委托的工作范围和权限进行工作。工作的性质是法律服务。律师应对维权中出现的问题提出法律咨询意见。律师虽不能参加上访,但可以受广大受害人的委托向有关部门书面反映情况,可以以代理人的身份与三执法机关就案件的具体实施交换意见。

820全国律师工作会议已明确提出,律师无论是加强宪法实施、提高立法质量、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还是保证司法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以及创新社会治理。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都需要更多律师的参与。以法为业的律师队伍,需要从内心深处信仰法治,努力成为厉行法治的榜样。这为律师开展工作指明了方向。我会尊照全国律师工作会议的指示精神,努力服务于受害人的维权工作。同时也欢迎大家的监督和接受批评意见。

综上,邦家案的维权工作任重而道远。因此,受害人对维权的形势要有清醒的认识,要团结一致,群策群力,依法争取维权工作的最好结果。只要大家遵循依法维权必须坚持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以保障人民根本权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维权工作就一定能取得胜利!

以上意见,供参考。

 

                                       李梦石

                                    2015年9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