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浙江长兴会议的声明

更新日期:2015-9-3

关于对《“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纪要》及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第一次会议公告》的

声 明

我们在认真阅读了题述的两个文件及对前后四个版本的“会议纪要”做了比较后,作为7.21.长兴会议参加者,有必要把该会议的真实情况告诉全体债权人,对《会议纪要》和《会议公告》表明态度,特发表声明如下:

一.关于《会议纪要》。

(一) 参会城市和出席代表统计有误

本次参会城市18个,不是25; 出席代表26人。根据大会报到记录,他们是:南京(4人)、无锡(2人)、张家港(1人)、吉林长春(1人)、宜兴(1人)、江阴(1人)、长沙(1人)、重庆(1人)、扬州(1人)、杭州(1人)、余杭(1人)、镇江(1)、大连(1人)、湖州(3人)、常州(1人)、南通(1人)、常熟(1人)、广州(3人),(见附件一)。沈阳、南昌、抚顺、吉林、延吉和毫州没有代表出席会议。

(二) 《会议纪要》的形成及主要观点剖析

1. “纪要”形成过程。

“会议纪要”有个版本,没有形成一个双方认同的“会议纪要”。第一个版本:一个没有征求张明创等广州3名代表意见的“纪要稿(上网稿)(见附件二),第二个版本:我们两人写的版本(见附件三)。第三个版本:829日,老杜发给老石的“纪要稿”(见附件四)。第四个版本:92日,复老石、落款为“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筹备组”(见附件五)。

经过细读第一个版本“纪要”,广州代表认为“纪要”内容与会议实况不符,存在许多需要修改补充和值得商榷的地方。之后,由老石与杜长江联系,询是否同意由与会者老石和老张另起一个“纪要”稿,交给杜修改补充,如果大家同意,以这个新的“纪要”作为本次会议正式“纪要”向全体债权人传达。老杜表示同意。尔后,我们两人起草了一个新的“纪要”稿(第个版本)(见附件三)。819日,老张把第二版本“纪要”稿送到了老杜的邮箱。随后从20日起,老石连续多日多次,老张一次催促老杜把其修改稿送过来无果。至827日,老石请顾玉清女士打电话给老杜。请老杜务必尽快把其“纪要”修改稿(第三版本)送给老石。经过老石、老张、张明创和小顾四人,花了十天时间不断地催促,耐心等待。829日下午,老杜终于把他的“纪要”修改稿(第个版本)送到了老石邮箱(附件四)。

经过阅读老杜的第版本《纪要》,并与其原稿《纪要》(第版本)做比较。第版本“纪要”文字删减了,但是两个版本“纪要”的基本点相同,没有改变。又将老杜的第三版本与我们两人拟写的第版本“纪要”稿进行比较。老杜第三版本“纪要”基本没有采纳我们两人拟写的第二版本“纪要”内容。

830日,老石与杜长江通了电话,说老杜:你的“纪要”修改稿(第版本)昨天(29日)我们收到了。请问你的这个“纪要”修改稿是否存在再修改空间,请在今天内答复。如果没有修改空间了,我们讨论“会议纪要”一事,到此为止。

831日,老石再给老杜去电话,询杜何以至今没给老石回话。老杜说,我现在在外地,明晚(91日晚)到家后给你回复。直至92日中午,老杜才把“纪要”修改稿第四版本(见附件五)送到老石的邮箱。

经过把老杜的第四版本“纪要”与前面两个(第一、第三)版本“纪要”做比较,第四版本简明了许多,但分歧仍然较大,行文前后矛盾。如,当时的共识是“由张明创当‘筹备组’召集人”,没有双方各指定一个召集人的事实。共识是“由老杜方面推举7名代表”,不是“全国大联合方面推举7名代表”。没有存在“ 两个对等的‘筹备组’将就今后维权工作方向和措施等进行讨论研究,拿出合法合理和切实可行的方案,力争在一到两个月内完成名称的更迭及两个‘筹备组’的真正意义上的合并”的“共识”事实。落款为“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筹备组”,日期是“820日”。“纪要”应当是“7.21.会议”的纪要,怎么变成“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筹备组”的“纪要”,日期也变成了“8.20”呢。令人摸不着头脑。我们的理解是:老杜的第三版本“纪要”应视为其最后的“纪要”修改稿。其第一版本和第四版本“纪要”只能作为参考稿了。

2. 对杜第三版本“纪要”主要观点的剖析。

1)《纪要》(第版本)称:“与会代表纷纷谴责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公权力焦头乱额”。这是一些人的见解,不能代表多数人的意见。如此偏激表述和妄断论调,缺乏事实和证据。我们完全不赞同,也不认可。

我们认为,“邦家案”非涉广东一个省,而是涉16个省(直辖市),40多个城市的大案。广东省有责任把债权人的诉求及时向中央政府报告。可是,受“管辖权”限制,广东省不能干涉其他省市的办案。各地债权人的维权工作,应当怎么办,宜联合起来,团结起来,集思广益,找准维权大方向,以合力形式共同维权。

2)《纪要》(第版本)坚持抹黑“全协委”。三年来,“全协委”在组织维权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有目共睹。“全协委”工作存在不足甚至犯错应当善意提出,督促改正和完善,不应抹黑和否定。柳否定“全协委”三年来维权成绩,以偏概全。我们不认同,也根本不存在“与会代表一致认同柳成东发言”的事实。

3)“此纪要(指第版本),与会代表全体同意发表”。应当说明,此“会议纪要”未向代表们宣读,更没有讨论和表态,只是杜长江等单方面同意的“纪要”。广州与会者没有同意,不存在“与会代表全体同意发表”的事实。

4)【《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与会代表:(签名按手印)】。会议不存在“签名按手模”程序,是生造硬塞的记录。

对于上述四个版本的“会议纪要”(详见附件二、三、四、五),大家可以细读、比较和评价。

二.会议概况。

(一).关于会议的内容目的和议程。

会议之前,因不了解本次会议的内容目的和议程,我们两人带着学习的目的参加了本次会议,静听各位发言。

(二)。柳成东先生发言。

719日上午,柳成东先生被安排首位发言,耗时3小时,为本次会议定调。其主题是“全协委”维权方向错误,要承担责任;主张更换“全协委”名称,另行成立新的维权组织。其主要观点如下:

柳“认为坚持跟司法程序走是不应该的”。为何不应坚持跟司法程序走,柳没有提出任何理由。大家知道,邦家案”是涉99.5亿元,15万人债权人的刑事案,维权不走司法程序,走什么程序?有“捷径”、“后门”走吗?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哪一个高官有胆量做个批示解决问题?案发三年了,邦家债权人代表包括老柳也上过北京,送过材料,寄送过许许多多诉求信。据了解由于本案没有终结,所送资料都被转送回了案发总部广东。这说明目前上京送材料、理性维权可以,但不可能直接拿回钱。从历史上看,即使案件办错了,也要在司法程序走完之后,方可依法依据申请复议或司法重审,才能决定能否“翻案”纠错。“邦家案”也不例外,案件没有终审,“动”起来也不是目前的维权重点。一个特大刑事案件,企图绕过司法程序或主张不走司法程序便可达到维权目的闻所未闻。如此主张不是无知就是误导维权大方向。

柳说“邦家案广东省政府应承担全部责任”。柳没有提供任何事实和证据。凭空喊口号,你能告倒政府?真不知天高地厚!

柳说“三年维权债权人看不到希望,责任在全协委”、“全协委这个名字不适用了”。“全协委”是一个符号,是包括柳先生在内于20128月份在广州集体讨论同意使用的“符号”,主要成员包括二十多名委员,柳先生还是六个副主任委员之一。柳先生说“全协委这个名字不适用了”。试问“全协委”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妥,是越权、侵权了还是犯了什么法?有事实根据吗?如果没有事实,岂岂不自打嘴巴!如果说维权方面“全协委”没有尽到责任,柳是副主任,你自己应当承担些什么责任?

维权没有取得如期成果,原因首先是中央和相关犯罪地政府对本案不够重视,相关公检法部门没有尽力尽责,敷衍办案,判决不公平不公正。被害老人们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弱势群体,是无职、无权、无钱的“三无人员”。为了讨回血汗钱,三年来大家到处奔走呼号,付出了巨大努力,看不到希望,感到很失望,痛不欲生。难道处置本案的大权掌握在被害人手上吗?维权看不到希望难道要由被害人自己承担?真是荒谬之极!

本次会议主题是“联合和团结”。但是,柳先生主张取消“全协委”另行组织新机构。为什么要解散“全协委”,成立一个什么样的新组织,怎么成立?柳没有自己主意。柳在“全协委”内部也从没有提出过如此事关大局又非常严肃的问题。会上,柳负责出题目,文章由杜长江、王玉和及蒋润福等人完成。柳在会议上充当了什么角色,一目了然。

(三)成立“大联盟”议题的激烈辩论

719日下午,主持人提出依照柳先生上午发言议题,一个一个地讨论和鼓掌通过。然后推选11名代表,成立一个新的“大联盟”组织。在多个与会代表发言后,张云娟女士提议,是否听听广州代表的意见。尔后,老张(钦秀)做了简要发言:强调要客观地总结过去三年维权工作,肯定了聘请律师的作用,还以广州维权组内部曾成立了“广州分会”为例,说明分裂对维权没有好处。在目前维权条件下,再成立新的维权组织,没有必要,对维权也不利。老石也以“提升认识、依法维权、加强团结、加速维权”为题,对维权工作进行有深度分析的发言。强调如果没有与“全协委”方面的团结,不是什么大团结。团结怎么办,大家共同研究。比如,经过讨论让两股力量团结在一起,在广州设立一个1-3人或3-5人常设机构,共同维权。希望把本次会议变成共同维权的新起点。这方面,我和老张可以考虑做中间人。还表示如果强行成立新的“大联盟维权组织”,我们坚决反对并立刻离开返回广州。经过双方激烈交锋后,大家平心静气地继续有序发言。期间,柳成东先生提出,是否请张明创先生也来参加会议。对柳的提议大家表示赞同,决定请老石和老张在晚餐后与张明创先生联系。

张明创先生同意并于次日(720日)下午630左右抵达会议举办地。在21日上午会议上,张明创先生就三年来全国维权工作情况、未来维权基本方向和原则、债权人内部存在不团结等方面做了扼要和坦诚发言;对此前维权成果不显著、债权人不够团结等主动承担责任,工作上不得当之处表示歉意和道歉并呼吁大家摒弃前嫌,重新紧密团结在一起,共同依法维权。一番出自内心的交流促使会议出现了“团结转机”。

可是,当天下午风云突变,又出现了分裂危机。另一主持人提议:根据会议程序,要马上投票选出《大联盟维权组织领导成员》。广州代表随即举手高喊抗议和坚决反对。表示如果你们坚持“选举”,我们将收回上午的发言,并马上离开会场返回广州!经过双方第二次激烈交锋,大会发起人表示,同意就实现大联合事项与张明创等进行讨论。经过短时间各方内部交换意见,双方都表现出了“团结”意向。为了表示实现真正大联合诚意,张明创提出,可以考虑先成立一个“筹备组”,就全协委机构改革、未来维权工作等问题进行研究。

(四)达成共识。

721日下午3时许,应代表们要求,老石做了发言:A.什么是大联合;B.为什么要大联合;C.怎么办。其发言得到与会代表的支持。并且,张明创和石清泉先生就成立“筹备组”议题发表了具体意见。杜长江先生、王玉和先生等也做了回应。经过双方再次心平气和的交流,达成了如下共识:

1)老石提出,由张明创先生做召集人,老杜方面推举7名代表,全协委方面推举7名代表,组成一个“筹备组”,力争在一到两个月时间完成。(当天下午,杜长江方面推举了7位筹备小组成员。回到广州后,“全协委”方面也推举了7位筹备组成员)。

2)在组建“筹备组”任务完成后,大家坐下来就维权组织架构改革等进行讨论研究。根据筹备组达成的方案,进行维权组织架构完善、领导成员的调整补充等工作,(维权组织的领导成员由债权人选举产生)。通过选举方式,决定选出“领导组织成员”。然后,新的领导组织研究制定今后的维权方案,采取步调一致方法进行维权。

以上两项共识,双方没有提出异议。

(五) 欢庆和解。

721日下午约330分,双方达成了共识,与会者彼此和解。与此同时,会场似乎翻开了历史新一页。大家放下了各自的思想包袱,去掉了怨气、傲气、懊气,脸上露出了微笑;彼此热情握手,集体照相留念,呈现出一派和谐团结气氛。下午4时,大家共进晚餐。席间,彼此畅叙友情,谈笑风生,对未来共同维权充满信心与期待。

三.关于《“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第一次会议公告》

7.21会议结束后第二天,722日,老杜方面在浙江长兴召开了“7人小组成员”会议,并发表了“会议公告”。现就“公告”谈谈我们的看法。

(一)总的看法

1. “共识无存”。

我们没有参加杜长江方面的“筹备组”7代表于722日在长兴举行的会议,不了解会议情况;但从“公告”字里行间显示:7.21长兴会议达成的“共识”已被7.227人会议”肆意歪曲,共识真谛荡然无存。理由是:

1. “筹备组”召集人已由杜长江先生取代张明创先生。

2. “筹备期限为两个月,即从成立之日起至2015921日止,至时如果筹备组没有预期效果,筹备组将直接升格为领导组”。如此决定,毫无根据,“霸气十足”,实属荒唐。

3. “会议提醒全协委······”的提法,摆出一副“领导”架势,使用“命令式”言辞,喝令“全协委”执行,没有丝毫平等讨论态度。对石清泉先生提出的关于“时间”的表述也断章取义,歪曲事实,实在不应该。

双方各提出7人名单,目的是让多一些债权人参与讨论、集思广益,让“领导小组”的架构、人员组成、选举方式更加合理。“筹备组成员”非自然变成“正式领导小组成员”。“正式领导小组”成员,要经过债权人选举产生,经过债权人认可的成员组成,根本不存在“指定、对等”问题。

4.“研究和确定了今后维权大方向、路线图、措施和方法等项工作”。显然,该7人筹备组对于今后维权已经满怀希望、胸有成竹,与全协委方面的大团结议题已经显得无足轻重了。

2. 挽救团结,仍存希望。

721日会议看,与会者并非铁板一块,存在不同声音,隐藏有识之士。“会议公告”只能代表少数人意见,不能代表没有到会和不明真相的大多数债权人。“全协委”应当高举“团结旗帜”,以豁达和包容之心,团结广大债权人,为了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继续奋斗!

(二)真诚期望。

721日,长兴会议曾经达成的“共识”、点燃的一丝团结希望,被7.22“公告”给浇灭了!时隔一日,真是“火”“冰”两重天。对此,我们深感遗憾!在伤心之余,我们仍然殷切期望,站在维权前列的领头人不要“出尔反尔”,能够以大局为重,15万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为重,团结起来,共同奋斗!

我们两人本想通过本次会议机会,促成两股力量的大团结,大联合,重新呈现一股大的正能量,共同维权。可是,没有成功,深感遗憾!是选择各走各路,单打独斗,还是同走一条路,共同奋斗,各自有选择权,不可强求。诚然,团结没有定期,只要双方想通了,认为有必要大团结、大联合时,彼此回头走到一起,再“讨论团结问题”也是大好事。我们期望这一天的早日到来。作为普通债权人,为了实现大团结,我们俩已尽力而为了。但是长兴会议结束后,疑被少数人操纵,背弃了大联合大团结的宗旨,功亏一篑,全功尽弃,感到十分遗憾!从此,我们不会再理会它了。

特此声明!

                                    7.21.长兴会议与会者:

                                            石清泉  张钦秀 

                                            201593

 

---------------------------------------------------------------------

附件 一。出席浙江省长兴会议26名债权人名单(2015.7.19.- 7.21.)。

 

南京

杜长江 潘叙才 陈婉玲

 

湖州

童佰良 吴  沛 朱惠琴

长春

柳成东

江阴

谭菊初

重庆

 

张家港

沈静梅

长沙

胡忠键

镇江

徐桂兰

杭州

 

余杭

赵振法

无锡

蒋润福 龙兴富

大连

王玉和

宜兴

闵冼盈

常州

张云娟

杨州

林志华

常熟

石仲林

南通

王新良

广州

石清泉 张钦秀 张明创

---------------------------------------------------------------------

 

附件二:杜长江的《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纪要(第一个版本,上网版)

 

全国邦家南京,长春,大连,重庆,长沙,杭州,广州,无锡,宜兴,扬州,南

通,常州,常熟,江阴,张家港,镇江,余杭,湖州,沈阳 , 南昌,抚顺,吉

林,延吉,亳州等24个城市的债权人代表(或委托代表)31人于2015718日至722日在浙江长兴市参加了《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

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呼吁全国邦家债权人必须大联合、大团结,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共谋今后维权的正确方向及必须采取的必然措施。

会议由江苏南京代表杜长江主持。与会代表畅所欲言,纷纷谴责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对邦家债权人的恶劣态度、严重地伤害了债权老人伤痕累累的心,以及对邦家案的乱作为、不作为、致使邦家案三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公检法意见相左、骑虎难下;公权力焦头乱额。

一,关于当前维权形势

长春代表柳成东(全协委副主任)发言:邦家维权形势非常被动、非常不好、非常危险、非常关键,严重存在等、靠、看,我认为坚持跟司法程序走,这是不应该的。邦家案从头到尾都是广东省政府一手造成的,广东省政府应承担全部责任。三年维权使全国债权人看不到希望,责任在全协委。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全协委这个名字不适用了,领导层不改不行了。应该在全国债权人范围内打破地区界限选举。成立全国邦家债权人维权领导小组,由能文能武、敢于担当的维权精英来担当领导。与会代表一致认同柳成东发言。

    广州代表石清泉提出三年走不少弯路,内因是主要的,形成了二股维权力量是对立的。人的问题不解决是不行的。只有团结才有力量,就是不能团结也不要攻击对方,更不能破坏维权。应该民主选举产生负责人,不要限于三年前的框框。建议全国维权领导机构在广州设常设机构1-3人或1-5人,张明创一个人来回兼是不合适的,不能再一个人代表了。盼望全国大联合、大团结维权局面早日到来。

张明创发言:听了大家中肯的批评,心情很沉重。三年过去了,维权成现在局面,要承担责任,以前做错了的、做的不够的,给大家赔礼道歉!三年没拿回钱,我没起到应起的作用,这个责任我承担,我建议:全国先成立一个协调小组或筹备小组,像老杜(江苏杜长江)老王(大连王玉和)、王芳、老蒋(无锡蒋润福)都可以参加进来,大家一起研究全协委怎么改革、采取什么步骤维权等等。

    二,关于当前维权的紧急应对措施

    为了全国二股维权力量,不被当权者分化瓦解、收买诏安、玩弄在股掌之中各个击破、扑灭维权烈火、扼杀维权希望,大会采纳柳成东、石清泉、张明创建议,决定成立《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大会推举七个城市代表为《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成员:江苏省南京市杜长江、江苏省无锡市蒋润福、重庆市王芳、辽宁省大连市王玉和、浙江省杭州市徐幸、江苏省扬州市徐智信、湖南省长沙市廖小平;

此纪要,与会代表全体同意发表。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与会代表:(签名按手印)

                    2015721日于浙江长兴

 

杜长江的《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第一次会议公告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全体成员与2015722日在长兴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议内容公告如下:

一,选举杜长江为召集人;

二,筹备期限为两个月,即从成立之日起至2015921日止,至时如果筹备没有预期效果,筹备组将直接升格为领导组;

三,会议提醒全协委,按照石清泉提议和张明创的表态,给两个月时间进行全协委人事改组,变更名称,全协委也成立一个相应的筹备组,确定一位召集人。这两个地位对等的筹备小组的召集方式、共同探讨的内容等事项由两位召集人共同研究、协商而定。石清泉先生表示,如果全协委改组不成,他起义。

四,研究和确定了今后维权大方向、路线图、措施和方法等项工作。

 此公告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全体成员签名盖手印

                                     2015722日于浙江长兴

 

--------------------------------------------------------------------

附件三:石清泉,张钦秀的“7.21浙江长兴邦家债权人代表会议纪要”(第二个版本)

201571921日,在浙江省长兴市召开了邦家部分债权人代表会议。有18个城市26债权人出席了本次会议。(见附件一)

一.会议概况。

会议由杜长江先生主持。

会议议题“债权人大团结大联合”。

会议采取自由发言方式进行讨论。与会者发言积极气氛热烈。大家就三年来维权工作做了回顾,就当前和今后如何加强大团结大联合,进一步做好维权工作发表了看法。

大家认为,几年来我们在维权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付出了巨大努力,但由于缺少法律知识缺乏维权经验,债权人内部不够团结,维权也走了不少弯路,收效不大。当前,由于涉案的各省市、各级政府领导对本案处置工作不够重视,执法机关办案不力,案件的事实没有查清,资金和资产去向没有查明,法院判决不公平不公正。尤其对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方面做得远远不够,距离债权人的要求和愿望差距巨大。未来的维权工作仍然非常艰难,前景还不明朗,要取得维权成功必须加强团结,继续共同努力奋斗!为了进一步做好维权工作,有必要加强债权人内部大团结大联合。

会议组织者的初衷是首先建立由南京、大连、重庆和杭州四方面部分债权人代表组成的一个小型的“大联盟”组织。19日上午,大会发起人方面积极推动并力争于当天下午完成上述大联合程序。下午表决前,广州代表认为,联合要搞大联合,团结要搞大团结,光有一个上述四方组成的小型联合远远不够,如果不搞包括“全协委”方面债权人在内的联合不是真正的大团结大联合。经过交流,认为如果以两个组织形式维权,一个任务,两批完成,重复劳动,事倍功半。这不仅让政府相关部门办事员感到头疼,而且让那些站在维权相反立场上的人拍手称快,对整体维权极大不利。从根本上说,“分派维权”没有道理,也没有必要。“拿回血汗钱”是债权人一致的奋斗目标,“分歧”仅是对维权的方向、步骤的先后看法不同。维权领头人之间缺少交流,让猜疑或误会渐渐变成了心结是造成不团结的主因。19日下午,在通过认真深入甚至激烈的交流之后,为了促成真正的债权人大团结大联合,与会者一致赞成邀请张明创先生赶来参加会议。

张明创先生于720日下午630左右抵达会议举办地。

721日上午,在会上张明创先生就三年来维权历程、未来维权基本方向和债权人内部存在不团结等方面做了扼要和坦诚发言。张对此前维权成果不显著、债权人不够团结等主动承担责任、工作上不得当之处表示歉意和道歉,诚心希望大家谅解。并呼吁彼此摒弃前嫌,重新团结,共同维权。张的肺腑之言与大部分与会者产生共鸣,会议呈现出大团结大联合苗头。

可是,当天下午“分派危机”重现。另一主持人提议:根据会议议程,要马上投票选出《大联合维权组织领导成员》。对此,广州代表们表示坚决反对。

在经过双方第二次激烈争辩和各方内部短时交换意见之后,大会发起人同意就实现大联合事项与张明创等再行讨论,双方再次展现“愿意团结”意向。为了表示实现真正大联合诚意,张明创先生提出,可以考虑先成立一个“筹备组”,就维权组织机构改革、未来维权等问题进行研究。至此,彼此和解“达成共识”----成立“筹备组”议题列入了会议议程。

二.达成共识。

721日下午3时许,张明创和石清泉先生就成立“筹备组”议题发表了具体意见。杜长江先生、王玉和先生等表示赞同。经过双方再次心平气和交流,达成了如下共识:

(一)“筹备组”组成。由张明创先生做召集人,老杜方面推举7名代表,全协委方面推举7名代表,组成一个“筹备组”。“筹备组”就今后维权工作方向和维权组织架构改革等进行讨论研究,拿出合法合理和切实可行的方案,力争在一到两个月内完成。

(二)完善组织架构根据“筹备组”提出的方案,进行维权组织架构完善、领导成员的调整补充等工作。维权组织的领导成员由债权人选举产生。

(三)统一步调维权。维权组织架构改革完成后,全国邦家债权人将采取步调一致方法进行维权。

三.欢庆和解。

721日下午约330分,双方达成了共识,与会者彼此和解。与此同时,会场似乎翻开了历史新一页。与会者放下了各自的思想包袱,去掉了怨气、傲气、懊气,脸上露出了微笑;彼此热情握手,集体照相留念,呈现出一派和谐团结气氛。下午4时,大家共进晚餐。席间,彼此畅叙友情,谈笑风生,对未来共同维权充满信心与期待。

四.展望未来。

(一)可喜可贺。本次会议能够“达成共识”是一件值得债权人可贺的事情。感谢与会代表,感谢张明创先生和彼此存在“分歧”的杜长江先生、王玉和先生和王芳女士,为了达到“拿回血汗钱”共同目标,摒弃前嫌,达成共识,为实现共同维权做了一件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好事。

(二)再接再厉。“达成共识”仅是共同维权的第一步。因“分歧”历时长,而“和解”仅在“瞬间”完成。此事,对杜先生方面来说,轻而易举,散会前便推举了7名“筹备组”成员。可是,“全协委”方面人多、地广,难度大,耗时长。期盼双方都要有耐心恒心,珍惜会议成果,把她当作大团结大联合的新起点,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少数人如果固执己见,继续单打独斗,妨碍和干扰维权大方向,是要承担一定历史责任的!我们绝不希望此种情况出现!

广大被害的老人们,为了讨回血汗钱,大家团结起来,联合起来,一起往前冲吧!只有前进,没有退路!

      双方讨论同意,以本纪要为本次会议的正式纪要;并传达到邦家全体债权人。

                                          签字:

                                                

                                           2015818

                                          拟稿人:石清泉  张钦秀

---------------------------------------------------------------------

 

附件四:杜长江的《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纪要(第三版本)

 

全国邦家南京,长春,大连,重庆,长沙,杭州,广州,无锡,宜兴,

扬州,南通,常州,常熟,江阴,张家港,镇江,余杭,湖州,沈阳 ,

南昌,抚顺,吉林,延吉,亳州等24个城市的债权人代表(或委托代表)

31人于2015718日至722日在浙江长兴市参加了《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

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呼吁全国邦家债权人必须大联合、大团结,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共谋今后维权的正确方向及必须采取的必然措施。

会议由江苏南京代表杜长江主持。与会代表畅所欲言,纷纷谴责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对邦家债权人的恶劣态度、严重地伤害了债权老人伤痕累累的心,以及对邦家案的乱作为、不作为、致使邦家案三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公检法意见相左、骑虎难下;公权力焦头乱额。

一,关于当前维权形势

长春代表柳成东(全协委副主任)发言:邦家维权形势非常被动、非常不好、非常危险、非常关键,严重存在等、靠、看,我认为坚持跟司法程序走,这是不应该的。邦家案从头到尾都是广东省政府一手造成的,广东省政府应承担全部责任。三年维权使全国债权人看不到希望,责任在全协委。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全协委这个名字不适用了,领导层不改不行了。应该在全国债权人范围内打破地区界限选举。成立全国邦家债权人维权领导小组,由能文能武、敢于担当的维权精英来担当领导。与会代表一致认同柳成东发言。

广州代表石清泉提出三年走不少弯路,内因是主要的,形成了二股维权力量是对立的。人的问题不解决是不行的。只有团结才有力量,就是不能团结也不要攻击对方,更不能破坏维权。应该民主选举产生负责人,不要限于三年前的框框。建议全国维权领导机构在广州设常设机构1-3人或1-5人,张明创一个人来回兼是不合适的,不能再一个人代表了。盼望全国大联合、大团结维权局面早日到来。

张明创发言:听了大家中肯的批评,心情很沉重。三年过去了,维权成现在局面,要承担责任,以前做错了的、做的不够的,给大家赔礼道歉!三年没拿回钱,我没起到应起的作用,这个责任我承担,我建议:全国先成立一个协调小组或筹备小组,像老杜(江苏杜长江)老王(大连王玉和)、王芳、老蒋(无锡蒋润福)都可以参加进来,大家一起研究全协委怎么改革、采取什么步骤维权等等。

   二,关于当前维权的紧急应对措施

    为了全国二股维权力量,不被当权者分化瓦解、收买诏安、玩弄在股掌之中各个击破、扑灭维权烈火、扼杀维权希望,大会采纳柳成东、石清泉、张明创建议,决定成立《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大会推举七个城市代表为《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成员:江苏省南京市杜长江、江苏省无锡市蒋润福、重庆市王芳、辽宁省大连市王玉和、浙江省杭州市徐幸、江苏省扬州市徐智信、湖南省长沙市廖小平;

此纪要,与会代表全体同意发表。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与会代表:(签名按手印)

                         2015721日于浙江长兴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第一次会议公告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全体成员与2015722日在长兴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会议内容公告如下:

一,选举杜长江为召集人;

二,筹备期限为两个月,即从成立之日起至2015921日止,至时如果筹备没有预期效果,筹备组将直接升格为领导组;

三,会议提醒全协委,按照石清泉提议和张明创的表态,给两个月时间进行全协委人事改组,变更名称,全协委也成立一个相应的筹备组,确定一位召集人。这两个地位对等的筹备小组的召集方式、共同探讨的内容等事项由两位召集人共同研究、协商而定。石清泉先生表示,如果全协委改组不成,他起义。

四,研究和确定了今后维权大方向、路线图、措施和方法等项工作。

 此公告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全体成员签名盖手印

                      2015722日于浙江长兴

---------------------------------------------------------------------

附件五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

纪要(广州草稿的修改稿)

全国邦家南京,长春,大连,重庆,长沙,杭州,广州,无锡,宜兴,扬州,南通,常州,常熟,江阴,张家港,镇江,余杭湖州,沈阳 ,南昌,抚顺,吉林,延吉,亳州等24个城市的债权人代表(或委托代表)31人于2015718日至722日在浙江长兴市参加了《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长兴7.21维权会议》。

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呼吁全国邦家债权人必须大联合、大团结,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共谋今后维权的正确方向及必须采取的必然措施。

会议由杜长江先生主持。会议采取自由发言方式进行讨论。与会者发言积极气氛热烈。大家就三年来维权工作做了回顾,就当前和今后如何加强大团结大联合,进一步做好维权工作发表了看法。

长春代表柳成东(全协委副主任)发言:邦家维权形势非常被动、非常不好

、非常危险,严重存在等、靠、看,我认为坚持跟司法程序走,这是不应该的。邦家案从头到尾都是广东省政府一手造成的,广东省政府应承担全部责任。三年维权使全国债权人看不到希望,全协委是有责任的。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应该在全国债权人范围内打破地区界限选举。成立全国邦家债权人维权领导小组,由能文能武、敢于担当的维权精英来担当领导。

与会代表一致认同柳成东发言。

广州代表石清泉提出:三年走了不少弯路,内因是主要的,形成了二股对立的维权力量,一度让维权走入误区,只有团结才有力量,就是不能团结也不要

攻击对方,更不能破坏维权。应该民主选举产生负责人,不要限于三年前的框框。

建议全国维权领导机构在广州设常设机构1-3人或1-5人,在各地维权代表中产生,盼望全国大联合、大团结维权局面早日到来。

张明创发言:听了大家中肯的批评,心情很沉重。三年过去了,维权成现在局面,本人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以前做错了的、做的不够的,走的弯路,我要反思,并给大家赔礼道歉!我建议:全国先成立一个协调小组或筹备小组,像老杜(江苏杜长江)老王(大连王玉和)、王芳、老蒋(无锡蒋润福)都可以参加进来,大家一起研究今后维权组织的重建,以及今后的维权步骤、维权方式、维权大方向等等。

721日下午3时许,张明创和石清泉先生就成立“筹备组”议题又发表了具体意见。与会代表赞同。经过心平气和交流,达成了如下共识:

组建“筹备组”。全国大联合方面推举7名代表组成“筹备组”,他们是:

江苏省南京市杜长江、江苏省无锡市蒋润福、重庆市王芳、辽宁省大连市王玉和、浙江省杭州市徐幸、江苏省扬州市徐志信、湖南省长沙市廖小平;推举杜长江为召集人;全协委方面也将推举7名代表组成“筹备组”,推举一个召集人。     两个对等的“筹备组”将就今后维权工作方向和措施等进行讨论研究,拿出合法合理和切实可行的方案,力争在一到两个月内完成名称的更迭及两个“筹备组”的真正意义上的合并。全国债权人只有拧成一股绳,形成一股维权力量,才能最终达到我们共同的目的。

广大邦家的债权人们,为了讨回血汗钱,大家团结起来,联合起来,一起往前冲吧!只有前进,没有退路!

此纪要为本次会议的正式纪要;并传达到邦家全体债权人。 

 

《邦家债权人全国大联合维权筹备组》

2015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