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维权小组申诉状【9/30】

更新日期:2014-10-1

            杭州市江干法院刑庭(2013)杭江刑初字第615号刑事判决书的申诉状

杭江刑初字第615号刑事判决书(下称刑判书)定性不准, 事实不清, 量刑过轻, 办案不公。现具体申诉如下:

一、定性不准

我们认为,尹吉红、叶剑犯罪性质属于“集资诈骗”,而不是“非法集资”(参见附件1:《呈杭州市政法委的紧急诉求信》)

1. 邦家杭州分公司是属于广州邦家总公司旗下的地方门店;人事、财务、经营三方面直接听从广州总部董事长蒋洪伟的指令。邦家杭州分公司的马一氢(潜逃中)、尹吉红、叶剑等犯罪案犯是广州邦家总部蒋洪伟犯罪团伙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属于共同犯罪(参见附件2:《提请杭州市四店邦家案“准确定性的紧急诉求》。广州邦家总部蒋洪伟犯罪团伙已以“集资诈骗罪”起诉庭审,杭州邦家案犯尹吉红、叶剑,应与蒋洪伟同案同罪,以“集资诈骗罪”起诉庭审。

2. 杭州邦家案犯尹吉红, 叶剑均任邦家杭州店总监公司团伙拉客集资要负总责。在职期间,采用虚构项目、伪造文件,偷换融资租赁概念等诈骗手法进行非法集资(参见附件3:《提交邦家案尹吉红、叶剑“集资诈骗”共同犯罪材料》)

3. 尹、叶二人主观上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故意。尹、叶任职期间,明知杭州邦家分公司经营年年亏损,2011年无分文营业收入的情况下,照样大肆拉客,花言巧语欺骗集资,从中谋取高额业绩提成;并巧立名目,作为工资收入(参见附件4:债权人阮绍福的《印证材料》。一般员工月基本工资为1300元;而尹吉红(2011年1-12月)月平均工资达到30634.75元;剑(2011年1、4、5月)月平均数达27698元。这不是主观上的非法占有故意,又是什么?

二、犯罪事实不清

1. 尹、叶任职期间获取的高额业绩提成收入没有查清:据广东诚安信司法鉴定审计报告及工资明细表不完全统计数据,尹吉红在凤起店签领的业绩提成款为1074154元;叶剑在风起店签领的业绩提成款为1267529元。尹、叶都有在学院路店任职经历;获取的业绩提成款还没有统计在内。尹、叶实际签领的业绩提成远远大于判决书中认定的数据;判决书认定:尹、叶两人涉案资金总共2.68亿元(尹1.67亿/610余人; 叶1.01亿/320余人),追缴非法所得仅160余万元(尹\叶各80余万),罚金共40万元(尹25万,叶15万)如此判决极大伤害了我们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有损于法律的公平公正(参见附件5:《邦家杭州四店“非吸罪”追缴统计表》)。要尹、叶两犯赔偿、返还杭州店一千余名受害人的集资款也是不现实的。

2. 判决书认定:邦家江干凤起店和西湖学院路店,两店之间并无管理、约束关系,各自独立运行,负责人员亦为不同。事实是,两店都接受浙江市场总监马一氢的直接领导,人员相互调配;管理模式,业务经营也是大同小异。学院路店自经历2011年的资金、人员流失动荡之后,无法继续经营,终于在年底全店并入到凤起店。因此自2012年初,尹吉红任总监的凤起店,实际管理着两店的资金及客户;这期间的违法行为,尹吉红应负总责。

3. 判决书没有查清被告人尹吉红、叶剑的犯罪事实:

(1)叶、尹任总监期间是采用欺骗手段来拉客集资的(参见附件6债权人曹杰峰的《请看邦家租赁的诈骗实质》

(2)判决书没有提及凤起店2012年1月至5月的截留集资款的去向;以及尹、叶二人同期获取的业绩提成数额

4. 尹吉红的出生地没有查清。判决书认定:被告人尹吉红,女,1972年10月22日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尹吉红的户籍地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但她是黑龙江人,身份证号码为:231021197210220528,2310开头的身份证号不在浙江杭州。

三、量刑过轻

1. 应追缴尹、叶非法所得款应为1074154元及1267529元;而不是判决书认定的80余万元及80余万元(参见附件7:《尹吉红任职期间的部分工资收入》和附件8叶剑任职期间的部分工资收入》)。

2.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孙伟法官也认为尹、叶判刑较轻。

四、办案不公

1. 江干法院刑庭宋鲲鹏庭长直至今年7月,才告知债权人代表,有关杭州邦家西湖分公司学院路店邦家案,由于受管辖地域范围,他不受理。为什么事隔两年多,才告诉我们?

2. 江干法庭9/19开庭判决没有公示,违背公开、透明审判法规。法庭可以公开审理,为何不能公开判决?对此我们表示不能接受!

五、关于要求延期判决问题

由于广州邦家公司第三期司法鉴定审计报告(资产及资金流向)还没有完成,广州邦家总部蒋洪伟犯罪团伙案还未判决;杭州邦家2012年15月资金截留情况尚未统计,尹、叶二人非法所得还未查清,邦家凤起店案犯黄彬、陈青山等还未抓捕的情况下,我们多次请求江干法院延期,如天津、济南等城市,待广州总部判决后再判。

7/15上访,江干政法委钱红兵书记明确答复我们:邦家案涉及16省市,广州审判是风向标,广州总部的判决有助于推动各地办好案。

8/14上访,向江干法庭宋鲲鹏递交《邦家案尹吉红、叶剑“集资诈骗”共同犯罪材料》和天津第三次开庭审理的情况通报。

9/15上访,杭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叶玉秋也明确答复我们:延期审判,等待广州判决以后;并指示公诉二处蒋处长电话转告江干、萧山检察院与法院沟通。

江干检察院公诉科林劼科长以超期羁押,及已二次延期,法律时限已用完等理由,所以必须判决。但广州、天津、济南等法庭为什么可以延期?杭州萧山区法庭比江干法庭开庭早,也没有判决。同一部法律下,为什么可以司法多样,各行其是?难道广州、天津、济南、萧山等法庭违法了吗?

六、关于并案处理问题

我们为杭州市余杭、萧山、江干、西湖邦家四店“并案处理”问题多次向省市有关部门上访诉求,推诿无果虽然江干经侦副队俞海峰说,此案一开始就应由市公安立案侦查办理;市法院刑二庭孙伟法官也认同,此案应交由市公检法办理。杭州市邦家案办案,在全国16省市邦家案中出现了两个绝无仅有的办案现象

一是全国没有一个城市像杭州,是分成若干个区级法院办理,包括中央直辖市天津、重庆,更不必说像广州、南京等一线大城市的多店邦家案,都只有一个法院审理。杭州邦家案分区办案,这是独一无二的这对“一委二高三部”相关文件有关并案处理”如何理解?是杭州错了?还是其他城市错了?

   二是邦家案发两年多,杭州邦家西湖分公司学院路店案犯没有立案侦查;这在全国16省市,也是绝无仅有的。是司法不作为,还是乱作为?这是谁的责任?

综合上述,我们不能接受江干法院的判决书。为此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检察院,以及浙江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呈交申诉状。强烈要求市中院重新审理邦家杭州分公司凤起店案; 并案审理杭州四店邦家案。等待广州邦家案判决后再定罪审判, 追缴涉案非法集资总额和全部非法所得(参见附件9:《邦家杭州三区四店从业员工任职期间签领的业绩提成统计表》), 保护杭州千余受害老人的合法权益。

      广东邦家公司杭州受害人代表   联系电话:  152 6709 1708

 2014年9月30日

附件材料目录:

1.《呈杭州市政法委的紧急诉求信》

2.《提请杭州市四店邦家案“准确定性的紧急诉求》

3.提交邦家案尹吉红、叶剑“集资诈骗”共同犯罪材料

4.债权人阮绍福的《印证材料》

5.邦家杭州四店“非吸罪”追缴统计表

6.债权人曹杰峰的《请看邦家租赁的诈骗实质》

7.尹吉红任职期间的部分工资收入

8.叶剑任职期间的部分工资收入

9.邦家杭州三区四店从业员工任职期间签领的业绩提成统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