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5/16】

更新日期:2014-5-16

2014513日,今天案件进行法庭辩论。首先公诉方发言:“本案是建国以来涉及金额最大、涉及面最广、受害人数最多的集资诈骗案!要想审计金额分毫不差是做不到的,国内做不到,国外也做不到,做到法律真实就行了。鉴定数据是真实的,从绿色世纪到邦家的收款收据和付款后收回的收据计算,从及其凌乱的单据中找根据。如果说审计数据不准确,那也是蒋洪伟在作假,如说审计报告有缺陷,那就是没有把失收资本整理出来。集资金额不存在重复计算问题。蒋洪伟的辩护人说:根据审计报告加加减减得出结论收支是持平的。如果根据你的计算方式,这么高的赔付率,集资的金额不99亿,而可能有125亿,在第一份收付意见上:一些单据丢失了,应该达到125亿;我们是就低数据指控99.5个亿 甚至像证人徐新颖所说的有150亿;这么说99亿还是便宜了蒋洪伟。有被告人说:公安机关是以非法吸存罪的证据提交给检察院,为什么要以集资诈骗罪起诉?这是因为检察机关可以根据客观事实和证据来判断、确定案件起诉的性质。”

蒋洪伟气急败坏,吼叫:“公诉人的论证是错误的,是以自己的方式来判断的。徐新颖说有150亿,只是用“可能”来解释,还说便宜我!徐新颖是公司的高管,他的非法提成在300万元以上,他的收入要不要追缴?你们以诈骗罪起诉,我从来没有看到司法文件,说我挥霍2000多万元,没有清单,我不能回答你们的问题!”审判长当即制止他:“蒋洪伟注意你的态度,不准咆哮法庭!”随后各被告人都提交了书面证据,表明各自的家庭目前的困难程度,要求从轻发落。公诉人对这些材料表示:家庭证据与本案无关,对被告的生活状况不发表意见,请法庭注意被告人拒不退缴非法所得的法庭态度,由合议庭裁决;并认为罗礼俊、吴逢笑、陈绍娥、周文凤的认罪态度较好,建议法庭从轻处罚。

下午继续进行法庭辩论,公诉方指证:蒋洪伟以正常业务为掩护,在没有融资许可证的情况下,进行集资诈骗,以高额利息的假象欺骗受害人的信任,使受害人达到23万人次,涉及资金99.5亿元,大部分资金流入蒋的私人账户,蒋任意挥霍2000多万元,这2000多万元在邦家公司帐上是没有报帐核消的;有数百人的证词证明:是邦家公司的假象诱惑投资,还有原公司员工徐新颖等人提供的业务人员提成比率的证词;几天来的法庭调查和质证足以证明:蒋洪伟虚构高额利息集资诈骗。以老年人为对象大打温情牌,引诱投资骗取资金,严重的扰乱了国家的金融秩序,波及面积大影响极坏!以蒋洪伟为首的诈骗集团成员,都是成年人都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对这些成员悔罪态度好的,如做出实际行动退赔的,可以从轻处罚……接下来被害人的委托代理人代表被害人发言,李律师有理有据的发言,说出了我们被害人的心声,表达了我们的真实愿望。虽然审判长示意注意法庭纪律不能鼓掌,旁听席上还是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表示对律师的支持和致敬!大家以热烈的掌声宣泄了几天来被压抑和极其愤怒的情绪。蒋洪伟这时好像才如梦初醒说:“我现在才知道是以个人犯罪,而不是以公司犯罪起诉,检察院从没有告知我。外地都是以非法吸存罪起诉,为什么广州以集资诈骗罪起诉?到底报案的有多少?张岩有立功表现,也说愿意退赔,为什么公诉人说不行?”审判长立刻警告他:“没有资格质问公诉人!只说自己的事,不要说别人。”蒋洪伟的辩护人再为蒋辩护时说:“不为蒋做无罪辩护,他是有罪的。但罪在非法吸存,而且是单位犯罪,审计也是对公司审计的。并且张岩的房产、消费不属于蒋的。”接下来是蒋洪伟的高级顾问张荣珍发言,她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对客户的遭遇感同身受。但是自己从没参与过经营策划和宣传,只是退休后吃了绿色世纪的保健品,也查过有关证照相信是合法企业,才应聘到绿色世纪。是为了发挥余热,只做政工工作,干了10个月就辞职了。个人名下账号上的300不是她的,是为公司帮忙管理。”随后其他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辩护,都是不承认犯有集资诈骗罪,仅是犯有非法吸存罪。

2014514日,今天庭审进行第二轮法庭辩论。审判长宣布开庭后,各被告人和辩护人陈述自己的情况和观点,为各自辩解。他们众口一词认为自己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即使是触犯了法律,也是由于文化程度不高、法律意识淡薄参与了邦家公司的工作,充其量也是犯了非法吸存罪是从犯。除了蒋洪伟,几乎每个被告都强调自己的家庭如何如何的困难,上有老父母下有一两岁的孩子,有的甚至有34个孩子,自己是家中的顶梁柱,极尽天下苦情。就连王民权也是这样恬不知耻,声称自己患有脑萎缩,家有80多岁的老母,下有4个读书的孩子,现在没有生活来源生活困难(听众席有人小声说:他还敢说没有高额非法所得,超生了3个,超生费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出事前小孩在深圳读贵族学校)几乎每个被告(除蒋洪伟)也都说自己在邦家工作时,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决策,看到公司证照齐全,又有政府和媒体的支持,认为公司是合法企业。只是中下层员工工资很低,甚至没有拿过提成,即使承认拿过提成的也都不承认公诉人指证的数额。一致请求从轻发落,早日回归社会贡献社会。仅有少数被告愿意服从法院裁决,退回非法所得。

被告的辩护人都认为:起诉书中以集资诈骗罪定罪证据不足,被告人没有以隐瞒欺骗的手段拉顾客,也没有以侵占财产公众财产为目的的主观故意。全国各地又不少城市已早于广州开庭,都以非法吸存判决,已是生效判决。广州法院的判决应参照各地的判决。本案应是单位犯罪,被告人应追加公司,还应该追究其他不在案的高管人员法律责任。

被告吴逢笑的辩护人说:“认为当事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对于其他人和公司的定罪不做评论,应由法院认定。当事人吴逢笑只是一般财务人员,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在公司没有决策权和知情权,只是负责核对清查空白会员卡。20119月,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才被任命对账,发现账务混乱本着财务人员的职责,向领导汇报,对账、转账都是财务人员的工作职能。没有拿过除工资以外的津贴、提成,作为一般工作人员无法辨认公司是在犯罪。现在她已被关押了两年多,也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了代价,试问在座的被害人,如果你们是她的父母,你们会是什么心情?”这句话激起了旁听席上被害人的激愤,有人站起来大声责问:公司总部的财务主管能对公司状况不知情吗?还有被害人责问这位辩护人:“你还有一点良知吗?全国被害的老人已因此事死去了一百多人,如果是你的家人,你是什么心情?”旁听席上群情激愤……审判长提醒:“请遵守法庭纪律,旁听席不准喧哗,不听警告的出去!”辩护人不得不缓和了口气说:“对不起!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看到白发苍苍的被害人,我的心情也很沉重。”

这位辩护人发言完毕,审判长宣布法庭休息10分钟。此时旁听席上的被害人再也抑制不住情感,纷纷指责那些无良的辩护人人揭露了被告们没有拿取提成,或没有参与决策的谎言。有人大声警告蒋洪伟:你想蒙混过关是不可能的,我们手里有你犯罪的大量证据。张明创主任声音洪亮地对着辩方众多律师和蒋洪伟等被告慷慨陈词:“你们为被告人辩护是你们的工作,但是不能昧良心胡说八道,更不允许再次伤害我们被害人!佛山案是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的没有错,但是一人吸存近两千资金只罚2万,判一年半,我们?!”被害人众声说:“不服!”“不吐出非法所得,我们同不同意?!”众声:“不同意!”“我们不想要你的命,只要你老老实实归还老人们的血汗钱!否则,全国十几万老人绝对不会放过你这些话语赢得了在场被害人的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接下来的庭审,被告人和辩护人在态度上有所缓和。

下午开庭是被告人陈述,第一位陈述的是范秀忠,他表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但服从法院裁决,愿意退赔工资等收入,对他的行为给被害人造成了伤害很歉疚,对不起!说完转身向旁听席的被害人鞠了一躬。其他陈述人都承认有罪,尽管不承认犯有诈骗罪,都表示会服从法庭的判决,尽力退赔非法所得,也都向被害人致了谦。也有被告人质问:为什么有那么多公司高管都没抓?有些抓了又放了?

公诉人陈述说:被告人存在主观故意,这种高额还本付息是不存在的,这是“庞氏骗局”的高额回报的伪命题。在吸纳的99个亿中,只有十几个亿投入生产运营,是无法回报高额利息的,只有腾挪回补,将后面吸纳的资金填补前面的高回报。你们号称在各地投资仅是门店,最大的门店每年的营业额只有几百万元,而非利润,又怎能偿还高额的回报?而蒋在资金链断裂后,不是调整经营策略,而是调整回报比率继续骗取更多的客户,这就是骗局,就是主观故意的特点。被告人说应该定为单位犯罪。事实是从绿色世纪到邦家,都是蒋洪伟策划设立的。审计得出的结论,所有产生的利润不到集资款的零头,完全靠吸收资金支撑。资金也都转入蒋洪伟的私人账户,公司和蒋都从账上支出资金,从蒋的银行卡把钱发放给个人等等。因此认定为个人犯罪和共同犯罪,而不是单位犯罪。被告人都强调家庭困难身体不好,有没有考虑到,这些白发苍苍的被害人一辈子的血汗钱血本无归的痛苦?蒋吹嘘的泡沫破了以后,使老人们无法释怀,气急攻心、有的撒手人寰,病重在床的不计其数,遭受巨大的损失,社会影响恶劣,无论定什么罪,首先是认罪态度而不是千方百计为自己开脱责任。共同犯罪是共同承担责任,所有行为人都有因果关系,犯罪总额确定犯罪的罪责,对结果负共同责任。每个被告不是平均承担全部责任,是要具体分析。被告即使无一分钱提成,也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至于说被告的收入“要剔除正常的工资”,被告人的收入都是来自被害人的集资款。你们说你们的收入是正常收入,请问张皓:一个资不抵债的公司,你100万的工资从何而来?罗永鹏、张皓你们夸夸其谈,其他城市的判决(佛山等),广州为什么不参照?明确的告诉你们:广州是邦家公司总部所在地,案发地,公安以非吸侦查,但检院有判断和甄别为诈骗的理由,只要有证明本案事实的证据都能说明问题,我们是以事实和证据为依据,如果广州市检察院错了,我愿承担责任予以纠正,如果其他城市判错了,也有相应的办法纠正。蒋洪伟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吴逢笑供述:2万元的集资款中提成是5千元,要有多少盈利才能支持?5个多亿的亏损如何偿还?如果能有这么大的获利,蒋何不向银行贷款,反而要高额集资?明明公司资金出现断裂,还在继续吸存,这就是主观故意的占有。 蒋说张岩在邦家工作无报酬,这又与之前供述相矛盾。张岩说友谊商店的信用卡用于公司的经营活动,难道购买的卫生巾也是用于经营吗?在邦家没有工作身份,但不能说没有犯罪行为。蒋不承认山东的房子是他买的,难道是栽赃吗?绝大部分的集资款都进入蒋的私人账户,蒋的所有开支如:出差费用(飞机票、火车票、住酒店等等开支),个人开支,请客送礼等等从来不用到公司财务部门报账,自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公私不分这样分分钟都构成犯罪。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就是有更大的利益驱使他这样做。有指认蒋在个人账户钱少了,就叫人在邦家的帐上还借款的名义划到他的账上。赵茂供述:重庆的房产是以公司经营的名义买的,却记在赵茂名下,租金收入也是赵的。蒋给谁钱都是看心情,投资人的钱就像一块肥肉,每人可以随便咬一口,剩下的都落入蒋的腰包。这是赤裸裸的分赃。蒋说22亿的差额是被手下截留贪污了,这是账上截留是帐下截留?如果手下员工截留了22个亿,22个亿是集资额的1/5,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大概是触到蒋洪伟的痛处了,蒋大喊大叫:这是造谣!审判长警告他:各自都可以阐述自己的观点,必须尊重法庭,就是尊重法律。)公诉人继续说:某些被告心里不平衡,说为什么有的人不抓,是公安渎职。我告诉你们:正义不是不来,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你们会在你们所在的地方见到你们所熟悉的人!

蒋洪伟在最后的陈述时虽不认可审计报告,但也对自己的行为造成的后果表示歉意,承认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承认犯有诈骗罪。并表示愿意提供从绿色世纪到邦家公司的组织架构、中高层人员名单,员工工资及提成表、投资人投资金额及返利明细表、各地分公司资金挪用、截留等等数据,邦家公司的资产情况等等共五六个文件,协助追缴流失的资产,减少被害人的损失。(注:这是法律的威慑力和全国被害人两年来抗争取得的结果。两年来,蒋洪伟从来不交代任何问题,面对法律的制裁、全国被害人强大的精神压力,以及后台不敢出面保他等等因素,蒋洪伟死撑不下去了,开始交代问题)

下午6点多审判长宣布休庭。7天的庭审到此结束,之后将是合议庭合议,我们期待有一个公正的判决。【全协委办公室 凭记忆整理提供,仅供参考2014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