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

更新日期:2014-5-12

    全国邦家公司广大被害人: 现将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法庭调查阶段)向大家公布,供大家参考分析。由于法庭规定:不准旁听者携带录音、录像、手机、照相机等设备入场,也不允许记录,“庭审概要”主要靠参加旁听人员(主要是全协委办公室人员)的集体回忆、交流整理而成,所以不尽全面只作概述,此“庭审概要”仅供大家参考。如有错漏,请知情者补充、指正,请大家谅解。 
    法庭调查阶段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公诉方以集资诈骗罪起诉蒋洪伟团伙(即共同犯罪); 二是蒋洪伟团伙拒不认罪;三是蒋洪伟、王民权等人把很多责任往死人(曹国英)和外逃人员(徐坤)身上推,企图达到死无对证的目的;四是对在公安机关的签名笔录几乎集体翻供;五是被告人的辩护律师都为被告进行减轻罪行辩护,个别律师素质不高,甚至无理取闹,导致现场被害人的反感和抗议;六是公诉方代表被害人能够做到义正言辞,受到现场被害人的支持;七是被害人的律师(代理人)一直参与庭审,在现阶段作了调查讯问,待时机成熟将全力出击。 除了广州,有20个城市派出代表参加了旁听。法庭调查阶段进行了三天,法庭质证、证据展示进行一天多,下星期进行法庭辩论。全协委办公室会尽力向大家提供情况简报。由于出庭旁听的人每天早上8点必须到法院排队安检,中午吃饭及休息一个钟头左右,直到下午五点多结束,每天晚上全国参加旁听人员继续与律师进行分析、沟通、讨论,所以庭审消息无法做到每天及时向大家通报,敬请大家原谅! 
    全协委办公室 2014-5-11
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一)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日开庭审理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时间:2014年5月5日9:30—12时;13:30—17:00。地点:广州市越秀区仓边路】 审判庭由一名审判长、两名审判员、三名书记员组成,开庭前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不得录音、录像、记录、喧哗、鼓掌等…… 审判长宣布:将涉案的被告人带上法庭!在武警、法警的看押下,蒋洪伟、范秀忠、薛云峰、陈少峰、罗永鹏、张汝良、罗礼俊、高可创、邓智豪、伍志国、黄志华、姚棉涛、何叶洪、吴敏崇、吴逢笑、邱光前、周文凤、黄宇辉、温运平、熊婉婷、陈华荣、周颖愉、陈绍娥、张岩、王民权、张司、张皓被带上法庭。被告人张荣珍因病住院,须经法医鉴定是否真是不能出庭后,再行决定是否到庭。被告人曹国英在押期间因病死亡,法庭不作审理。 在审判长宣布开庭后,由广州市检察院方检察官宣读公诉书。对蒋洪伟等被告人从2002年的绿色世纪起,到2009年成立邦家公司直至2012年邦家被查封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集资诈骗和非法吸存公众存款的罪行进行了公诉。集资诈骗金额高达9,953,044,200万元,其中支付客户555,444.18万元,支付给员工的提成有47491.34万元。诈骗金额主要汇入蒋洪伟的私人账户,蒋洪伟的私人信用卡多达数十个……蒋洪伟肆意挥霍,购买大量的奢侈品造成大量资金流失。事发后又拒不交代资金流向及非法占有财产!起诉书说:蒋洪伟于2002年至2012年期间,在广州市先后注册成立广东绿色世纪世界健康产业连锁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广东兆晋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并相继在全国16个省、直辖市设立了64家分公司及24家子公司。蒋洪伟以上述公司正常业务为掩护,在未取得政府部门融资行政许可证的情况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采用推销会员制消费、区域合作及人民币资金借款等诈骗方法,向社会公众进行非法集资。 公诉人宣读完公诉书后进行法庭调查。蒋洪伟表示:“对起诉的诈骗罪行不认罪!认为起诉事实不准确,也没有非法占有和挥霍资产,并且不清楚起诉书说的99亿的资金是怎么构成的?也不明白所说的资金去向是指什么?而原来公安机关审讯时并没有提到是集资诈骗罪,今天以诈骗罪起诉不能接受!”公诉人明确答复蒋洪伟:在犯罪证据不断补充后,检察机关可以根据新的证据,调整对被告人的起诉罪行!公诉人还详细讯问了从2002年绿色世纪到2012年邦家公司的成立经过和经营状况。根据审计报告的数据,指出绿色世纪和邦家公司一直都是负债经营,用什么资金支付受害人的本金和利息?这不是诈骗是什么?蒋洪伟在法庭上面对公诉人的公诉很不老实,把许多责任推到死去的邦家总部顾问曹国英或逃往国外的徐坤身上,或是说记不清了以图蒙混过关…… 法庭还对周颖愉、陈绍娥、范秀忠、薛云峰、陈少峰等被告人进行了讯问。范秀忠、薛云峰、陈少峰拒不承认集资诈骗罪行,范秀忠甚至在公诉人讯问是否愿意退赔非法所得100万元时,说这是自己的应有所得。方检察官严厉地说:请法庭将被告人言行态度记录在案,作为量刑的依据。尽管法庭纪律规定庭审时不能鼓掌,但是方检察官旗帜鲜明的态度,仍赢得了旁听席上100多名旁听的受害者情不自禁的鼓掌……第一天的庭审在下午5时结束。 今天到法庭旁听的有来自全国及广州的受害人代表100多人。 ---2014年5月5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二) 2014年5月6日】
    今天是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的第二天,依然是法庭调查阶段。 上午9:30开庭,对罗永鹏(教育培训部总监)、张汝良(海珠分公司总助)、罗礼俊(东山分公司二部经理)、高可创(东山分公司二部经理)进行讯问。被告人大多都避重就轻为自己开脱罪责,拒不承认是集资诈骗罪,有的只承认因为不懂法律,受蒙蔽犯了非法吸存罪,仅罗礼俊态度较好愿意认罪。公诉人问:你们在公安机关做的口供是否属实?被告人均说属实。当问到以16%—40%的高额回报推销“九星连珠卡”,你们从中收取提成这样的实 质问题时,被告们都推脱没有参与或不清楚。 下午1:30时继续开庭,对邱光前(天河分公司行政部经理)、邓智豪(海珠分公司八部经理)、吴逢笑(邦家财务总监助理)、伍志国(东山分公司一部经理)、黄志华(东山分公司八部经理)、周文凤(海珠分公司总监助理)讯问,情况大致与上午相同,有人表示愿意退赔。 ---2014年5月6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庭审概要(三)【2014年5月7日】
    由于今天是对邦家二号人物王民权、蒋洪伟情妇张岩等重量级人物的法庭调查,许多邦家受害者一大早冒着大雨来参加庭审旁听。 上午9:30时,审判长宣布开庭。第一个讯问的是姚棉涛(天河分公司业务经理),审判长问他对起诉书有没有意见?如同其他被告一样也推卸自己的责任,强调自己不是业务经理没有负责日常管理工作,还被邦家公司拖欠工资。接着是讯问何叶洪(天河分公司总监),公诉人讯问他在公安机关供述的吸收集资额700万元,并从中提成是否属实时,何叶洪语速急促声音高亢地当庭否认,经公诉人方检察官严正警告他要注意自己的态度,才缓和了语气,表示愿意退缴非法所得。但又强调自己目前没有能力,自己也是受害者,不存在诈骗。在对吴敏崇、黄宇辉、温运平、熊婉婷的讯问时,他们也都拒不承认犯有诈骗罪,推脱自己没有直接吸收客户,公诉人问他们:你们在公安机关的供词是否属实?还有许多指证都能证明你们有直接的客户,你们不认罪不等于你们就无罪。 公诉人问吴敏崇(天河分公司二部主管):你在公安机关供述,也怀疑公司是否有能力支付高于银行的利息,为什么还要向客户推销九星连珠卡?吴回答:虽然也怀疑公司的支付能力,但认为公司是合法的,所以还是去做了。 讯问黄宇辉(番禺分公司总经理)时,他的态度一度比较嚣张,他说:“我认为我不构成诈骗罪,也没有参与诈骗,我的工作是按规定流程去做的,工资也是合理的。”公诉人警告他:你这样的态度拒绝配合法庭调查,今天的庭审对你今后的量刑很重要。黄避重就轻推脱自己只是负责汽车租赁,推销消费卡是由市场部负责。我的工资是底薪加提成,每月2000、3000—10000元不等,没有拿过非法收益,如果法庭判决有非法收益也愿意接受。 温运平是芳村分公司总监,当庭翻供不承认原先在公安机关供述的2009年收入5万余元,升为总监后收入10万余元。收入是底薪3000元加按公司收入0.4%计算的奖金,总收入不到20万元。只承认收入9万元,是合理工资收入。承认做过消费卡的销售,但否认是还本付息的形式。 熊婉婷(曾任番禺分公司总经理)也不承认犯有诈骗罪,推说有很多事都不清楚。公诉人问她的收入构成,是否愿意将非法收入退还?熊说:收入构成是工资加奖金,从2005年到2011年才收入65万元,我每天早出晚归的辛苦,6年才拿那么一点钱。她的辩护律师为她辩护说:她的孩子有病现在没有能力退赔。审判长直截了当的驳回了辩护律师的说法。 对于陈华荣(曾任番禺分公司副总监)的讯问,公诉人方检察官首先说:从你的供述资料上看,你曾当过兵参加过自卫反击战,对国家有过贡献。我尊重你的过去,也希望你尊重国家法律,如实的回答公诉人提出的问题,这对你很重要。虽然陈也不承认犯有诈骗罪,但对待法庭态度相对老实。方检察官说:希望你把认识态度保持下去。陈供述没有觉得公司销售消费卡是违法的,所以也购买了40万元会员卡。 张岩(邦家财务总监)出庭后供认:仅有初中文化,没有受过任何培训,也没有财务证书。2003年至2007年前陆续在绿色世纪做过收银员。2007年后和蒋洪伟确立了情人关系后,就没有在绿色世纪和邦家公司任过职,承认此后的生活来源都是蒋洪伟供给,但不知蒋所给的钱的来源。案发后公司员工问她公司的65辆车怎么办?她说交给警方。还主动上缴了山东的一套房产,名下的一辆车,并追讨回被蒋的朋友开走的几辆车,共是70多辆车都交给了警方。公诉人问张:蒋洪伟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在邦家公司任什么职务?有无为蒋洪伟转过账?张说:没有计算过,在公司没有任职。有为蒋洪伟转过账,但很多人都为蒋洪伟转过账。公诉人说:你说没有任职,为什么公司员工在案发后要向你请示车辆如何处置?还有很多人指证你是邦家公司的财务总监,你是否说过,蒋洪伟的侄子蒋某建议蒋把客户信息、投资金额、提成比例录入电子档案,蒋怕资料信息泄露没有同意。张说:因为都知道我和蒋的关系,找不到蒋就找我了。我没有给财务人员安排过工作,都是蒋直接安排的,承认讲过蒋怕信息泄露的事…… 王民权(全国市场部总经理,汽车租赁部首席运营官)出庭后说:是按公司的流程工作没有诈骗,只是非法吸存。公诉人方检察官立即严正地对他说:你要明白为什么把你摆在蒋洪伟之后按集资诈骗罪起诉,你在本案中是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希望你要端正态度。检察官严正的态度对王起到了震慑作用。王民权在供述中一口一个蒋总,被方检察官立即打断:这里没有什么蒋总,只有蒋洪伟,你直呼其名!王供述:2003年入职绿色世纪做保健医生,2006年学习做业务,2007年任东山分公司总监、总助,负责产品销售。2008—2009年调邦家总部任总经理助理,在曹国英手下负责全国市场部实物租赁。曹国英病后接管曹的工作,兼管全国门店的开业。2010年5月济南店开业后,任市场管理中心副总经理、汽车租赁部首席运营官。没有参与消费卡、区域合作的策划、制定、销售和销售培训,这些都是曹国英病前就已经制定了。虽然是总监,但上面有曹国英等人,所以我不是很清楚。公诉人问:你没有参与九星连珠卡的策划、销售和培训吗?王答:没有,仅是帮曹国英打电话通知召集开会。公诉人问:为什么有人指证你参与销售培训?蒋洪伟都供认你参与了策划九星连珠卡和区域合作项目,你还想抵赖吗?你知道业务提成情况吗?你的收入是多少?王答:不清楚。蒋不定期的把工资打到我的银行卡上。公诉人问:你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是否属实?王答:属实。公诉人说:你曾供述你做全国市场部总经理的收入,是按全国市场收入提成的,比率有4%—6%、2%、1.2%、1.8%。你自己承认提成收入有800万元。王答:做全国市场部总经理时,蒋说给我的报酬是月薪5万元,不定期打到我卡上也大概是这个数。我说的800万元,其中有100万元不是我的收入,是开业门店的经费,被抓时很紧张,没有考虑清楚说的。公诉人说:你的供述是你签了字的,你是成年人有行为能力,作为证据怎么能乱签?当问到是否愿意退赔非法所得?王虽说愿意,但强调有100万元是活动经费不是收入。审判长最后问:你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于今天的庭审供述有无差异?王答:以今天的供述为准。 张司(海珠分公司总监)认为起诉书的指控与事实不符,自己没有诈骗,听从法庭的判决。她供认负责销售九星连珠卡,卡的回报率是5%—30%。在天河店发展了3个客户,海珠店没有发展客户。发展客户的提成50万元,海珠店没有发展客户,只是做售后服务收入没有统计。消费卡销售的模式每一套都是由曹国英、陈少峰、薛云峰、王民权等人给的,并由他们进行宣导。 最后是对张浩(荔湾分公司总监)的讯问,他表示尊重法庭的判决,对于提成的100万元收入愿意尽力弥补。公诉人说:你曾经供述说邦家公司是亏损的,都是用后手补前手,这个盖子迟早要揭开、崩盘。希望你有正确认识,不是口头上的承诺,在法院判决前做出实际行动。张说:我也是受害人,也有卖公司的消费卡,个人花20万元购买了汽车,现在车和单据还在我手上,愿意将车退赔…… 下午4点审判长宣布:法庭调查结束。明天休庭一天,5月9日继续开庭,进行法庭质证和法庭辩论。
  ---2014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