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江苏省昆山市邦家维权小组来信的答复(张明创)

更新日期:2013-10-12

尊敬的江苏省昆山市邦家维权小组成员:

    您们好!您们托某老前辈转给我的信已经收到。首先衷心感谢大家对全国维权工作、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工作的重视、理解、关心和支持,积极建言献策;感谢大家对我的批评、建议、关心和帮助!现就大家的建议和关心的问题答复如下:

一、关于赞助费问题:全协委自去年820日成立,912日参加9/13行动的全国各个城市债权人代表都提出要求:全协委必须有一个办公场地,同时积极捐赠赞助费支持全协委办公室的运作。在办公室展开工作一年多时间里,肩负起全国维权值班、资料收集、整理、归档等日常工作,建立了债权登记档案,收集整理了邦家公司大量的证据资料提供给各级政府和公检法等有关部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是各地债权人的联络中心和接待站。客观的说,办公室在全国维权工作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办公室的开支一直本着能省就省、公开透明的精神,尽量节约全国债权人的血汗钱。这些情况在过去的每个月的经费使用情况通报中都向债权人汇报过(过去的情况通报都发到XX女士的qq邮箱,XX女士今年822日与其他4人也来过办公室座谈)。全协委收到昆山市的赞助费两次共1100元,您们交给南京的1000元没有汇到全协委账户。律师费的使用全协委制定有严格的规定,必须全国7位主任委员研究同意才能使用,账户管理由3人负责(一人用身份证开户,一人保管储蓄本,一人掌握密码),3人必须一起到场才能取钱转账!本来,如果全国债权人每人只要赞助5块钱,办公室的经费到维权结束时可能都用不完。但是,由于赞助费是志愿的,赞助不赞助,赞助多少是由各个城市维权组织决定的,没有明确规定,没有约束力,所以就出现有的城市赞助2~3次,有的城市一次都不赞助的不公平局面。这些不赞助的城市的做法,严重影响各地债权人捐赠赞助费的积极性,导致办公室经费紧张,甚至可能关门!办公室经费支出中,主要是房租费。我们也想了不少办法,从原来每月3000元降到现在每月2400元,办公室人员都是无偿出来工作的,我们也找过广州债权人帮助,债权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原因和困难,所以一时不能从债权人处得到解决。我会把您们的建议通报广州维权小组,请大家继续做工作,寻找更便宜又适合办公的房子。不过用做办公室的房子要有一定的条件,如:电话线、网线、文件资料柜等等(全国的资料一个大立柜都放不下了)您们建议可以用车库做办公室,我认为不可行。

二、关于信息情况通报问题:全协委成立的早期阶段,大家比较团结,各种维权信息都会在委员会网站公布。随着维权工作的不断深入,各种不同意见,不同想法的人出现了,有的人认为只有自己的维权路线和方法正确,容纳不了而且坚决反对与自己的维权路线和方法不同的人,采取谩骂、诋毁、攻击,甚至人身攻击等手段贬低别人,造成全国维权工作的分裂。而且,110网站一些身份不明、别有用心的枪手,肆无忌惮对全国维权组织和债权人采取挑拨离间、造谣生事、恶毒攻击等极其卑鄙的手段,只要是全协委的决议和决定,我的发言或讲话不管内容如何,他们一概反对和攻击,严重干扰全国维权工作的方向和进程!鉴于以上情况,近段时间,秘书组改变信息发布的渠道和方法,根据信息的具体内容,对每个文件的重要性和通知范围、对象、方式提出了具体要求,防止信息泄露,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做文章,制造矛盾和分裂。特别是律师争取回来的信息资料,律师的建议等等,只能发给交律师费的城市,不同意请律师的城市是没有资格获得这些信息的,只有这样做才能体现公平公正!

三、对全国今后维权工作的方向和做法提出个人的粗浅看法,供参考。

1、邦家债权人的维权工作可能是一项长期复杂的工作,大家必须有百折不挠、长期抗争的思想准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信心和勇气!

2、维权必须团结。只要是债权人目的应该是一致的,应该允许有多种的维权道路和方法,只要认为自己的维权道路和方法正确,就应该采取实事求是、扎扎实实的态度去做,没有必要哗众取宠,弄虚作假,更没有必要为了争取支持,博取同情与别人争吵,攻击别人,甚至另立山头。其他不同意见的人也不要吹毛求疵、指手划脚,让大家都积极安心地去维权。不管谁经过努力确实找到好的可操作性强的方法、项目,提供给全国债权人讨论,大多数人同意,就按谁的办。谁能为全国债权人拿回血汗钱,谁就是好样的!

3、目前维权工作的主攻方向是努力争取邦家案件全国并案处理

    由于邦家案件涉及全国43个城市,每个城市的司法部门对案件的重视程度不同,对案情的熟悉了解程度不同,一年来案情进展情况不同,对法律条文的理解、掌握、应用不同等等原因,必然造成像广东佛山市禅城区法院等已经判决的城市一样:同一个案件在案件事实、资金流向没有查明,没有查清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的去向,就匆忙起诉审理。导致同一案件全国定性不一,量刑尺度不一,各行其是,“罚不当罪”等司法不公现象;也没有追讨被告人非法所得和追查债权人的损失,对债权人极度不公。“并案处理”十分必要,既可以解决上述“乱象”问题,也有利于案件侦查和审理:(a)便于查明案件全部事实。(b)利于统一案件定性、量刑标准,避免对被告人判决不公。(c)利于统一追回和处置涉案资产,避免处置资产不公。(d)在本案涉案的城市中,一年多来,债权人已同当地公、检、法部门及时沟通、交流、配合,使局面趋于稳定。大多城市都在等候广州对蒋洪伟的罪行定性。近日来出现的“各吹各的调”的现象,势必引起全国各地债权人的强烈不满而影响社会稳定。

1各地维权组织及时向当地债权人解说依法“并案处理”邦家案件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

2)各地维权组织积极向当地司法机关反映“并案处理”诉求(据广州市检察院有关领导告诉我们:从他们接待的来自全国各地公检法办案人员情况来看,部分办案人员对邦家案件仅一知半解,他们无法处理好当地的邦家案件);尽快把广州市检察院的起诉书和“关于并案处理广东邦家公司蒋洪伟团伙《集资诈骗案》的紧急诉求信”送给当地公检法部门,面陈邦家案件的情况和我们的诉求;

(3)各地可安排人员在国家信访局网站注册,将本地债权人的诉求直接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

(4)强烈要求、督促、配合当地公检法部门积极追捕邦家公司总部及各分公司在逃的中高层人员,追讨邦家公司的资产、资金。各地维权组织把当地邦家公司(含绿色世纪)的历届中高层人员名单、个人信息提供给当地公检法部门,要求公检法部门加大追捕力度;向公检法部门提供邦家公司当地分公司及中高层人员的资产、财产信息,要求公检法部门积极追讨。

(5)做好邦家案件开庭审理前的准备工作。

    1;在要求中央统一领导和处理邦家案件的诉求还没有得到答复之前,各地要积极与当地公检法部门联系,要求延迟对邦家案件的审理、判决,或只开庭审理,不判决,力争各地案件在广州总部审理、判决后再统一量刑,开庭审理或判决。

    2;收集当地分公司集资诈骗的证据,提交公检法部门。

    3;广州维权小组配合检察院、法院做好邦家总部案件开庭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6)根据邦家案件开庭审理的结果和政府解决邦家问题的措施和做法,决定下一步维权工作方向。不排除采取行政诉讼(民告官,十几万老人告政府),要求国家赔偿的可能性。如果政府没有合情合理、合法妥善解决全国十几万老人的诉求,也不排除十几万老人上北京向中央政府诉求的可能。

四、关于资产重整工作:暂停重整的各项准备工作,不关闭重整的大门 ,继续执行全协委关于重整两原则:a.中央政府出面支持并给出优惠政策。b.有实力财团介入,先还60%本金,其余本金3-5年还清。符合一个条件即可!我个人一直认为:邦家案件的最后解决办法(方案),一切皆有可能,多一条路总比少一条路好!但是,资产重整工作不是现阶段全国维权工作的主攻方向。同时,由于全国的债权人多数是老人,缺乏经营管理人才,没有经营的经验,要债权人自己进行重整公司是不现实的!

五、关于成立资产清算组,债权人接收邦家资产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公司解散时必须成立清算组,邦家公司是有限责任公司,清算组由股东组成,公司逾期不成立清算组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有关人员是指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破产清算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及取得执业资格的人员),债权人自己不能成立清算组。清算组的所有支出都是从清算出来的资产中支付的,邦家公司已经资不抵债,清算结果只有宣布破产。如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规定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对债权人更不利。目前,司法程序没有走到成立清算组这一步,虽然,各地多次向广东省政府反映资产重整的诉求,但政府一直没有表态支持。在没有政府重视、支持、同意的情况下,要求成立清算组、接收邦家公司的资产,由债权人自己经营运作,我认为是不切实际的!首先,启动资金不是小数目,以汽车租赁为例:所有汽车要进行大修、检修、年审、要找经营人才,经营场地、资金问题如何解决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要解决和落实,困难是不小的。特别在广州,汽车租赁竞争是相当激烈的,广州的地铁到处都有汽车租赁的广告,可见一斑。应该说,邦家公司的汽车租赁业务在广州是失败的!其次,如果没有政府的重视、支持、给优惠政策,债权人自己要求接收邦家资产进行经营运作,可能政府巴不得,因为可以帮政府解套,政府可以把责任推到债权人头上。一旦经营效果不佳,再去找政府,政府还会理你吗?那时,债权人自认倒霉吧。因此,我个人认为:成立资产清算组,债权人接收邦家资产进行经营运作的时机不成熟!

六、任何时候都必须坚定地要求各地政府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1、各级政府和党政领导在引导债权人投资邦家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都是相信党和政府各级领导参与对邦家公司的大力宣传、支持、鼓励以及从中央到地方众多新闻媒体对邦家公司的正面报道和支持,我们完全相信党和政府才把钱借给广东邦家公司的。

   2、邦家公司及分公司所在地的政府相关部门(工商、税务、银监、人民银行、公安等等对邦家公司监管不到位,也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3、去年5.15行动中邦家公司及分公司所在地的公安部门没有对债权人的资产(全国各分公司的资产)实施有效保全:导致资产被打砸、抢掠、盗窃、私分、非法拍卖等等,造成债权人的资产受到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对邦家公司部分中高层人员抓捕不及时,以致他们至今逍遥法外、大量资产至今无法追回等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邦家案件的解决最终靠政府,政府在整个邦家事件过程中,确实存在误导投资、监管缺失、没有保护债权人的资产等等失误,政府必须给全国债权人有个说法,妥善解决邦家事件。

总之,维权工作必须依靠全国十几万债权人团结一心、群策群力、坚持不懈、共同努力,守法依理抗争才能达到拿回血汗钱的目的。不团结、不齐心、不努力、不关心、不出力、自以为是、唯我正确、唯我独尊、蛮横无理、另立山头、各自为政、胆小怕事等等的思想和做法是全国维权工作的阻力和障碍,必须统一思想、清除障碍,才能取得维权工作的最后胜利。

以上是我个人的粗浅看法,仅供参考!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合家欢乐!

               张明创   2013-10-8


附:昆山邦家债权人维权小组部分成员的信如下——

尊敬的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张明创主任:

     您好!辛苦了!我们是江苏省昆山市的邦家债权人维权小组几位成员。出于对您的尊敬、信任和期待,我们给您写这封邮件,说一说最近我们心里的一些话:

     先谈点我们昆山邦家的实际情况,以供您参考。我们昆山属县级市,邦家的债权人据统计有四百余人,平时或能参与维权活动的有一二百人,其中能积极活动、每次聚会一般都来参加的就是一百人左右。在这批受害的债权人里,还有些是生活相当困难的打工者和小贩,过去他们受蒋洪伟团伙及站台吆喝的官员们欺骗,他们一般投资个三五万,期望能靠此养老。在这众人群中,包括在维权小组的成员里,支持全国协调委和支持倾向其他维权组织的人,大约各占一半。我们认为作为基层群体性的临时自发群众组织,这种情况也属正常,这在其它省市的邦家维权组织里,尤其在江苏省和华东几座城市里也可能是相当普遍存在,只是人数比例有些出入而已。我们维权小组在如何维权的问题上,有时也爆发激烈的原则性争论,但通常大家也是彼此彼此,团结得还可以,因为大家普遍认为,无论观点如何不同,但大家债权人身份是一样的,利益是相同的,而且目标更是共同的,都是为了拿回自己的养命钱才走到一起,谁也不比谁聪明多少,同时,谁也不比谁傻多少,这种缘份和命运遭遇就决定了大家是同一个命运共同体,将来无论维权成败,大家都只能是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我们只能同舟共济,互相呵护!所以,无论观点对立的双方领导机构向我们基层摊派什么款项时,我们是基本一视同仁。这一点,明创主任,您设身处地,大约也能多少体会到我们的难处和因此带来的困境吧?比如,我们昆山维权小组自成立后,就总共向广州全协委和南京老杜交过四次“捐款”——

    一、2012年十一月九日,交广州600元; 二、2013年一月六日,交南京1000元;  三、2013年四月十一日,交苏州转广州500元;  四、2013年八月一日,交广州律师费5000元。

   当然,我们维权小组自己派人出去开会和参与活动,也自是由昆山这些不多的债权人大家一人掏一些捐上来的。我们知道这些债权人七老八十地已被骗得身上活钱不多,有些人看病也看不起了(顺告,最近昆山又悲惨地死去了两位债权人 。一个是5年前得的癌症再次复发的,由于2年前她将自己做小生意攒的几万元钱投资了邦家,本希望能多攒些钱来应付一旦癌症再次复发所需的费用,结果希望成了泡影,现自知家中没钱看病,就一直挨到临死前5天才肯让家人将她送进医院。另一个是昆山AB针织品厂的,省吃俭用背着家人投资邦家几十万,出事后妻子和儿子都不理他。他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直到最近妻子跟他离婚,他终于精神崩溃跳楼自杀。这两位死难同胞的有关简况整理好后,我们将随后正式上报苏州及广州总部)。所以我们维权小组是尽量地节省着用钱:主要负责人手机费都是自己掏钱办公事;出差人员近路的有时自已带饭,远路的一般都自觉不领出差补贴;维权小组没设固定办公地点,有事了临时在成员家中或车库里相聚解决;每月上百人的全市债权人两次大聚会,我们是跟市信访办商议后,每次借用他们的上访接待大厅,以省去外面昂贵的房屋租金……等等。所以,我们看到全协委秘书组发来的通告中讲“请全国邦家债权人和各地维权组织慎重考虑:(全协委秘书组)办公室还有没有必要存在?如果没有存在的必要就撤了,委员会日常工作停止运作”这样的语言,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知道广州是大城市,全协委要协调全国跨省区的邦家十几二十万债权人和各地大小城市邦家维权组织进行维权,其工作量和难度之大绝不是我们这种县级小市可比。但现在邦家债权人维权一年多来,鉴于各地邦家债权人大多越来越老病愈来愈多,人们袋中钱越来越少而大家上交支出的钱款已属不少且群众毕竟是群众,看眼前的生存利益更多,不能责怪他们。我们除了再次艰难动员收集大家捐款外,只好斗胆进言讲一句——我们全协委今后是不是对秘书后勤工作及办公场所也来个“精简”“瘦身”?过紧日子也许更能提高效率?走走群众路线,比如固然大有大的难处,但大城市债权人多,有空房和车库的债权人多少还是有的,能否说动他们腾出点地方而不用全协委在外面租房呢?另外,全协委开全委会时,能否不在城中旅馆聚住而在郊区只要安全干净的地方就行?这对各地出差人员也能减少开支……总归一句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穷人办事只能用穷办法,节俭正符合我们邦家人的本色和身份。而且,我们只要精打细算,办法总比困难多!

     明创主任,我们另外再提个意见——

     也许是我们这边中老年人大多不会上网,因而信息知道的少?又也许是广州和各地联络员对下面传递信息不及时?更或者是全协委有些为债权人争取权益的大动作因各种原因而不便向外透露?……总之,作为基层群众的我们总有一种也许不正确的感觉,那就是咱们全协委在如今的复杂形势下看起来比较消极,甚少作为,大家感到有些失望。当然,我们想,全国债权人中支持全协委的债权人很多,但反对全协委的人也有不少,在当前,蒋在做最后挣扎,法院至今尚未开庭,各种社会势力都在紧盯着邦家案最后如何定盘而相互间在较后劲暗劲之时,全协委是得先要稳住阵脚,摸清各种情况后才能冷静分析应对,不可轻举妄动,授人以柄;但群众不明底里,他们看不到动静,就容易心情躁乱,不知所措。因此,我们建议全协委除了本身增强工作透明度外,还要务实务虚两头都抓,像群众里现在产生的急躁焦虑情绪,全协委就应该出面发文或讲话,认真急群众之所急,在绝不向外界泄露我方底牌的情况下,要向我们各地的债权群众讲清我全协委下阶段的维权路线和维权措施,要让债权人明白当前形势,从而分析排解焦虑情绪,使之不致影响斗志、士气和大局。

    以上所说,可能不完全对,但心里话不说不痛快,说出来谨供参考。

          江苏省昆山市邦家维权小组部分成员

               2013/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