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重组与国家赔偿

更新日期:2013-7-2

重组与国家赔偿对于我们邦家债权人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新事,而是老生常谈了。所不同的是,今天我们必须严肃认真如何正确认识重组与国家赔偿如何把握好重组与国家赔偿这两条不同的维权之路。说白了,要想拿回我们的血汗钱,在目前来讲,这两条路都得走,缺一不可。而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因势利导,顺应和利用各个维权时期不同的维权优势,不失时机地抓住契机,使维权工作健康顺利发展。

不同的维权阶段有不同的维权诉求,就应该有不同的维权侧重点不同的维权方式方法。,有人愿意伸出手来帮我们走出困境,具体洽谈邦家公司重组事宜。他们绝非泛泛之辈,他们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有一定的社会背景和政府背景。这也从一个侧面反应出我们债权人一年之久艰辛维权,终于有了回音,这不是我们一年来所苦苦期盼的吗?难道不值得我们每一个债权人感到欣慰吗?有人开始联络我们了,这是天大的好事。

或许,有人会提出这样的质疑:他们为什么早一点不来帮我们?试想当初,邦家公司尚未定性,面临非法公司的边缘,稍有关联的人唯恐避之不及有谁愿意来趟这浑水呢?然而就在广东四部门联席会议给出的“起诉蒋洪伟,不起诉‘邦家’公司”的消息后他们就主动联系我们,提出愿意帮我们重组邦家公司,说明了他们对邦家公司还是比较关心的,也比较了解邦家公司的现状,用他们的话说:“我们从行业角度了解、关注、参与‘邦家’已有6、7年了。此次‘重组’很有信心和决心,时机来了,我比你们着急。去年时机不成熟,我也不会见你们的,现在机会来了……”这充分体现了他们重组邦家的信心和决心。我们隐约感到,在他们身后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他们,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在这关键时刻,全协会先派代表跟他们进行了为时五个多小时的会谈,根据会谈的情况,全协会及时召开了6.14全协会主任、委员、组长参加的广州紧急会议,与会人员认真细致地进行了讨论、研究、分析,权衡利弊,最后达成共识。委员会表决一致通过与中国国际商会租赁委员会就广东邦家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实施资产重组问题进行洽谈、研究、讨论,并把洽谈进展情况及时向全国债权人公布。同时全协会给出了一直以来所遵循的两条重组原则(符合一条即可):一是政府出面(有政府背景)的重组我们同意;二是有实力的大公司兼并重组,先付给债权人60%的本金,余下40%的本金分3—5年还清我们也同意。这是我们广大债权人福音!

 我认为,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全协会八人小组大胆勇敢地与他们接触、交流,通过与他们的接触交流摸透他们的底细,了解他们的经济实力,进一步摸清他们的社会背景和政府背景,将他们的优势为我所用。特别需要清楚政府支持邦家公司是什么样的态度。当谈到的具体细则时,我们可以要求政府尽量的给足给活我们优惠政策。公司起步阶段,税收的优惠体现不出什么优势只有当销售额达到一定数量时,才能真正体现出税收优惠政策给公司带来的经济效益。这时,全协会应根据现阶段政府的各种优惠政策提出我们的要求要知道我们身处的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特事特办:办事机构的灵活办事原则,只要有政府的支持,我们邦家公司所遇到的难题可以迎刃而解。

 实质上,公检法金融办起诉蒋洪伟,不起诉邦家公司这一决策里面隐藏很大的玄机。不起诉“邦家公司”,证明至今邦家公司主体依法存在,这就为今天邦家公司给出了重新生存的机会,为我们15万债权人寻找养老钱预留了解决的渠道,也为政府在5.15邦家抓捕行动中的不当行为所造成的损失留出了解决办法。政府领导真可谓是用心良苦话说到这里,我可以看出,政府是有心来帮助我们重组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分析得出,政府是不大可能既给我们国家赔偿,又给我们重组优惠政策的。政府不过是想用重组给优惠政策方法,解决全国15万债权人拿回血汗钱的大事;与此同时,逐步解决国家赔偿的问题。从政府对我们邦家债权人组织一年多来的默认态度,我们亦可以大概地猜出政府在处理解决邦家老人的血汗钱时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在此,我的是,国家赔偿,政府究竟要赔偿我们多少?这一个具体数据可以让律师帮我们搞清楚,否则我们怎么找政府给我们赔偿呢?至于赔偿的形式和具体的赔偿物是什么,我们就没有必要跟政府作过多的纠缠了。因为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要钱。而政府要作出国家赔偿的决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很多很多……我们稍退一步,不必过多跟政府纠缠赔偿的形式与途径;恳切要求政府在我们重组公司的经营过程中给足给活优惠政策,而且要我们的公司存在一天,就得享受一天政府的优惠政策。政府应该尽量满足我们合理要求。有些问题应该特事特办的灵活策略处理同时,政府必须信守承诺。这叫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我们解决问题毕竟要靠政府,调子不要定的太高了。这是一个两全其美,双方都能接受的双赢策略。对我们而言,也可以说是一个无奈的举措。

上述仅为个人看法,供大家参考、分析,错误和不足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广东邦家公司债权人: 日月同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