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创致全国广东邦家公司债权人的一封信

更新日期:2013-3-5

     
       张明创致全国广东邦家公司债权人的一封信

尊敬的全国广东邦家公司债权人:大家好!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南京会议后,全国一些地方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使全国的维权工作受到一些干扰。为了大家了解事实真相,我把我的情况、维权的思路,请律师等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向大家做一个汇报,供大家分析判断,希望大家批评指正,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期望达到真心为自己的权益维权的债权人团结一致的目的。
    一、首先向大家提出3个问题,请大家认真思考:
   1、全国各地债权人九个多月以来进行顽强不屈的抗争为了什么?怎样做才能更多地拿回血汗钱?
   2、全国各地债权人九个多月以来积极收集、整理有关广东邦家公司的各种资料(如营业执照,批文,支持、帮助、宣传邦家公司的各级领导,新闻媒体等等)、相片(如人民大会堂开会的,各地邦家分公司开业典礼的,与国家领导人合影的等等)、数据等等是为了什么?
   3、我们请律师帮我们打官司的目的是什么?怎么做才能合理合法维权?
  二、我的维权思路
   1、我的情况:我在2011年8月经以前的老领导介绍,以兼职顾问的形式购买广东邦家健康产业超市有限公司消费卡80万元,顾问费领到2011年底。并不是象有人所说的是债务人。
   2、集思广益博采众长,千方百计争取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是我维权的指导思想。
   维权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拿回血汗钱。但是,维权的方法可以有多种,道路可以有多条。不管那种方法,那条道路,只要能够为债权人最多的拿回血汗钱,都应该走。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争取,不要堵死任何一条路。我坚决反对维权只有一条路,不允许有其他道路和选择的思想和做法。
   3、我的做法:我认为一个人的知识、能力、经验是有限的,必须不断的学习和积累。我会通过网络、论坛、电子邮件、会议等途径倾听全国各地的声音和意见,包括反对的意见和声音,我认为对维权有参考价值的信息、意见都会收集起来,在需要的时候作为参考。
开会时,我会把我的意见和想法提出来供大家参考、讨论,如果多数人反对我的意见,我会心平气和的接受大多数人的意见。不会把我的想法强加给大家,因为要么我错了,要么大家都错了。开大会表决时,我不参与投票保持中立,表决结果出来时,我支持多数票一方,双方平衡时,我会把我的一票投给我认为正确的一方。
三、我认为目前维权工作相对正确的的做法
由于邦家案件广州检察院可能很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如果
债权人不进行抗争,法院很快可以判决,一经判决,邦家公司就是非法经营的公司,我们就不是债权人(受害者),而是参与者,参与一家违法经营公司的经营或投资,参与者是要承担责任的。那么,我们要求拿回本金的诉求就不是合理合法,或者说我们肯定拿不到要求的百分之百的本金。我们要继续进行抗争的话,理由就不够充分,容易被扣上非法集会示威、违法的帽子。多位律师都认为:这个方案对我们债权人不是最有利的方案。
所以,我们必须请律师,全国十几万债权人签字委托律师团作为我们的代理人
出庭,向法院提出全国邦家公司债权人的诉求和辩护,提供邦家公司十年来合法经营的所有证据资料,供法庭量刑时参考。如果法院置全国十几万老人的生死诉求于不顾,做出不符合客观事实的判决,债权人的权益没有得到保障的情况下,老人们就可以依法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合法抗争,直到政府合理合法解决邦家事件为止。这是我认为目前维权工作相对正确的的做法。
至于以政府答应补偿百分之百本金为前提、刑事结案为结果的刑事案解决方案(江苏片区会议决议);这个方案能够落实的话,债权人能够较快拿到钱,我是举双手赞成。如果政府或公安部门能够明确答复我们拿回我们的本金,我们肯定支持结案,政府要如何处理邦家公司和蒋洪伟与我们没有关系。但是,这个方案目前只是幻想:至今政府或公安部门没有与全国债权人代表对话或商量谈判等,也没有表示或答应债权人能拿回百分之几的本金(依靠债权人自己的测算和估计,那是不准确和没有依据的,比如说:蒋有20亿现金的说法就是假的)。相信党和政府、相信公安部门;依靠党和政府、依靠公安部门的提法是对的。但是要看实际行动,从全国各地的情况来看,发展不平衡,形势并不乐观。(如邦家公司资产的保护和追查,邦家公司中高层人员的抓捕,资金流向的查找等等)。如果党和政府、公安部门没有实际行动,真心实意、实实在在的解决全国债权人的诉求,我们又同意公安部门按刑事案结案,邦家资产进行拍卖,一部100万元买来的汽车能拍卖出几个钱?全国几十家门店的物资被偷的偷,抢的抢,被违法拍卖的,腐烂变质的,锈蚀贬值的,还能拍卖出几个钱?邦家公司中高层人员贪腐、挪用、转移、违法提成的资金能追回来多少?等等这些问题,大家自己分析,分到债权人手中还有多少钱?到时拿不到债权人要求的本金,我们如何向全国十几万老人交代?如果说政府和公安部门在邦家事件上没有过错,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话,那我们为什么要进行九个多月的抗争?!为什么要收集邦家公司合法经营的各种证据、资料?! 我们还请律师干什么?!希望全国债权人都能够冷静的思考。所以,单纯按刑事案结案,我不同意。
四、关于请律师的问题
1、请律师的目的:能够以合法的身份,法律赋予律师的权利尽快与公检法等部
门沟通,了解邦家公司案情的进展,收集有关的证据等法律调查,会见嫌疑人等债权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以受害人代理律师身份介入到有关重大典型的刑事诉讼程序中,提出、发表意见、递交相关意见文书;参与涉及邦家公司财产处置事件及重大法律定性事件交涉、磋商事宜;协助办理其他有关法律事务及或有的诉讼等等。
2、请律师的过程:在今年2月中旬,委员会7个主任委员商量确定召开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2月14日我与陈有西律师取得联系(去年7月初我向他请教过邦家公司的问题),他正在国外,他要求在不表明身份的情况下,同意派出他的上海所律师参加南京会议旁听观察,等他回国后再决定答复我。2月15日陈有西律师的助理翟律师与我取得联系。
 20日下午5点多翟律师两人来到酒店。20日下午,我、孙立忠、单士怀三人与
杜长江先生介绍的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的朱律师两人座谈,了解事务所的情况以及他们对邦家事件进入司法程序的应对办法。晚上,我同天津滕学富副主任几个人与翟律师两人沟通,大概了解了双方的基本情况,并向两个律师所提供邦家公司比较详细的资料。21日上午,我邀请双方旁听我们的会议,翟律师两人在上午10点钟左右就离开会场,告诉我,他们有事,吃过中午饭他们就赶回上海,午饭后我只能送他们走。朱律师三人参加了全天的会议,我邀请朱律师22日上午用1个小时给大会结合邦家事件做一次法律讲座,他愉快地接受了邀请。21日晚上,我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客观地向代表们介绍了两家律师事务所的情况。22日9点钟开讲,因为朱律师讲得很精彩,代表们要求让他讲下去,一直讲到12点,还接受了代表们的咨询和提问。22日下午,柳成东副主任主持会议,对几个议题进行表决,我首先表态,我不参与投票,多数人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如果出现双方票数相等,我才投下我一票。投票结果:百分之百通过必须请律师,请哪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表决时,只有孙立忠先生一人选择陈有西律师事务所,其他代表选择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
23日上午,我、杜长江、滕学富、孙立忠、金祖耀、王盛、唐祥飞、徐玉兰等10人到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具体商讨合作事宜。会上,有代表及律师都提出:为了方便工作和联系,避免多人插手,影响律师的工作,全国邦家债权人必须签字授权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作为他们的代理人,委员会再指定一个人作为委员会代理人,具体执行委员会的决议,与律师进行沟通,签署有关文书。大家当时表态:委员会主任张明创作为委员会的代理人。陈有西律师回国后,27日亲自去上海与参会的两位律师讨论,商量邦家案件;28日上午,正式答复我:由于他们的案件比较多,决定不接受我们的委托。我很佩服和感谢陈有西律师的为人:讲义气,说话算数,有始有终。
3、律师费等其他问题。律师委托代理合同已经发给全体委员修改,确认,律师费将按工作进度分期支付;案件终结的奖励问题,将听取大家的意见,如绩效考核,提成标准等等。有关律师的工作进度,规划方案等等,正在制订之中。
五、我的建议
1、全国真正的债权人必须紧密团结,排除干扰,认真落实南京会议决议。
2、希望全国真正的债权人多提建设性意见,多请教法律专家,多学习法律知识,运用法律手段维权,不要盲目维权,放开胸怀,容纳各种不同意见,不要互相攻击。
3.希望全国真正的债权人多做有利于维权工作的事情,多干实事,空谈误国也适合我们的维权工作。
4、两会将要召开,我希望全国真正的债权人在两会期间共同做好维稳工作。
                           此致
敬礼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广州维权小组  张明创
                                        2013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