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清致汪洋书记的第二封信

更新日期:2013-7-16

  尊敬的汪洋书记:

      本月5号,给您一信,不知收到没有?信发后又看到许多议论,感到言犹未尽,故再修书一封。可谓爱之愈深,护之愈切,但望您能体谅一个老者对您的爱心。十八大即将召开,坊间盛传您将入常。这对您来说,当然意义非凡。作为一个老人,我很为之感到高兴。但是,当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邦家事件,恐怕会使您有些头疼,因为这不仅影响广东,而且影响着全国。我认为,这一事件正在严峻考验着政-府的智慧与良心,也可能成为您入常与否一道绕不过去的坎。正像此前有人曾说过那样,能否处理好邦家危机,不仅仅是关乎到数十万老人的安宁与福祉,更直接关乎到您的政治口碑和前途。正因为出于对您的爱,我要指出前期处置邦家问题上的不足之处。古人云“为政之道,文武张弛之道也”。用我们今天的语言诠释,就是宽严二手都要抓,配合运用。哪二手?一左手曰“法办”,一右手曰“办法”,这二个方面相互配合,审时度势而为之,就能治理好天下。恕老夫直言,在这半年多时间内有二处欠妥:
①.在邦家危机初现端倪之时,“办法”那只手,运用得少了一些。因为邦家毕竟已经形成了遍布全国几十座大中城市,有近万名员工和好几十万客户群体,在国内外已颇有影响的大型民营民族企业,如果陡然让他轰然倒塌,将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应当在政-府慎密考虑之中。应当说, 政-府有责任也有能力帮助企业解决困难,度过难关.。我们看到过许许多多在政府关心下,起死回生,救活企业的事例。在政治开明,经济发达,人文荟萃的广东,难道挽救一个自己同胞的企业都办不成吗?救活一个企业,也并非一般意义上的需要多少资金的投入。看过介绍,您在九十年代初曾担任过计委主任的职务。那个年代,正是国家利用经济杠杆调控手段,驾驭和解决经济运行中出现困难出神入化极有效果的经典时期。组织上让您有这一段从政经历,实际上是培养锻炼,使您更加增加对政府调控社会经济生活中实际掌控驾驭能力的理解和实践。这是一门学问,更是领导艺术呢!而现在,则是要运用经济手段,解决企业在经济运行中遇到困难的实际问题的时刻了。运用经济调控手段,更多的政策支持,政策的调控力度,往往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政府经济调控手段,可以使用的办法,可以说太多了,无需我来饶舌。但是,运用“办法“这只手,您认真思考过了没有?使用了没有?如果,真的一无作为,乃真是辜负了组织的苦心培养和万众小民对你的殷切期盼啊!
 ②而“5.15”行动,“法办”那只手,用得过了些。老人们因合同不能兑现,要求政府帮助企业克服困难,保证其权益,这完全是正当的,可以理解的。当时,本人作为一介草民, 就发出了“帮助邦家度难关, 保我利益不损失”的行动口号, 身体力行的奔走呼号, 至今未敢稍事停息。但民力微薄有限, 因而紧接呼号“只有政府才能力挽狂澜”!此时,您“办法”那只手,是多么管用啊:与企业对话,与民众对话,寻求解决的途径和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 但您领导的广东省公安部门却完全放弃“办法”这只手,单使“法办”这只手,抓蒋,查封,抓捕各地代理人……这一大套举措, 既于法理不容, 更于民心不顺, 严重地激化了矛盾, 以至于全国邦家债权人跑到你门前暴发了声势浩大的8.21维权行动。蒋老总没有潜逃藏匿,各地邦家许多员工在没有工资的情况下,依然在坚守,有必要对自己国内同胞杀鸡用牛刀吗?尽管他们有很大的过失与责任,但他们也不致于是海寇恐怖分子吧?应该有时间允许企业和相关人员出来向政府和老人们作出解释,允许有相互协商的时间与过程。陡然大逆转,是否仓莽?简直太不近情理了!当然,“法办”这一手适度使用,以确保邦家资产不致流失是需要的。但这只能是辅助的,是辅助“办法”这只手更好发挥作用。最起码的,要对事态后续可能发展,对可能引发的动荡,制定应对予案,对可选用的“办法”,作前瞻性的考量,都是必不可少的吧?这期间,“办法”这只手,好像一直被闲置了,实在是非常可惜的。
    应该看到,邦家危机罩有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因此,还是要用经济的办法来处理经济运行中的问题,也就是应该更多的依靠“办法”这只手的作用。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是,公安部门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在全国、全省范围追捕,布控,堵截,维稳人员疲于奔命,忙的不亦乐乎,而您大院里手下那么多部委厅局,管经济的,管金融的,管调控的,管监管的,管政策研究的,管流通租赁服务业的,管民营经济的……,一个个像无事人一样,照样喝下午茶,照样享海边浴。其实这原本就是他们的事,对原先政府监管不力伏下的祸端,现在都不闻不问成了局外之人了。真不知您的这架钢琴是怎么弹的?您是否真的就认定,单依靠“法办”这只手,就能把这曲子弹完?我只能说,为政之道,任何时候都不要忘却 “办法”这只手的存在呀!而当今社会是以和谐稳定、科学发展为主题的盛世太平时代,“办法”这只手的用途和神通尤其广大!
   时间无情地流逝,忽而三个月过去了。我们十分悲愤的告诉您,就因为“法办”不能及时解决问题,就在这忽而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竟有20多位老人就被这个“不及时解救”生生夺去了生命!“法办”这只手到底神通如何呢?2012年8月10日,我们专访了负责侦办此案的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某负责人表示:此案经公检法程序一路走下来,至少2-3年,老人们最多可能拿回20%的投资。至少2年!最多20%!请您务必警觉地熟读牢记这2个数字:因为这一多一少2个数字犹如凶神恶煞,它将会很快无情地夺去我们成百上千老人的生命!这就是您单纯依靠“法办”这只手,能给您的最佳答案,且不说,这20%的真实性如何?业内人士早就预计按“法办“这条路走下去,回报是负数,而且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8月15日我们南京嘉宾几百人去白下区政-府找那位负责此案的朱副区长对话,人家就连那个20%都还死活不敢说到底会有几成胜算呀!这么一分析,你我都会吓出一身冷汗来,对这20%都会极端不满的。对全国数十万老人而言,100来亿的资财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彩票所得,而是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积攒下来的唯一的养老钱,保命钱,血汗钱,这些钱就是他们的命,是一分也不能少,绝对少不得的! 必须100%,甚至120%! 对您汪书记而言,手里掇着20分的成绩单,进京赶考状元郎,无论如何心里总不踏实的。要是100分,甚至120分呢?!我们都希望您在处理全国性重大经济案件邦家案例上取得满分的骄人成绩,在中国政坛高高竖起一面咧咧作响的旗帜,精神抖擞地走进中南海!我们相信汪书记能够做得到,也应当做得到。如果花了国家那么多精力,物力,财力,仅得一个20%的回报,得一个最高打20分的成绩报告单,这就说明您单凭使用“法办”这只手,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不更弦易张,执意而为之,那么政府最终所能收获的,除了蒋一伙血淋淋的人头,以及国际社会一顿臭骂和耻笑(一个光知杀人,没有智慧的国家)以外,还有就是数十万老人及他(她)们的子孙永远的叹息怨恨,哀号和悲鸣!那时,您即使晋阶中南海, 也会时时恶梦惊魂的!
    但是,与此相反,如果您启动“办法”这只手(现在虽晚,尚未至晚),也就是如我在上次来信中所述,改由政府牵头,在政府主导严格监管,有担保的确保所有投资人得到明确偿还的前提下,对邦家实行任何一切可以盘活的措施。正像许多有识之士指出的那样,依靠政府的强势地位(地球人都知道咱中国的国力有多强大),发挥邦家已经形成的品牌效应,(包括此次事件负面影响所激发的逆反倍增效应),依靠广东地区得天独厚的政治经济人文优势,依靠广大群众的智慧,盘活搞好一个企业,是完完全全可能的。当然,汪洋书记必须要能欣然接受我们的恳切诉求和肺腑建议,赞同灾后重建,启动“办法”这只手,同时辅之以“法办”这只手(这也必不可少,因为邦家的资产一分钱也不能流失,不能销毁藏匿转移,流失的必须全部追回,这一切需要拜托“法办”这只手多多辛苦啦!)我们老人也会通情达理,让汪洋书记有充分的时间去谋划这件事,因为您口袋里并不可能现成装着100亿的支票。我们可以等待,因为我们希望您入常,但是您要启动“办法”那只手,也就是三分钟,最多三天就能搞定的事,也不至于要我们等的太久吧?汪书记如果接受我们的建议,一个明确的表示,就是收回“非法”的指控(要是泼水难收:刚刚宣布非案告破, 话音还没落实地面, 立马就叫公安改邪归正,怕当初决策指挥的权力蠢官脸面不好看,为免此虞,宣布”去非”可暂不公开),同时公开回应并指示由经济主管部门负责就邦家善后事宜提出处置意见,这个意见的核心是明确回答以什么方式,什么时间,保证老人们可以拿回自己的钱。同时坦诚的和老人们对话,建立正常的民意沟通协调对话机制和交流平台,充分尊重民意,让政府有关善后举措接受投资人和社会监督。
   如果能这样,就会出现一个安定、祥和,充满希望及和解的社会气氛。在这样祥和的气氛中,您可以放心进京开会。我就不信,在全国亿万双眼睛盯住您的时刻,您还会揣着20分的答卷赴京赶考;相信您一定会挥起“办法”之手的神来之笔化腐朽为神奇,创造一个崭新的化解危机的经典,以您的从善如流宽容睿智展示于世人!由于您用智慧化解了一场远超广东地域的全国性民怨危机,全国的得益老人会感谢您,全国的大型民企老总会赞佩您,全国人民甚至还有大批国际友人都会翘指夸赞您,您也会顺利地实现你人生道路上一次重大的飞跃。我们这些老人即便到了九泉,也会为您祝福,为您衷心祈祷。   

       好样的汪书记,好样的!

       光明正向着您走来,勇敢地迎接光明的明天吧!

       天佑中华!

       天佑吾汪!

         王浩清  联系电话:13913038648
                 2012年8月30日                                            
又及,我甚担心,由于制度的严密,这封信根本到不了您的手上!(这也该到改一改的时候了,听不到民声,看不到民意,是要误大事的)为千万老人命运和您的前途计,我无奈不得不在网上发表,并在原信端头直书:“阻断汪书记阅此信者,国蠹侫臣论之!”冒犯之处,敬请见谅!
    阻断汪书记阅此信者,国蠹侫臣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