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重建邦家的建议

更新日期:2012-9-26

  南京: 王浩清

我是一个古稀老人,一个民主党派人士,出于对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关心,怀着一颗赤诚的心向中央和广东省委写这封信,但愿念及我的一片真情,请工作人员将此信转交中央和广东省委。

   
毋庸讳言,由于广东邦家公司资金链断裂,引发的危机,已演化成一场灾难,直接影响着全国数十座大中城市、数十万投资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老人)的切身利益,怨愤的情绪,一触即发,和什邡、启东不同,它不是局部的,而是全国性的;它不是对周围环境的诉求,而是关系自身钱财切身利益的诉求,所谓要钱不要命,因此,如何处理好这场危机,保持广东乃至全国安定的局面,已成为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为此,我有以下几点想法,供您参考。
1
、党中央是清醒的、英明的。我认为胡主席、温总理领导人最近的讲话,以及中央部委的文件,已为解决处理邦家问题,指明了方向,认真学习领会和贯彻其精神实质,就能处理好邦家问题。这决不是一些客套话,言之无物,其实,细想一下,近十年,其最出彩处是什么?是在其施政期间,没有发生全国性恐慌事件,体现了胡主席、温总理宽容仁厚。可以想象,如果给全国数十万老人冠以非法的名号,造成全国性的恐慌,从而积聚更大的民怨,这是中央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也是绝不能容忍的。如果不能看透这总体大局,仍执意要把数十万老人往绝路上赶,且不说积民怨如何,也不说置一贯支持邦家的各级官员于何境地,最关键的,可能造成国家的动乱,所以是绝对不明智的、绝对不可取的,所谓得全全昌,失全全亡,相信广东省委是理解这个道理的。

 

2、当前,必须果断的不失时机的,把处理邦家危机工作的重点,立即转移到灾后重建上来。如果把整个邦家事件看作一场灾难的话,那么前面政府有关部门只是做了抢险的工作,也就是查清资金去向,防止转移藏匿,流失销毁等,这是非常正确绝不可少的,因为这都是投资人的钱,是后续处置的物质基础,当然这些工作还很不到位,与100亿的规模,尚有很大差距,但是事情已过去了快三个月了,人们(特别是老人)是等不起,更拖不起的,越来越紧迫的局势,容不得继续拖延,现在,必须立即不失时机把工作转轨到灾后重建上面来,这样才能使老人们看到前面的希望,从而从失望、绝望的怨恨中走出来,因为老人们关心的是要讨回他们积攒了一辈子的血汗钱,除此之外,任何理由、任何说辞,都无济于事。转向灾后重建这一步若走稳了,走好了,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而如果相反,继续按查封,定罪,拍卖的路子走下去,因为可以预料到其结果不可能最终解决老人们讨回养老钱的问题,所以结果可能造成政府与民众的结怨

 

3、灾后重建需要宽松的环境。首先,要去非法化非法二字,不要再出现在任何官方的文件中。因为这二个字,把数十万原本相信政府的老人,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这既不能促使问题向良性方面转化,相反,增加了老人们拿钱无望的恐慌,更增加了对政府的怨恨,因为老人们是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才参与投资邦家的,现在政府一下子定为非法,这个弯子是无论如何转不过来的。所以他们会由原来的对蒋的怨恨,转而变成对政府的怨恨,所以绝不可以再坚持此轻率之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4、灾后重建,必须由政府牵头。邦家事件如果没有政府信誉资源的大量投入,没有国家公器资源大量被利用,蒋宏伟的邦家就不可能有此如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老人们也就不可能有如此热情的参与投入,这也就是当前为什么会越演越烈,终致向政府问责的原因,这和江苏四川情况是相似的。因此,政府在处理邦家问题上,绝不是来个180°大逆转,断然一刀两断,就可以完全撇清自己的责任的。实际上,部分政府官员已经被蒋宏伟背书。现在政府应该做的,不是急于脱身,撇清自己,而是相反,勇敢的担当起应当承担的责任,即在邦家灾后重建中,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使老人们看到希望,看到前途,感到政府是真心关注他们的安宁与福祉的,从而重塑政府的良好形象。否则老人们会骂街,你们当初在台上,比谁都风光,怎么今天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政府在世人心目中,还有什么威信与尊严?

 

5、灾后重建必须充分尊重投资人的意愿,运用政府的领导智慧和调控能力,相信和尊重群众的智慧,一定能找到解决危机的最佳方式。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在这危机时刻,我们看到无数敢于为民请命的人,他们是真正的男子汉,是共和国的脊梁,真正代表着民声民意啊!他们尽管有分歧,但其基本点是一致的:要依靠政府,不希望乱、要讨回钱。有所差别的,仅可能是他们的侧重点各有所不同而已,或者说是着重于过程或结果之间的差别。我倒认为他们的观点,倒是反映了同一个问题在不同时段的特定差异性。对邦家事件而言,在抢险阶段,采取一切果断措施,不能让邦家资产流失;而进入重建阶段,则应该更多关注重组、盘活、托管等方面的理性意见。总之,在政府主导下广纳英才,集群众智慧,他们这些英才都是可大用之力啊!更重要的,在为了争取拿回钱,争取最好结果的共同旗帜下,把各种积极因素融合起来,避免了社会群体之向的撕裂,就更彰显了政府的民主与开明。

 

6、蒋洪伟不能杀!在灾后重建中,可以且应该让蒋发挥其应有作用。蒋其罪当诛,无庸置疑。但问题是诛蒋并不能解决老人们要讨回钱的现实问题,相反使问题更加复杂化。对蒋及邦家事件,我们还是应该从全球及全国更高的视野上来审视(不拟展开),应该允许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犯错误和改正错误,我认为明智之举是放蒋,(如果蒋没有危害国家的重大罪行)让蒋(在有条件和有效监管的条件下)参与灾后重建工作,以弥补赎清其罪过。此举有一举数得之利:体现了广东执政者的民主与宽容;蒋因不杀之恩,更效忠于政府;公众的注意力由盯住政府逐渐转为盯住蒋;给挺蒋的官员一剂定心丸。

 

7、为邦家重建设立相应的工作机构。鉴于邦家事件,牵动全国,建议以广东省政府牵头、省领导出面,组成有主管综合或经济金融方面的领导及综合部门(如发改委、研究中心等)和相关职能部门参与的处置邦家事件工作指导小组,其日常工作可由政府负责改革发展和经济金融的部门承担。现公安负责侦办的部门在指导小组及办公室的统一领导下配合开展工作。

 

8、在政府指导小组牵头组织下,建立包括有政府人员、企业代表、投资人代表、及社会有识之士参加的灾后重建协调协商会议机制,健全沟通民意对话管道和交流平台,广集政府及群众之智慧,共同研究制订并提出邦家灾后重建计划,这个计划,最核心的要回答,投资人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能拿回属于他们自己的钱!

如果政府能采纳以上建议,即把工作重心不失时机的转到灾后重建上来,则就给广大老人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事态的发展正向积极的方向转变,可能从重组重建中看到拿回钱的希望,就可以大大安抚老人们绝望愤怨的情绪,使绝望无助的老人们看到希望和光明;同时,由于蒋宏伟及邦家员工可以重新工作,尽自己之力,也稳定了广大无辜员工的惶恐与不安;而对公众而言,注意力又可以从目前死盯住政府转而同时盯住蒋和邦家;对积极支持邦家的各级官员,也是一种解脱,最重要的,对中央来说,如前所述,中央绝不会容忍由于数十万老人被非法而爆发一场全国性维权事件。唯一或有不悦的,可能就是目前花费大量精力办案的公安干警。他们可能会或有所失,但是,如果走向灾后重建,就能解开官民之间的结怨,这其实是对公安和维稳人员最大的关爱和解脱,试想一下,如果不能实现这关键时刻的转变,而仍然维持目前的抓捕”“办案非法”“定罪高压态势发展下去,势必重演江苏、四川已上演过的悲剧,那时,真正受到良心谴责和伤害的,还是公安干警,他们都是我们的子弟,都是骨肉同胞啊!这个道理,这笔帐 ,难道就算不过来吗?这更说明,立即变轨,觉今是而昨非,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万全之策!

 

我们国家目前是党领导一切的,望广东省委能作出果断决策。在一个专政的国度里,人民最需要的就是仁政的情怀。所以政府绝不能轻率,更不可久拖不决,在此深雷区恋战,政府也绝对承受不了深究之痛。在这万分险恶的时刻,为避免悲剧在全国上演,政府唯一能做且必须做的就是改弦易张,打出邦家灾后重建这张牌,则党国之大幸,万民之大幸也!

2012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