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邦家债权人刘辉给习总书记的诉求信

更新日期:2013-1-4

尊敬的习总书记: 您好!
       我叫刘辉,是一名正厅级离休干部,是广东邦家租赁公司长沙分公司的债权人,今年90岁。1946年, 在延安抗大学习,毕业后随军南征北战,解放初参加抗美援朝,朝鲜战争结束后,朝鲜战争结束后转业在长沙从事教育事业,在湖南大学等担任多年校长。
请允许在您日理万机中抽出一点时间倾听一下我关于对广东邦家案件的诉求:
广东邦家案件是发生在七个多月前的5月15日,涉及到长沙、广州、上海、南京、重庆、沈阳、杭州、大连、青岛、宁波、苏州、无锡等40个城市的十多万债权老人的切身利益。在这案件的处理过程中,由于公共权力执行失当,政府机理存在失误,导致了一幕又一幕令人心碎的悲剧发生,至今全国已有二十几位老人因为讨不回这血汗钱而含恨去世,还有一些老人在病危中仍然念念不忘讨回血汗钱,更多的老人只能徘徊在敬老院大门外,没钱进入敬老院颐养天年。七个多月来全国十多万债权老人们恐惶不安,维权请愿,上访诉求,与警员冲突,对官员责骂频频发生,甚至有的老人呼出了:“要钱不要命”的口号,在十多万老人们的身后数十万的儿孙们也都用抱怨而无奈的眼睛盯着这事态的发展。
一个好端端领潮中华大地的邦家租赁企业,一个率先在蓝海经济中奋力遨行的企业,一个无形资产价值达数十亿的新兴品牌企业,一个由政府有关部门正式颁发融资证书的朝阳企业,就这样被公共权力一棍子彻底砸了个稀巴烂,一下子全国40个城市57家租赁店全部查封,导致哄抢,洗劫时有发生。企业法人如果有罪,管理人员如果有罪,企业本身有什么罪呢?十多万企业债权人又有什么罪呢?为什么公共权力在处理罪犯时不顾及企业本身所具有的几十亿无形资产和大量有形资产呢?为什么政府官员在解决邦家案件时不顾及全国各地十多万邦家债权老人的血汗钱呢?
如果在处理案件上能民性化一点,如果在机理上能调整得与时俱进一点,是完全可以避免这种巨大的损失和巨大的动荡不安的。然而事态已经发生了,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含恨而死老人们更不可能重返人间了。
您曾经告诫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
可邦家案件深深地伤害了我们全国40个城市的十多万债权老人和他们背后数十万儿孙们,严重地损害我们全国40个城市十多万债权老人的权益。
记得您的夫人,一曲“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共产党永远的挂念;老百姓是山,老百姓是海,老百姓是共产党生命的源泉。”感天动地,唱响了神州大地,唱到了我们老百姓的心坎上!
然而在这七个多月中十多万邦家债权老人们呼天唤地在呐喊申诉,移山倒海在奔走上访,政府的官员们却充耳不闻,熟视无睹。他们只是将老百姓当作天上的小鸟,任意蹂躏;当作地上的蚂蚁,任意踩踏;当作山上的小草,任意冷置;当作海里的游鱼,任意捕捉。尽管他们作秀地摆出信访部门,问政网络,但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上访,我们成千上万次地诉求,都被一一堵截,使您与新政的首长们根本无法真正听到我们从心底发出的救援声音。
十八大后,我们邦家债权老人们终于盼到了您新政为民的今天,请您在百忙中抽空关注一下我们邦家的案件,为我们十多万债权人讨回公道!
尊敬的习总书记,我在广东邦家公司只投资了20万元,这还是原人大付委员长彭佩云介绍后才投入的。我不是为了要求还这20万元钱而向您投诉的,我这是在为民请命,那些受到重大经济损失的邦家债权老人们的冤屈我实在是不忍看下去,我是在为他们鸣冤叫屈啊!至于我自己:儿子曾经在联合国工作,与胡锦涛主席有一定的交情,现已定居国外,是一个国家的内阁部長。他给了我10万美金作为补偿,因此我不会为损失投入邦家的20万元而烦恼,但我却一直认为邦家所做的事业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事业。
一位著名企业家说得好:“老人安,则国家安;老人乐,则社会乐;老人福,就是天下苍生之福。”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我们十几万债权老人和身后数十万的儿孙们愿紧跟着您,大步迈行在人间正道上,伸开双臂迎接您所描绘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的灿烂明天!
                               致以
崇高的敬意
                           长沙邦家债权人刘辉
                        2013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