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的信(维维9/9)

更新日期:2013-1-1

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
您们辛苦了!全国邦家债权人协调委员会成立还不到一个月,维权工作已经开始在您们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正规。
我是一个普通的杭州邦家债权人,也和全国十几万邦家债权人一样,由于被邦家头上戴着的政府给予的美丽光环所迷惑,受到了蒋氏一伙的欺骗。我深深地痛恨这伙骗子,也为社会的极度混乱以及给我们老人们造成的伤害而倍感痛心!我们这些受骗老人的维权希望全寄托在您们身上了。当然您们的维权工作并不是孤立的,我们这十几万老人会紧密团结您们的周围,一起参加战斗。
我们知道我们的维权之路非常漫长,因为我们都是一群无助的老人,社会上敢于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的人少之又少;我们知道我们的维权之路非常艰难,因为我们面对的是蒋氏一伙狡猾的对手,是披着人皮的恶狼;我们知道我们的维权之路非常复杂,因为这案子也许掺杂着见不得人的暗箱官员的操纵和不作为官员的阻挠;我们知道我们的维权之路非常渺茫,因为当今的社会有谁能真正同情老年人受骗的疾苦,有谁肯伸手来解救老年人的水深火热之难?但我们会坚定不移地沿着我们的维权之路走下去,至死不渝,永不回头。我们会用我们的汗水、我们的泪水,甚至我们的血水铺洒在维权路上呐喊着冲向前去!
您们是我们维权路上的领头人,为此我想献上一些考虑得不太成熟的想法以供您们决策时参考。
一、目标与路径。
我们维权的目标,大家都是非常明确无疑的,就是讨还我们债权人的血汗钱,养命钱。但我们应该走哪条路才能达到我们的目标呢?不知道您们是否想好?或者说是否有个初步计划?其实我们的目标能不能达到是与我们走什么维权之路有极大关系的。如果路径选择错了,我们的目标就可能无望达到,或者说会付出更多更大的代价。因此选择好一条比较可行的路径是极其重要的决策。请您们三思而行,三思而定。千万不要急功近利,也不要优柔寡断,更不要自以为是。
二、策略与智慧。
我们的导师毛泽东说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我们维权的策略是非常讲究的,我们的行为必须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这也是不可逾越的。维权工作好比在下一盘棋子,一步失误是会满盘皆输的。维权的智慧艺术可以从维权实践中学习而来,也可以从十多万债权老人的智囊中吸收而来,还可以从别的维权案例经验中借鉴而来。
三、安全与保密
您们在维权工作中要时时刻刻关注十多万老人这弱势群体的安全性,这里的安全是指两方面,一方面是我们的这个弱势群体不能被外界任何人侵扰,包括谣言破坏,行政干预等;另一方面要关注我们群体中正在受到精神摧残或疾病折磨的更为弱势的那些老人,要帮助他们摆脱困境。还有一个就是一定要切实做好保密工作,这也是为了我们整个弱势群体的安全,为了确保我们维权目标的顺利实现。
四、信息与资料
从现在起就要收集各种重要资料和证据。警方办案归办案,我们如果信不过,就得准备相应的资料,准备最终上法庭打官司。这也是为我们可能参与警方一起查案作充分准备。这些信息资料主要是指:政府参与邦家的深度与广度,邦家资产与现金的流向,与邦家相关的企业与公司,邦家原人员的基本信息,债权人的债款与真实人数等。
五、经费与成本
您们会在维权路上组织一次又一次的会议与活动,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些资金尽管是十多万老人们一百元、一百元地捐助出来的,但与大量工作中所需耗费的资金相比,可能还是不够用的,因此从现在开始要学习节约。能坐火车的,就尽量不坐飞机(折扣多的例外);能不开大型会议的,尽量小会解决;人员能不到广州集中的,尽量集中在当地;我们要切实降低维权的成本。还有邦家的几百箱帐目要花费几百万元费用请广州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警方说是由政府支付,这可能吗?到头来还会扣除我们债权人的钱来支付,能不能争取从十几万老人中找些会计退休人员来清查呢?
下面本人想重点对邦家重整或者重生谈点看法,仅仅是个人的想法,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借此引出更多更好的维权之路来让我们走。
1、首先我们应该对清查资产后的资产如何处理有一个计划,是按比例退回各债权人呢?还是用于再生产获取利润后再退回各债权人?内部一定要统一思想,划出一个明确的杠杠。我的建议是:若清查后的资产变为现金总数在债权量的70%以上时,干脆一次性按比例退回各债权人了事。如果在70%以下,甚至更少时,则必须重新塑造一个企业,让这个企业赚取利润来还债权人的债。(目前有人估计只有百分之一,也有人说是百分之十左右。)
2、有人提出重整,那么要考虑有没有这种条件。如果一个自己没有一点财力的人,想赤手空拳来重整是绝对不行的。如果是国家行政性重整,倒是可以一试。但这要得到汪X或者温XX的同意,争取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小很小的。我想不如我们邦家债权人自己选择有能力的人站出来,挑起邦家重生的担子,成立全国邦家重生委员会,然后再聘请一些有才干的年轻人主持重生邦家,以慢慢挽回邦家债权人的损失。也许这样汪X或者温XX容易点头。
3、本人觉得还是保守一点考虑为更实在些,就是我们请求政府同意全国十几万邦家债权人来自治,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来重新建立一个公司,以赚取利润还债权人的钱。这样汪X或温XX不挑多大担子,比较容易答应。
4、只要汪X或温XX答应了,就好办了。一方面依赖汪X或者温XX可以给些政策扶植的项目,以尽快获取利润偿还债权人。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有机会参与公安一起来清查原邦家的隐蔽和转移的资产,这样可以赢得许多宝贵的时间,这时清查资产就变成我们自己可以做的事了。
5、新成立的公司一面开张经营各种可行的业务,一面清查原来的资产。等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将整个公司卖出,这样的公司有十几万客户群,公司本身的价值在升值,容易被大集团溢价收购。(如今这付烂摊子有谁会肯来接收呢?)
6、新成立的公司经营与财务均严格受到全国邦家债权人维权协调委员会监督。全国邦家债权人维权协调委员会适时也可更名全国邦家重生委员会,也可调整充实一些有才干的老年债权人参与。

杭州邦家债权人维维
2012年9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