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维给广东省陈云贤副省长的第二封信

更新日期:2012-12-20

尊敬的陈副省长:
我是一位杭州的邦家债权人,您有没有收到我在2012年11月3日寄给您的特快专递信?我的手机当时是收到回执短信,表明这封信是被签收了的。不知道这被签收后的信是否交给您过目,因为我是给您个人写的信。从法律上来讲,收发室和您的秘书都无权扣压我的这封投诉信件。如果您收悉了,我就不再重复我们邦家案件的一些悲情与共用权力执法违法的行径。
我现在只是诉求一下,一个好端端领潮的邦家租赁企业,一个这么率先在蓝海经济中奋力遨行的企业,一个无形资产价值达几十亿元的新兴企业,就这么被公共权力一棍子彻底砸了个稀巴烂,一下子全国40个城中57家邦家租赁店全部查封,导致哄抢,洗劫时有发生。企业法人如果有罪,管理人员如果有罪,企业本身何罪之有?十多万企业债权人何罪之有?为什么公共权力在处理罪犯时不顾及企业本身所具有的几十亿无形资产?这种无形资产的损失是一种无可挽回的品牌损失。就是这种巨大损失使得了全国十多万邦家债权老人的血汗钱全部化为乌有。导致一幕又一幕令人心碎的悲剧发生,至今已经有二十几位老人为因讨不回这血汗钱而含恨去世,还有一些老人在病危中仍然念念不忘讨回血汗钱,有更多的老人只能徘徊在敬老院大门外,没钱进入这敬老养老颐养天年的大门。这种巨大损失更导致了全国十多万债权老人们的恐惶与不安,维权请愿,与公安冲突,对政府官员责骂频频发生,甚至有的老人呼出了:“要钱不要命”的口号,在十多万老人们的身后还有数十万的儿孙们都用抱怨而无奈的眼睛盯着这事态的发展。
这一切的一切是谁的责任?这不安定的因素又是谁造成的呢?是公共权力处理案件不当引起的,是政府在机理上的不合理造成的。
如果在处理案件上能民性化一点,如果在机理上能调整得与时俱进一点,是完全可以避免这种巨大的损失和巨大的动荡不安的。然而事态已经发生了,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含恨而死老人们更不可能重返人间了。面对这种骇人听闻的事件,政府必须承担起责任来。这不是一种轻描淡写的责任,不是一种可以推诿的责任,是一种严重失职轻民的责任,是一种对党和老百姓极端不负责的责任,是一种让老百姓心寒透顶的责任。
毛泽东曾经告诫我们:“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每句话,每个行动,每项政策,都要适合人民的利益,如果有了错误,定要改正,这就叫为人民负责。”我们的公共权力在邦家案件中做到了吗?我们的广东政府在邦家案件中做到了吗?您们是老百姓的父母官,拿着纳税人的钱,为什么却会做出这种无法挽回的悲惨事呢?
是失误就要纠正,是损失就得赔偿。可是七个月过去了,我们十多万邦家债权老人呼天唤地在呐喊,您们却充耳不闻,我们许多债权老人走向了绝路,您们却熟视无睹。在十八大后的今天,在新政为民的今天,您们不好好地反思一下?都说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那么您们难道就不怕这十几万债权老人和身后数十万的儿孙们的那种天崩地裂的抱怨?都说老百姓是山,老百姓是海,那么您们难道就不怕这十几万债权老人和身后数十万的儿孙们的那种移山倒海的悲愤?
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江必新最近在学习十八大文件时说:“破坏法治的最大危险在一般情况下都来自公共权力,只有约束好公共权力,国民的权利和自由才可能安全实现。”公共权力给邦家债权人造成的巨大损失,政府机理失误给邦家债权人造成的巨大损失,必须100%地赔偿给债权人,而且还得赔偿债权人们在这七个月中挣扎与饱受悲愤折磨的精神损失。
浙江一位著名企业家说得好:“老人安,则国家安;老人乐,则社会乐;老人福,就是天下苍生之福。”
人在做,天在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我们多么希望您们能与我们十几万债权老人和身后数十万的儿孙们一起大步行走在人间正道上,伸开双臂迎接习总书记所指出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的灿烂明天。
我的这些话如果您能看到,不管是否同意,请您在万忙中给我一个回复短信,或者让您的秘书给我一个回复短信。我的手机号是:13588163971.
                             致
                      杭州债权人 维维
                      2012年12月20日